中国人是不是太追求平等了?

我是同意人是生而平等的,换句话说,一个理想的情况是:一个人的出生不会影响这个人的未来。比如说:爱因斯坦不管是生在一个农民家,还是一个小公务员家,还是一个贵族家,都不会影响他成为爱因斯坦。

当然,我们知道人都是客观上生而不平等的。不是说家庭因素,而是天赋。姚明长到2米3,他几乎不用跳就能扣篮,但绝大部分中国人,就是加助跑,带助力,都扣不上篮,这就是生而不平等,自然决定的,谁都没有错。

接受姚明能挣得更多对大多数人而言相对容易,因为大家容易接受这种看的见的铁的“不平等”。但我发现,对于很多人而言,接受那种无法衡量,看不见的“不平等”却相当困难。

比较容易说的是“智力”。这个世界上有很聪明,聪明,不太聪明和笨的,人和人的智力是有区别的,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承认。一个人容易接受的是自己比别人聪明这件事情,不容易接受的是比别人笨这件事情。我对接受自己比有些人笨这件事情早已习惯,因为我碰到过太多比自己聪明的人了。当你碰到的人足够多,当你终于原意在有一天承认自己不是最聪明的,甚至不能算很聪明的,你会发现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很多的聪明人,特别是在北大或者哈佛这样的地方。聪明不聪明,对于一个普通的不具有太多挑战性的工作而言,是不会带来太大区别的,但是对于那些具有挑战性,往往也是回报最大的工作而言,智力上的差距是会带来很明显的不同的-不是所有的工作所有人都能干的,有些工作只有这个人群中最聪明的人才能干好,而绝大多数人都不属于最聪明的人,包括我自己。

稍微难说一点的是前些年比较流行的“情商”。有些人生而好性格,到哪别人都喜欢;有人就生而怪僻,不太合群。有些人性子急,有些人性子肉。奥巴马就是比希拉里招年轻人喜欢,虽然你要是细看他们提出的具体政策几乎没有重大差异。“情商”据说也可以在后天锻炼,但我仍然倾向于这更是一种先天的赋予。“情商高”的人就是一个天然的同事,天然的领袖,天然的让大家围着他或者她的人。“情商低”的人就是容易被忽略,被忘记,被讨厌,被孤立。不是两个能力同样出众的人都能当好领导的,不是说技术过硬就代表一切的。只要在有人的地方,你就得需要得到群体的认同-上司,下属和同事。钻营是另一件事,但即使大家都不钻营,还是有一些人天生的更容易得到大家的承认而上升更快。有很多人鄙视徐静蕾的博客,觉得不应该这么火,觉得“静蕾体”博客空洞无物。我不看徐静蕾的博客,因为我也觉得没什么好看的。但是,作为一个写博客的人,我觉得,你的博客写得能让大家没事就想点进去看一眼就是一种能力。女明星多去了,有博客的也多去了,不是每个人都能有上亿的点击量的,露胳膊,露大腿,露哪都不行。

不能说的是“性别差异”。男女是有别的,这本没什么好遮遮掩掩的。这个社会也许是对男性有优势的部分回报率太高了,而对女性有优势的部分回报率太低了,让人容易把“性别差异”直接理解成“男的比女的强”,但是性别差异是存在的。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就是更适合女性来做,有些事情就是更适合男性来做,不是一句男女平等就意味着在整体上男女干一样的事情都能干得一样好的。

我唧唧歪歪说了这么多,就是要说一点,认识到人和人的差别很大很重要:这样才能生活得相对心平气和。这个世界上当然充满了各种不合理的东西,这是我们要努力消除的,但是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的不平等都是不合理的东西造成的。不要自己比别人强就全是因为自己努力,别人比自己强就全是因为事情不合理,不公平。要心平气和的承认:这件事情我做不来。她或者他比我强。给我他或者她的机会,我未必能做得那么好。

我能够感到,在中国当前的语境下,一方面人们对于打破那种制度性的不平等的强烈需求,这是好的。另一方面又走得太远,似乎觉得消灭了制度性的不平等所有的不平等就真的消失了,似乎一切不平等都是制度造成的,这造就了多少“愤怒”的一代啊。他们有幻觉:把所有的制度性不平等都消除了之后,我也能成盖茨,我也能当总理,我也能年入百万。对不起,你99%不是。

我并不是一个宿命论者,但是在见过了太多的牛人之后,我越来越知道人和人是有差别的。你要相信自己能盛开,但是同时你也得接受,即使得到了最好的阳光雨露,自己也很可能不是开得最艳的那一枝。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9 Responses to 中国人是不是太追求平等了?

  1. jy说道:

    人比人,气死人。要看清这一点,是否也算一种生活智慧?

  2. Zhiqiang说道:

    如果你这篇文章指的是中国的贫富差距的话,我提一下我的观点。中国民众对于中国贫富差距不满的原因主要在于,中国太多的富人是权钱勾结的产物(这里指老百姓能接触到的普通富人),而不是自己的本事(当然,在某些人的眼里,可能能让权钱勾结起来也是一种本事)。当你听说邻居因为小舅子是政协的,批了块地发了财天天大鱼大肉,你只能吃青菜,你会很满意么?我想作者如果去中国的县级城市实际生活一段时间就会知道这些。如果老百姓承认这种贫富差距,那才真的是悲哀。其实现在已经有点了。

  3. 说道:

    你说的这个我觉得可以用米国宪法来表示,
    我忘了是谁说了罗素还是卢梭,
    “人人生而平等是不可能的”,
    据说当年杰斐逊写米国宪法的时候主题思想是照搬苏格兰学者克洛(记得不太清了)的天赋人权思想,
    只不过他老人家把财产权变成了追求幸福的权利,
    就是这个啦:
    “我们认为下述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若干不可让与的权利,包括生存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这个变动是满智慧的,
    因为财产权就目前看来是不可能平等,
    所以说有人富有人穷有人聪明有人傻是蛮正常的。
     
    但是一个国家有责任为他的人民提供“追求幸福”的机会,
    并保证这种机会对每个人至少在程序上是平等的,
    我相信这也是为什么“美国梦”这个东西在世界上存在了几百年不衰的原因。
    我们绝不能用什么人人生而不平等来逃避政府的责任,
    这是不对的。

  4. xinzheng说道:

    这又将是一篇招来热烈回复(痛骂)的帖子。。。
    😛

  5. Zheming说道:

    往往幸福感来源于比较,自己和自己周遭的一个比较。如果大家都挣钱了,都成钞票•大门了,这不就通货膨胀了么?所以谁过的“好”,一定意义上是他挣的是否比周围的人多。同样这个可以解释在不同国家,可能挣的数差距很大,但是幸福感差距不大。

  6. jessie说道:

    我觉得作者第一段的诠释就很有问题。作者的理想情况其实是“命运说”“天定论”,简直完全是生而不平等。(是否想表达:无论小公务员的家庭,还是贵族家庭,都可能诞生出爱因斯坦?)

    生而平等在我的脑海里跟天赋人权是相关的。矿工的儿子也能跟富人的儿子一样上学。在这个意义上,中国人根本没有太追求公平,反而是公平的还不够。
    请注意:人与人之间的“差异”不能说明不平等。我想作者这里偷换了"平等"跟"相同"的概念,借人和人不能完全一模一样的现象,以造成平等完全不可追求的假象。

    所以对于作者的结论,没什么好说的,谁想接受谁接受吧。

  7. yu说道:

    你说的是两回事
    人们之间确实存在IQEQ外表口才甚至运气的差距
    但是人们有用土话说"在自己能力范围做到最好"的权利
    很简单:很少见哪个中国人仇视比尔盖次
    大多数人都承认他是依靠自己的能力\\决心获得成功的
    但那些生来就占据中国各大垄断行业的太子党们呢?
    作者太混淆了
     
    如果你要中国人承认这种差距,默认自己的命运
    非常悲哀
     
    而且,很,贱

  8. Peng说道:

    什么事都有一个度的,绝对的公平当然不可能存在,但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条线 – 相对的公平总是要的。只是很多地方,人们对相对公平的理解,差距太大。
     
    到底是什么人应该调整期望,而什么人又该调整自己的行为呢?
     
    我认为,占有更多资源,拥有更多才能的人,应该负有更大的责任。

  9. Michael说道:

    endowment很重要 科斯的世界是不存在的

  10. Remy说道:

    这期的经济观察报有篇《论公平》的文章可以用来读一读其实说的和你也差不多

  11. Hong说道:

    更不能说的是“种族差异”,黑人就是跑的快,跳得高,科学家产出量少。我想说的是,差异和平等是一个概念吗?

  12. aw说道:

    如果你投资几十美元(一年)买服务器的话,博客访问量会更高的。Live Space在国内毕竟速度慢,而且框架死板。个人意见。

  13. yong说道:

    在这里我只和博主讨论一下智力的局限这个话题。你的博客我几乎篇篇看,同在求学路上,很多字句都为共同语言。在经历一些事情后我确实相信先天的差别就是人和人之间最本质的差异,后天的差异总是有先天差异派生而来。几年来我为这一点感到无助,看不到希望,随着知识的增加,认为智力是一个很大的生物范畴,包含有很多可以直接定义的生物学性状,就是说可以把智力这个大的范畴细分为很多小的性状,比如反思的自觉性,思维的灵敏度,思维的广度,思维的深度、求知引起的兴奋的自觉性、逻辑的自觉性等等,人和人不一样,可能是智力一个方面的不一样。知其然,则可以知其所以然,如果能够看到自己的薄弱环节,加以细心培养,我们是否有可能超越所谓智力的局限,更加优秀。当然不能否认大脑中有类似cpu的中心处理单元,但我们都是自然同一批产品,会有细节上的差别,还是系统的差别呢,有机会可以问问intel或AMD同一片生产线上的产品的差别。承认差异,不等同于承认低人一等,而是各有所不同。

  14. xiangke说道:

    郭凯经济笔记,我看了一年多了.收获很多.BLOG不是严谨的学术论文.看博主的文章,很轻松,我当作在听你的聊天.我所想要获得的是,同年龄人在关心什么问题,有什么样的思路.

  15. 凤鸣说道:

    其实,当我们讨论是否平等的话题时,我们已经站在不平等的边缘。有勇气承认自己比别人的不足,非常重要。同时也要看到自己的长处~扬长弃短,勇往直前,用一个平常心,做好自己能做的,才是真正成功的根源。而且这样的法则适合大多数人!

  16. histidine说道:

    智力上的差异太大了,而且是几何级数的差异~从上高中起俺就认识到了这一点,虽然郁闷自己不够聪明,但庆幸自己至少知道自己不够聪明,呵呵~
    假定人生而平等,那么由于天赋的差异也会造成结局的不平等,那么必然导致下一代生而不平等,所以生而平等不可能,最多就是追求幸福的权利是大家平等。
    即便如此,哪怕也美国也不可能做到追求幸福的权利真的大家都平等,但人家至少在向那个方向靠拢。
    可惜中国,大家愤怒也不是没有原因,是因为追求幸福的权利的不平等(特权造成的不平等、自由权剥夺造成的不平等、etc)这项变量太强大,淹没了其他的天赋不平等。如果做回归,甚至会发现其他变量在它的存在之下变得不显著。既然如此,何不YY自己其他变量其牛无比呢?何不YY自己就是春天来的时候开的最牛的那朵花呢,如果春天反正不会来的话。

  17. yu说道:

    彷徨猫
     
    我加你MSN拉
    加我哦~

  18. Peter说道:

    今天去一间大公司面试时,题目没做出来,被鄙视了。刚刚出门,就想到该怎么做,其实很简单的问题。回来以后看到这篇,就想,智力不仅仅是人与人之间有差别,自己在不同的时候,冷静时和紧张的时候,也是不一样的。

  19. Da说道:

    这个问题是政治经济学的问题,经济学(特指资本主义经济学)解释不了,也解决不了。

  20. zig说道:

    领袖大都是泡沫

  21. Simon说道:

    哎…郭兄在美国,一个黑人都可以跳出来竞选的地方,从某种意义上说,已经是这个地球上相对很平等的地方了。
    当然,美国仍然有美国的不平等,但是和中国比起来,真的是天壤之别啊…

  22. Logotools说道:

    非常同意郭兄的观点,就是郭兄的标题太大,几个部分说明的其实不是同一个问题,不过人贵有自知之明。

  23. Roy说道:

    太片面 人生下來天份不同是一定的…
    但人世還有很多有價值的做人氣質 並不是生下來就有的
    例如勇氣 沒勇氣消滅舊制度的人跟民族 就注定被統治階層所剥削..
    生下來所具有的天份就不可能得到發揮
     
    以前版主的文章我大都認同 但這篇大片面 社會跟讀書…..兩碼事

  24. EVER说道:

    郭凯刚刚说完“一个人容易接受的是自己比别人聪明这件事情,不容易接受的是比别人笨这件事情”,然后立刻有人评论中努力向大家展示自己比郭凯聪明。有认为文章第一段就分析错了的,有扯上盖茨和太子党的,还有自以为社会经验丰富的。这篇文章,倒数第三段之前都是关于公平问题的老论调了,有功夫挑毛病不如去看看经典。很喜欢倒数第二段的内容,尽管说话的方式相当不友好。猜测一下“打破那种制度性的不平等的强烈需求”是指什么呢?我觉得郭凯是有感而发。我猜针对的是新劳动法或网上的革命情绪。

  25. 海鉴说道:

    其实能推动社会进步的动力其实就是那么几个人,其他人都是沾光的…他们相当于引擎,而我们只不过趴在上面免得他们太快,导致翻车而以。
     
    承认人与人之间的差别是最好的,但无论怎样的大牛上了点年纪大多不如以前了…我们追求平等并不是说要大家整齐划一,只是让年轻的你有取代老年大牛的可能。不要你站在他面前跟他说不好意思,我认为你什么什么地方错了…他说你没资格跟我说话…
     
    楼主说的观点相当精确,关键是里我们的现实有点远。那个感觉有点像:我们的车快没油了,四处找加油站的时候。楼主站出说:含铅汽油不环保,我要加无铅的…
     

  26. 说道:

       小郭说的很不错,但绝大多数人理解不了。至于其中的道理,可以参考你的关于认识与螺旋那篇文章。   首先,对于人来说,给定若干个体,在同等条件下,会产生不同的结果,这个结论,没有一定阅历的人是不会理解的。因为大多数人,并没有你那种经历,或者说即使有了那种经历,未必会进行那样的思考。我的意思是说,当一个自以为聪明,也曾经被证明过聪明的人一脑袋扎到一个聪明人窝里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聪明变得异常的平常,甚至发现有一些聪明自己似乎永远无法企及。这种感受,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遇到。   再其次,就是中国有个问题,这个社会是从绝对平均主义的状态变化过来的,老邓上台之后,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说法,就是不争论。这个不争论包括很多方面,比如不对文革及前期的错误进行清算,不讨论姓社还是姓资的问题等等。不要忘记,第一批下海的人,是在私有资产,私有企业不被法律承认的社会背景下开始创业的。而中国现在比较著名的企业,绝大多数都是在那个时期完成的原始积累。毫无疑问,如果按照法制的观点,所有这些资本积累都属于"违法"行为—-他们都违反了当时那个非常不合理的法律。这也就客观地让中国现有的企业主们,极难站出来,冠冕唐璜的为自己的财富辩护。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要在一个权利高度集中的社会结构中经商,权-钱交易根本是无法避免的:设想一个购买豆腐都需要权利(票证)的社会,经商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要把权利进行货币化。从这个方面来说,在中国一个企业若不行贿,基本不能经商。而且社会越腐败,反而经济发展越好。但是这种行贿的行为,与社会教育所倡导的诚实、正直等原则背道而驰,这也让普通民众,感到被欺骗和背叛。    于此同时,在这方面,高干子弟天生就拥有更多的可货币化的筹码—权力。这也是普通民众感觉到社会不公正的另一个原因。    现在中国很多年轻人对企业家和富人非常敌视,常见的说法就是,你那点钱还不就是偷税漏税挣来的?要不就是,你要是不行贿,不去官商勾结,怎么可能有钱赚?但是这恰好就是中国绝大多数企业面对的尴尬现实,要如何解决,实在是个难题。    不知搂主有何高见?

  27. 玉伟说道:

    可能绝大部分人都认为,人是应该生而平等的,但这是一个至少现在看来不可能实现的理想。

  28. biyu说道:

    Equality doesn\’t mean equal income but equal rights and equal opportunity.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