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担心

我记得自己曾经说过,自己对中国经济未来5-10年最大的担心在于中国可能会被金融危机波及,我当时的理由是还没有任何一个新兴市场国家在走向金融自由化的过程中,没有经历过金融市场的动荡。但是最近,我的担心增加了一些。

我担心中国的贫富差距。我并不是因为贫富差距本身而担心,我本人并不喜欢贫富差距,特别是因为垄断,特权和产权界定不清导致的贫富差距,但是仅仅是贫富差距本身对于整体的经济而言并不是太大的问题。前天我问谷主:如果一个森林里,20%的老虎吃了80%的肉,你觉得这个森林有问题吗?谷主觉得这不是什么问题。我说,如果一个社会里20%的人拥有80%的财富,你觉得这个社会有问题吗?我没等谷主说,我就自己说:如果你是一个彻底的进化论者,你应该觉得这也不是问题。我担心贫富差距,是担心贫富差距可能导致的问题。我其实不是担心群体性事件或者闹革命之类的事情,我担心的是因为贫富差距,导致民粹主义的流行。民粹主义,几乎从来都是让人听着振奋,但是其实只是把事情弄得更糟的政策。价格管制,过度保护,高边际税等等,这些政策的初衷和最终的结局,我几乎可以肯定是背道而驰的,这是上百年世界经济史,一次又一次屡试屡败的政策,但是这些政策开始在中国找到市场,因为中国的民粹主义在抬头。

我担心中国的通货膨胀。我前几天偶然的发现,我在2006年5月的时候就开始担心中国的通货膨胀,原文见“告诉我中国的通货膨胀率吧”,那个时候沪市才1700点,美元对人民币还是1:8,但是我觉得各种迹象表明中国的通货膨胀有走高的倾向,但是数据上却没有显现出来,那个时候我就说央行应该加息。各种迹象表明,中国缺乏对通胀到来的心理准备和技术准备。尽管适度从紧的货币政策去年晚些时候被提上日程(比我觉得需要警惕通胀晚了整整一年半。货币政策一般存在极长的滞后期,比如说,英国央行的政策目标是2年后的通胀率),但是我担心由于我们错过了对付通胀的最好机会,我们在压制通胀的过程中要走钢丝绳-太紧了来个硬着陆,太松了会让通胀久久不去。现在,我觉得这一正一反两件坏事出现的总概率超过了我们软着陆的可能性。

我知道今天最大的新闻应该是马英九当选,这里包含有我自己记下的06年3月马英九来哈佛访问时我接受东森新闻采访的一段。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7 Responses to 我的担心

  1. 海鉴说道:

    股主莫慌,中国连市场经济都不是你说那些东西还早呢….
     
    我每天看你的东西,发现你现在越来越会讲“何不食肉糜”的冷笑化了,一个 规则都没有的的市场,一个裁判员亲自参与比赛的市场不知道你怎么描述他…赌场?可以出千的赌场?
     
    ps. “如果你是一个彻底的进化论者,你应该觉得这也不是问题.”单纯靠市场淘汰还是不够的,必须灭绝弱者的基因,我觉得毒气室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
     
     

  2. EVER说道:

    致(没有名字)同学:
    因为中国还是不完全的市场经济,所以用来分析市场经济的所有经济学都是胡说。
    多么美妙的逻辑啊,这么轻易就推卸了责任,否定了经济学,为民粹主义填了把柴。
    文中提到的“价格管制,过度保护,高边际税”,不会因为中国是不完全的市场经济,就从毒药变成良药。
    经济学是普世的规律,请不要再用中国的特殊性来找借口了。
     
    PS.“单纯靠市场淘汰还是不够的,必须灭绝弱者的基因,我觉得毒气室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这是在讲笑话吗?是为了恶心自己还是为了恶心郭凯?意思是被市场淘汰的人或机构该被判死刑?

  3. vv说道:

    hi,我是国内的一个读者,我看了你的告诉我中国的通货膨胀率吧,你在其间表达了你对数据的困惑和认为通胀可能发生的事实,但没有说你的推导过程,我很想知道你是如何推导的,请简要说几句吧。谢谢

  4. E.说道:

    嗯,两年前采访你的是TVBS而不是东森新闻吧

  5. xinzheng说道:

    听着像总理讲话。。。 :P

  6. Unknown说道:

    说道民粹主义,首先反映的就是十七大报告前国内左派和改革派的争论。这个问题我看已经不是经济问题乐。民粹主义,某种程度上就是党的政治纲领,所以贫富差距问题注定是热点,政府也一定会有所动作。不过学问在于具体的处理手法上:一种是限富,也就是楼主担心的;一种是济贫,就是尽快完善社会福利和保障制度,让低收入阶层分享经济增长的成果。无论从从十七大报告的调子来看,还是从平衡各方利益、最小化政策阻力来看,未来政策倾向于后者可能性更大。不知楼主以为然否?

  7. 海鉴说道:

    经济学确实是普世原则,你说的那些貌似更像政治…而且你那些普世原则如果是说有个没有假设的经济学理论诞生了,首先我个人向您致以恭喜….
     
    民粹确实不好,但是从楼主的态度看“我其实不是担心群体性事件或者闹革命之类的事情,我担心的是因为贫富差距,导致民粹主义的流行。”突然发现更加不好的东西更多…
     
    不是恶心谁的问题,彻底的进化论不就是这些东西么?有什么不敢说得?
     
    ever同学看东西要仔细,我没有批驳他的经济学具体内容哦。我一向认为郭老大千秋万代一统经济学领域。但是某个领域的偏执,不要过分。已经说是经济学不是经济教,就说明他的规律是我们要用得,而不是眼睁睁看着经济学的末日审判到来。只怕一个动荡的社会丛林法则可能比经济学更加普世…呵呵
     
    我们需要的确实是一种更好的分配机制,但是请列位再开不出药方的时候不要站着说话不腰疼得宣称:病了别吃药,信我的经济学包好包好…
     
     
     
    因为中国还是不完全的市场经济,所以用来分析市场经济的所有经济学都是胡说。
    多么美妙的逻辑啊,这么轻易就推卸了责任,否定了经济学,为民粹主义填了把柴。
    文中提到的“价格管制,过度保护,高边际税”,不会因为中国是不完全的市场经济,就从毒药变成良药。
    经济学是普世的规律,请不要再用中国的特殊性来找借口了。
     
    PS.“单纯靠市场淘汰还是不够的,必须灭绝弱者的基因,我觉得毒气室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这是在讲笑话吗?是为了恶心自己还是为了恶心郭凯?意思是被市场淘汰的人或机构该被判死刑?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