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面另一方面

我很少说一方面,另一方面的中庸的观点,不是我觉得事情只有一方面,没有另一方面,我还没有这么狭隘。但是我始终记得易纲说过的一句话,话的大意是:你要是给一个司机指路,你告诉他既不要开得太左,也不要开得太右,要开在中间,这个路指得毫无错误但是却毫无信息的。在任何一个时点,你告诉司机的都应该是该往左了,或者该往右了,或者保持,这样的指示才有信息。我看多了一方面另一方面的文章,有极少数人是看穿的事情的复杂性才说出一方面另一方面的,但在绝大多数时候,是写文章的人根本没看清事情,结果只能来个一方面另一方面打死也不会错,但是毫无观点的文章。

前两天,谷主和我说起中国西南高原上正在发生的事情,我想了一会,然后说道:一方面,另一方面。

几年前的秋天的几个周末里,我坐在哈佛燕京图书馆里,我穷举了这个图书馆里所有可以找到的关于高原的一切统计数字。在这之前,我已经去过世界银行的数据库,还有密歇根大学的中国数据库,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库,国家民委的网站,自治区的网站,北京高原研究院(这是一个副部级单位,在北京北四环)的研究报告,我还亲自去过这个研究院跟里面的高原专家交流过,甚至包括那个在印度北部流亡政府的网站,找关于高原的数据。数据之稀少,质量之差让人瞠目。很多统计资料自己都内部不一致,我随手都能找到那些肯定是错误的数据,因为有不少交叠的资料,我可以订正其中的一些,但是更多的是你知道这个数字肯定是错的,但是却无从知道正确的究竟是多少。

再往前几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坐在团中央一位书记的办公室里,这位书记曾经常年在高原工作,现在已经更上了一层楼,据说前途无量。我是在为北大一个杂志采访他,一个多小时里,关于国家对高原的政策时时带过,这位书记说了一些个人的体会,所有这些体会当然都被要求不写在纸面上,只是校友之间的拉家常,但那些话我还记得。

在这两件事情中间,非常善于宣传的那个印度的流亡政府一直坚持不懈的给哈佛的中国学生会寄宣传资料,这些资料有两年最后都是到我手里,我很认真的读了所有的这些资料。

我对那个高原仍然缺乏了解,我相信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是这样,不要以为我们生活在这个国度,那个高原是我们的一部分,我们就真的了解高原。一点也不!

我先说我对数字的印象吧,我很诧异于高原用数字衡量的贫穷程度和国家对高原投入的数量之巨大。鉴于高原的人口数据差得不行,很难做出精确的估计。但你如果粗看,高原的人均GDP比一些内陆省份都高,但这其中人均5000块都是中央的转移支付,平均一个人一年5000块,这还是前几年的数据。当然,很多都是以工程的形式出现的,老百姓并拿不到钱。很多人,包括谷主都觉得,这难道不是中央的诚意吗?我说:给钱可以是最有诚意的表现,也可以是最没有诚意的表现。这件事情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以前穷的时候,谁都没有钱,别人结婚做寿之类的,送东西的比送钱的多,要是给钱那是很有诚意的。后来大家都有钱了,别人结婚拿个红纸包个几百块钱就算了结了,倒是只有最好的朋友会精心的花时间挑点东西送来。诚意,和送了多少钱,未必有直接联系。但是,反过来说,扣掉那5000块钱,我曾经很夸张的讲:那高原就真的还处于原始社会,至少从数字上看是这样。当然,原始社会未必是坏事,这完全取决于高原的人们看重的是什么。

然后我又跟谷主说,美国人从建国之始就反对政教合一,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一个“文明社会”,“民主政体”是允许政教合一的,可是为什么到了高原的问题上他们就觉得“政教合一”那么值得同情呢?他们难道忘记了,“政教合一”在历史上就是暴政的源头?他们难道忘记了最早来到新大陆的欧洲人就是宗教迫害的难民?他们难道忘记了建国之父们一边喊着上帝,一边刻骨铭心的写下政教必须分离?难道暴政还有好暴政和坏暴政之分?美国人的批评也许每句话都是对的,可是他们关心的根本不是高原,他们关心的是北京,这是一种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的虚伪,极度虚伪。

我还跟谷主说,战后世界的趋势是国家越来越多,原先在一个大国内部的不同民族开始按照民族居住的区域形成自己的国家。从趋势上说,高原要求独立也许走得太远,但是高度自治是完全合理的要求。我们有香港,有澳门,有未来的台湾模式,我们也应该给高原一样机会。但是,我又说,自治不是回到“政教合一”。

我最后跟谷主说,合法性永远是所有组织追求的东西。在美国的中国民运组织永远都是唱衰中国,因为如果中国不衰,如果大多数中国人认同中国的走向,他们存在的合法性就不存在了,所以即便睁着眼睛说瞎话他们也得唱衰中国。很多流亡的高原人也是一样,他们存在的合法性就来自于要求独立。很多在印度长大的高原人已经是第二代甚至第三代了,从来没有到过高原,从来根本不知道高原的今天真正是什么样子的。我说,我觉得高原的状况一定比以前改善多了,从中国政府非常自信的让那么多外国游客去高原旅游就可以看出来。如果状况真的不好,外国人是不会被允许进入高原的,比如说最近这些日子,外国人就进不去了。可是对于一些流亡的高原人而言,高原必须是黑暗的,不管事实是怎样的,不然他们存在的合法性也就不存在了。

我跟谷主说了很多一方面,另一方面,基本上是一个各打五十大板的观点,我也中庸这么一次吧。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5 Responses to 一方面另一方面

  1. Yao Amber说道:

    同意其中的部分观点。提倡高度自治但也不能完全放权给喇嘛们去治理,回到政教合一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2. 说道:

    “战后世界的趋势是国家越来越多”
     
    我对你这个观点很奇怪,
    就局部一些地方来看是这样的,
    因为在他们最初建立统一国家的时候就没有一个良好的经济基础文化认同感,
    但是随着全球化的进行,
    从长远来看,
    国家肯定越来越少,
    欧盟就是一个例子。
     
    另外我觉得我们把这个问题想复杂了,
    其实这个问题现在看来很简单,
    就是有人极其严重的违反了法律,
    法律的合法性合理性现在不是讨论的时候,
    我们先得对违法分子进行惩处才谈得上坐下来进一步考虑政策、法律的问题,
    这没有什么好妥协的,
    胡佛总统任内的时候,
    老兵们聚集华盛顿抗议退伍津贴太少,
    不照样被麦克阿瑟指挥巴顿、艾森豪威尔带骑兵踩了么?
    (当然我是非常同情老兵们的)
    我不想把别人拉到一个较低的水平线上,
    但是我在类似问题上也没见民主也好不民主也好的国家做得更好,
    一旦变成恐怖活动,
    没有妥协的余地,
    现在西藏的局势不知道比当年华盛顿恶劣多少倍。

  3. 微蓝说道:

    有没有想到把博客上的文字整理成一本书?虽说写博写成书的大有人在,你这本书出来应该比大多数要好。
     

  4. wei说道:

    是胡春华吧?

  5. constantine说道:

    关于民族政策方面的问题,觉得政策真正起作用恐怕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但是即使这样,也需要不断的根据效果进行调整,近20年来的自治政策大体上没有什么基本变化,必然会导致一些问题的产生,而且,自治区内并不完全生活着单一民族,更多政策的实施其实更应该考虑整个区域内的人,而不是单一的以民族来进行区别对待。

  6. EVER说道:

    如果藏独最终搞成了恐怖主义,从政府的角度将倒是方便处理了,只需坚定反恐即可,但老百姓可就遭殃了。
     
    非常非常同意文中“一方面另方面”这样的假正确。

  7. Matt说道:

    仅就我所看到的材料,当局当初并不是没谈过自治的问题,但是高原当初提出的条件之高,几乎与独立无异,任何一个正常的政府相信也是不能答应的。

  8. Kevin说道:

    一下是海外最hit的两个video,出来不久就有过1,500,000人看过,过10万的留言。世界看看华人那沉默的大多数的心声和力量吧:http://www.youtube.com/watch?v=uSQnK5FcKas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9QNKB34cJo很感谢郭兄的持之以恒的blogging,我受益匪浅,我一直跟了1年多了: ). 衷心希望郭兄能提出更犀利的blog,继续坚持下去,要是您在来华盛顿我很希望能请您吃饭。

  9. Xiang说道:

    赞。我们被动的地方在于难以三言两语说清楚问题,何况只会笨拙的控制自己媒体,却不懂得怎样同西方传媒打交道。落后要挨打,方方面面啊。

  10. 春天的安说道:

    在国内,最可悲的我们听不见他们的声音。这无助于问题的解决。
    打个比喻:甲和乙打架,甲比乙强大一万倍,甲轻易把乙揍个半死,然后,甲走过来对远观的我们说:“乙不服我!乙很坏!”
    为什么不服?怎么坏?
    我们不知道。我们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不满,我们听不见他们的想法、他们的观点,他们被法律名词概括成一个罪恶的群体。
     

  11. 春天的安说道:

    还有一个我自己想到的问题:西藏人也许很看重精神生活,而现在的内地人,一个个都是利欲薰心的生意人。朝圣者遇到生意人,生意人在社会中占有强势的权力,尤其是话语权强势,在这个话语权里,朝圣者是落后的、封建的、该鄙视的,这是一种刻骨铭心的伤害。
     
     
     
     

  12. aw说道:

    全世界有脑子的人都知道,这个问题是两个极端。

  13. Simon说道:

    我发现在这里留言的人比国内论坛上的好多了…
    我个人也是一个中立分子,中立的原因有点类似郭兄,就是发现两端的报道都太极端,而我根本没有渠道听到高原上面的声音;
    但是在国内任何一个论坛上,舆论一边倒的程度实在可怕,连我这样持中立观点的人都会被“不爱国”的口水淹死…

  14. Simon说道:

    我发现在这里留言的人比国内论坛上的好多了…
    我个人也是一个中立分子,中立的原因有点类似郭兄,就是发现两端的报道都太极端,而我根本没有渠道听到高原上面的声音;
    但是在国内任何一个论坛上,舆论一边倒的程度实在可怕,连我这样持中立观点的人都会被“不爱国”的口水淹死…

  15. Seven说道:

    这次事件就是黑社会性质的。别怎么怎么的。当然实际是黑社会对付黑社会而已

  16. 说道:

         缘于对社会经济的关心,经常会看你的博客.你的此事的看法我补充几点自己的看法.
     
         一,对于大陆对西藏的援助.具体的数字我没有查确切的数据,但在我们现在的体制下,一些数据(哪怕是真实的数据)并不能反映事情的全部真相.西藏和内地的大部分地区一样,存在一个既得利益集团–更具体说是寄生集团,(有藏族人,有援藏的汉人)他们掌握着行政资源,部分(多大的比例无法统计)的援助实际是进了他们的口袋.拉萨最早的红灯区就在PLA的门前形成.拉萨一到晚上,夜总会门前停的各色车辆档次非常高.这其中会有几辆不是属于CCP的呢?另外,很多工程是形象工程或者是表演工程,我看过一些这方面的资料和报道,今天我不是做严谨的推论,就没有再去找这些资料了.记得有一次献礼工程中,包括一个大项是:西藏大厦.这栋楼修在哪里呢?北京.这个也算到了援助的里面,但享用这栋楼的恐怕只能是你文中所提到的那位校友的高官吧.
     
        二,你所提到的自治.很多时候提到自治,似乎是解决的一个途径.我看到很多媒体也提到自治,但都没说到具体的情况,这个自治的内容至为重要.
           西藏有两个概念的西藏,一个是我们现行政区域上的西藏,我这里就继续叫西藏.
           另外一个是达赖喇嘛所说的民族上的西藏.这个西藏地理上指传统藏族民众居住以及宗教影响区,这个包括行政上的西藏,云南西北,四川西部,青海大部,甘肃南部.我这里把它叫大藏区.实际上西藏外的大藏区已经是多年形成了汉藏等多民族共存的地区.
           1911到1949,西藏实际独立期间,国民党政府实际对西藏外的大藏区有实际行政管理权.包括毛后来和达赖喇嘛达成的协议都只指西藏.现在达赖所谋求的自治指大藏区,而且要保持民族的纯洁,也就是要把汉人迁出.这里两方存在着根本矛盾.至于达赖为何如此高调,因为流亡政府原本的构成很大一部分就来自西藏外的大藏区,而且流亡政府以及海外西藏组织已经演变成一个相当激进的组织(你身在美国,这点你比我更有发言权),就达赖所提的放弃独立都很很多流亡藏人视为背叛.另外,一国两制需要能地理上相对的隔离,如香港.西藏根本做不到.
     
           另个人觉得这次很多西方媒体表现得和CCTV一样恶心,但CCP对媒体的封锁也很恶心.你封锁媒体的报道,别人又怎么能知道事情的真相呢.

  17. 说道:

         缘于对社会经济的关心,经常会看你的博客.你的此事的看法我补充几点自己的看法.
     
         一,对于大陆对茜藏的援助.具体的数字我没有查确切的数据,但在我们现在的体制下,一些数据(哪怕是真实的数据)并不能反映事情的全部真相.西藏和内地的大部分地区一样,存在一个既得利益集团–更具体说是寄生集团,(有藏族人,有援藏的汉人)他们掌握着行政资源,部分(多大的比例无法统计)的援助实际是进了他们的口袋.拉萨最早的红灯区就在PLA的门前形成.拉萨一到晚上,夜总会门前停的各色车辆档次非常高.这其中会有几辆不是属于CCP的呢?另外,很多工程是形象工程或者是表演工程,我看过一些这方面的资料和报道,今天我不是做严谨的推论,就没有再去找这些资料了.记得有一次献礼工程中,包括一个大项是:茜藏大厦.这栋楼修在哪里呢?北京.这个也算到了援助的里面,但享用这栋楼的恐怕只能是你文中所提到的那位校友的高官吧.
     
        二,你所提到的自治.很多时候提到自治,似乎是解决的一个途径.我看到很多媒体也提到自治,但都没说到具体的情况,这个自治的内容至为重要.
           茜藏有两个概念的茜藏,一个是我们现行政区域上的西藏,我这里就继续叫茜藏.
           另外一个是达赖喇嘛所说的民族上的茜藏.这个茜藏地理上指传统藏族民众居住以及宗教影响区,这个包括行政上的茜藏,云南西北,四川西部,青海大部,甘肃南部.我这里把它叫大藏区.实际上茜藏外的大藏区已经是多年形成了汉藏等多民族共存的地区.
           1911到1949,茜藏实际独立期间,国民党政府实际对茜藏外的大藏区有实际行政管理权.包括毛后来和达赖喇嘛达成的协议都只指茜藏.现在达赖所谋求的自治指大藏区,而且要保持民族的纯洁,也就是要把汉人迁出.这里两方存在着根本矛盾.至于达赖为何如此高调,因为流亡政府原本的构成很大一部分就来自茜藏外的大藏区,而且流亡政府以及海外茜藏组织已经演变成一个相当激进的组织(你身在美国,这点你比我更有发言权),就达赖所提的放弃独立都很很多流亡藏人视为背叛.另外,一国两制需要能地理上相对的隔离,如香港.茜藏根本做不到.
     
           另个人觉得这次很多西方媒体表现得和CCTV一样恶心,但CCP对媒体的封锁也很恶心.你封锁媒体的报道,别人又怎么能知道事情的真相呢.

  18. Zola说道:

    我也是这几天才关注到西藏,然后去查了一些关于西藏的历史背景。只是试图了解,下结论就暴露我的立场了,信息不够多的时候,表明立场似乎有些愚蠢。

  19. Zola说道:

    我也是这几天才关注到西藏,然后去查了一些关于西藏的历史背景。只是试图了解,下结论就暴露我的立场了,信息不够多的时候,表明立场似乎有些愚蠢。

  20. Katie说道:

    很赞同你的观点。我考虑的是,好多西方普通人并不是很认真地理性地去思考这个问题,他们有太多根深蒂固的从他们自身媒体得到的观念。

  21. Nan说道:

    经济学博士,你似乎够专业,够狭隘,但已经够不中庸了。“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请问,你在北大或者哈佛读到的哪本书曾经这么教过?

  22. 说道:

    可以告诉我这个5000块的数据具体是从哪里找来的吗?我的导师似乎对tibet很有兴趣,但她似乎更同情tibet should be free的观点,我希望她能知道更多的事实,谢谢。

  23. Unknown说道:

    tibet should be free,那么美国也要自由,还给印第安人吧,白人退回欧洲大陆。美国,美国人,美国媒体,他们的标准从来都不是唯一的,从来都是对他们有利的

  24. 菠萝说道:

    强烈建议看一本书——《天葬——西藏的命运》,作者王力雄,我想博主应该看多,不过看您的某些言语,又不像是看过的样子。

  25. 宝弟说道:

    对这个事情,可不可以这样搞呢?
    中央和老赖各拿出对高原以后统治的一个方案,今后若干年比如对高原投入资金多少,人力多少,然后可以取得什么回报,比如与印度的边境问题可以解决多少啊,高原人民的平均寿命可以提高多少啊,高原人民的幸福感可以提高多少啊,全国人民可以得到那些回报啊。然后按大藏区人口与全国其它人口的比例加权为1:1后全民公投,谁的票多听谁的。
    这样最起码大家知道自己花了多少钱在那一块,然后得到了什么。算算值得不值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