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导性消费

晚上在那里准备周二在宏观午餐上的报告,其中有一段是关于习惯形成(Habit Formation)文献的。我一边敲着公式,一边想着,不知道社会学家会不会喜欢这个模型-有些社会学家觉得商品社会根本就是一个阴谋,商家创造出了那些你原本根本不必需的商品,勾起你的欲望,让你消费,你一旦习惯了,就很难再放弃这种消费。

昨晚去亲戚家里吃饭,吃饭的时候说到一段:要是从小就给孩子吃黑面包,孩子就不会知道还有白面包,就不会觉得黑面包难吃。

晚上,谷主开着车,我坐在边上,想着昨晚黑面包的故事还有今晚敲的公式,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没有车开的生活恐怕会很不适应。谷主显然觉得这句话很没头没脑,反问道: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们会过没有车开的生活?我当时还在公式里面,没有心力把前因后果都说一遍,于是干脆说了点别的。

人是有习惯的,习惯是可以培养的,人确实是习惯的奴隶,所以,社会学家有其正确的一面。我有点想不清楚的是:如果我们真的就一直只吃黑面包,这究竟是不是件好事?发明白面包这件事情,究竟对整个人类,在整体上,在长期,是不是好事?说的更大一点,人类应该不应该允许自己的创造力去不停的膨胀人类的欲望,一次又一次的把不可能变成可能,一次又一次的让奢侈品变成了必需品,一次又一次的翻越,可是却始终还在欲望的手掌里?

现代的经济增长理论,基本上是认为欲望是创造力的根源,而创造力又是经济增长的根源。但同时,很多研究又发现,人类并没有因为物质生活的变好而变得更快乐,60年代的美国人和当代的美国人,从快乐的角度来说,几乎是没有差别的。你把整件事情放在一起,一个基本的图景就是人们一直在为了自己的欲望白忙活。

好了,晚上公式敲得太多,搞得我也开始想点“哲学”问题了,我还是继续快乐的做我的“经济人”吧,这样比较简单。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2 Responses to 诱导性消费

  1. John说道:

    經濟學本為哲學一個分支,過於注重計量方法的經濟學做起來可以很快樂很簡單,但常忽略了最根本的大問題。請深思之。
     
    如果經濟增長沒有帶給人類快樂,反而加速了資源的耗竭,除了GDP的數字變高之外,我實在看不出有任何好處。

  2. stedy说道:

    快乐这玩意,经济学绝对没有佛经解释的好。

  3. 喷替说道:

    很反对你这种消费虚无主义的“经济学”(一种有消费虚无主义的经济学不可能是经济学)。对于消费和经济快速增长的中国人来说,快乐是明显增长的,举个例子
    更多的钱意味着更多的自由。老百姓常拿当前的消费和百年前的皇帝相比,尽管有些荒谬,但也有些意义。相对于停滞千年的中国经济,西方科技文明带来的正是快
    乐的增长。

  4. Unknown说道:

    小人淺見。
     
    對於這議題,我的想法是看事情可以有很多種角度。舉電視或電腦來說,既可當作人們溝通的優良管道,卻也能說是使人沉迷的禍因。有些看來雖然沒那麼明顯,像是人們想舒適點,以冷氣代替電風扇。但我想人們的目的始終都只有一個:追求更美好的生活,例如過得更幸福快樂。汽機車比走路或牛馬車更方便快捷,就這點即足夠使人轉換習性。純粹以「快樂度」作為評判的標準的話,白痴可說是最快樂的,而原始人也可以過得和現代人一樣高興,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但我們既然身為人,就有求進步的衝力,不能一直停在原始階段。何況現代許多的知識與科技都是這麼累積來的,而我們要討論自己存在的本質還不能離開科學(如宇宙學等)。
    那麼只好在「我們一定得進步」的前提下討論到底能走多遠,限制又是什麼。純粹以圓融與否等的角度來審視,那麼我想以當下的情勢來說(是的,我相信不同的時代會有不一樣的標準。),只要符合能永續經營就足夠達到標準了。這甚至比環保還來的嚴格:現在環保最大的問題其實在人類將地球變成了個不適合自己居住的環境,而不是在我們改變了環境與否。後者是我這邊討論的重點:人類應該對環境有身為一介生物恰如其分的影響。可惜的是,基本上若地球在我們的改造下,人類能活得更好,那高唱環保的綠色組織聲音會小很多。所以,我們盡可以利用太陽能或是風力、潮汐,一方面卻以為只要這樣就不會對地球產生任何的影響。當然有人會說我們身為生物圈的一份子,多少應該有影響。但有多少人會同意將人口減至一億以下,或是完全捨棄文明,過像原始部落的生活呢?(我相信去除文明,適當的人口應該相當少。從沒發展過文明的話,人口甚至會遠低於一億。)又有多少先進國家居民能夠容忍因為本能咬死人的老虎與我們具有同樣尊貴的性命?所以我們基本上並沒有「與我們地位相符的改變」以及「永續經營」的覺悟,我們想做的不過是讓自身過得更好,然後又滿足了良心罷了,其他生物或地球都還是其次。

  5. 君琪说道:

    回复喷替
    其实人喜欢和周围的人比,贫富差距加大只会减少幸福感。
    虽然总体生活水平上升了,但是对小孩来说是与生俱来的,他们只会和周围的孩子比玩具,不是吗

  6. Hui说道:

    如果热力学第二定律(熵增)也可以用在社会上面。貌似会得出矛盾的结论。社会是封闭系统,没有外在力的影响,应该熵增,也就是混乱度会变大。可是现实是,社会在大踏步加速度前进,人的生活水平在提高。混乱度感觉在变小。不是很奇怪?有外力在驾驭这个社会?还是说这个社会根本不符合这个物理规律?还是说现在我们的社会其实熵是越来越大?“你把整件事情放在一起,一个基本的图景就是人们一直在为了自己的欲望白忙活。”  是在白忙活,还是在帮外力的起因忙活,还是说这种忙有着某种性质,使得不符合上述规律?

  7. 三位说道:

    回到原始社会吧,多好,到处有吃的,随便抓个女同类就可以解决性欲望,多快乐

  8. 喷替说道:

    敬回banny:您的问题我让王小波同学回答一下:《东西方快乐观区别之我见》——“东西方精神的最大区别在于西方人沉迷于物欲,而东方人精于人与人的关系;前者从征服中得到满足,后者从人与人的相亲相爱中汲取幸福。”注意看完原文会发现喜欢人际关系的东方人如何发明了那么多相亲相爱的抽风。对于这种东方快乐观而言,我到时倾向于消费虚无主义,中国人也越来越倾向于虚无化这种快乐,看看春晚的贬值说明一点问题。

  9. Ruijuan说道:

    还有个问题就是如果一直吃黑面包的人给他吃了白面包后,他会更喜欢吃白面包吗?

  10. Unknown说道:

    wow gold wow gold wow gold wow gold wow gold wow gold wow gold wow gold wow gold wow power leveling wow power leveling wow power leveling wow power leveling wow power leveling wow power leveling Rolex Replica Replica Rolex replica watch replica watches rolex watch rolex Replica Rolex Rolex Replica rolex 翻译公司 翻译公司dghgghmnxvc

  11. David说道:

    不知道楼主有没有生物方面的同学可以联系:)过多少年,搞多少调查都是一样,快乐水平这东西,是不会差别的。快乐是掉在驴子前面的胡萝卜,至于快乐程度则是胡萝卜和嘴的距离,并且已经大体在基因里设计好了。

  12. li说道:

    "你把整件事情放在一起,一个基本的图景就是人们一直在为了自己的欲望白忙活"
    可要是不忙活,恐怕眼前的幸福满足也保不住吧?不进则退,人类就是这样的贱命啊。我们当中真正停止欲望膨胀乃至停止创建自我的人有几个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