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往事

这件事情总是时时的想起,写下来算了。

如果在我初三的时候预言我今后总有可能成功的方向是什么,大概很多我的老师都会说是做一个化学家(读本博客的化学家们请不要觉得自己被羞辱了,我这里用的是虚拟语态)。反正那个时候我的化学似乎是离奇得好,我是说跟我自己在别的学科上的表现相比。我记得高中的有机化学我是自己在初中时自学的。自己在家里,拿来了爸爸帮我借来的高中化学课本,看了5个上午,大概也就是10-15个小时吧,就全学会了。学会的意思是按照考试标准,反正之后我没再花功夫学有机化学,但考试基本不太出错了。

所以我高一的时候就参加省里的化学竞赛了,这种竞赛就是那种最后可以进冬令营,然后最后可以去拿金牌的竞赛的第一步。我当时有个很好的朋友也是一个化学迷,我们一个初中,一个高中,一起去上周末的竞赛辅导班,一起在辅导班下课之后跑去打电子游戏,高中的时候满校园都是我们这几个人在各种地方打牌的场景,他和我是一起在高一就开始参加化学竞赛的,他现在在芝加哥大学读化学博士,真是要成为一名化学家了。

我们两个在高一的夏天去中科大应用化学系学习大学化学,似乎是有机,无机和物理化学,上午下午都上课。我们两有个很好的高中语文老师,她哥哥是中科大的教授,正好出国访问,房子空着。所以她就让我们中午去那里吃饭,睡午觉。现在想想这件事情基本属于匪夷所思的类型,一个高中语文老师,借用自己哥哥的房子,烧饭做菜,伺候两个高一学生学大学化学。不管怎样,那时那刻,我们两大概都想当然觉得这是应该的。当然,我现在觉得匪夷所思的另一件事情是,当时自己似乎很上劲,我真的在高一的时候就啃过大学的化学书,这些努力当然没有带给我金牌,可是那时那种无所畏惧的状态,现在似乎是不再有了。

有一天中午,我们两为中国经济产生了激烈的“争论”,打引号的意思是,我们对经济根本一无所知,所谓的争论就是抬杠,狡辩和大嗓门,这些技巧至今在网上仍然非常盛行,因为这是不懂的人自然而然会运用的方法。但是我们两个确实有基本的分歧,这是快15年前了,我虽然对经济一窍不通,但是我是一个乐观派,我觉得中国经济会走好。他也一窍不通,但是他那时是个悲观派,他觉得中国经济会在10年之内崩溃。那场架吵得是昏天黑地,我们的语文老师拉也拉不住,饭菜基本没动,送上来的西瓜,咬上两口继续吵。

我当然不知道我的这位朋友还记不记得这场争论了,事后看是我赢了,因为中国经济没有在10年内崩溃。但我对这场辩论记忆犹新的是,我当时感到了自己的虚弱,我穷尽了我那时一切的知识,仍然无法给我任何一点去理解“经济”这个东西的任何线索,我学的那点政治经济学对我而言没有任何帮助,我所知道的一且对我而言没有任何帮助。“经济”是个怪物,我根本不知道如何去想这个东西。

这大概也决定了,为什么我从学经济的第一天起就固执的喜欢宏观。经济学已经是个庞大无比的学科了,经济学帝国主义嘛,不同的人肯定有不同的喜好。但只有宏观,能够让我觉得给了我理解15年前我想要理解的“经济”这个东西的工具。

我后来在化学竞赛的道路上没走得太远,昙花一现吧。后来学电子,学来学去也没找到太多的感觉,我对技术没有太多的膜拜,虽然自己有时候也难免会有那些一直学文科的同伴面前炫耀一下自己理工背景的冲动-我动手搭过模拟电路,做过简单的数字电路,烧过芯片,玩过激光,也弄过一点简单的自动控制,虽然粗浅,但是如果你没碰过这些东西,这些东西也很可能是难以理解的。比如说我口干舌燥的花了几个小时给谷主解释机器为什么能做加减乘除,这件事情是怎么用硬件实现的,或者我按了键盘,机器是怎么知道我是按了哪个键的。这些事情都很有意思,可是不太让我激动。

我曾经是北大电子系一个有点不可理喻的“变节”者,放弃那么有意思的电子,去学那个毫无用处的“经济”(现在变节者越来越多了,因为学经济似乎更容易找到工资高的工作。我“变节”那会儿,正是互联网泡沫的高潮,哪个系找工作也找不过计算机系和电子系的学生。我记得我上研究生第一天,老生来跟我们座谈,有一个人语重心长的说:在我们这里学经济,出国相对容易,出国以后你可以转嘛,转成计算机或者通讯都可以,我就知道有人转了,那边的需求很大。我当时用狼一样的眼睛盯着那个老生,心里想:你难道是在讽刺我转错行了吗?)。后来我时时想,也许高一时还准备当一个化学家的我,就已经决定要学“经济”了,冥冥中似有天意。

是为记。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0 Responses to 一件往事

  1. Mi说道:

    我也差不多是放弃了化学学经济,有时还是会有点小遗憾,现在暂时还无法非常坚定地说这个选择对自己而言是正确的,但希望有那么一天。

  2. stedy说道:

    你那时候从电子转经济确实是有勇气的啊!

  3. 三位说道:

    ^_^,我是大1、2、3有国际经济与国际贸易,也算经济学科,接着就想学学管理,于是再读一年大三,转到市场营销,管理学科吧,之后,当然,大四就没转了^_^,之后小本毕业,大四偶遇中国地址大学退休老教授,交往甚好,疯狂爱上“宝石学”大四,决心考研,中大的“宝石学”,辛苦准备一年,最后落榜^_^,但是这个过程最大的收获就是找了现在的老婆^_^,从天津抱得美人归。工作的事情更是阴差阳错,无数巧合,一切都是基于你的性格,爱好,学识……,人生就是无数的巧遇,但是巧遇肯定沾边,也就是说,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的

  4. Peng说道:

    你转文学也行啊

  5. ye说道:

    其实,人生是被“黑天鹅事件”左右,当发生黑天鹅事件时,大多数普通人就会不知所措,随波逐流,而智者就会抓住机会,改变命运,而伟人却能够预感事件的来临。分水岭啊。经济学家总想提前发现黑天鹅的位置与时间,但大多数都被蒙上了眼睛,根本无法发现。这是个很有意思的领域。但我们每个人回忆走过路,你会发现很多“黑天鹅事件”左右了自己,妻子,同事,工作,专业。

  6. Peng说道:

    一直看你的博客,终于等到这篇透露心迹的了,:)
    我本科也是学电子的,现在学计算机,也在波士顿,当然,学校不能和哈佛相比。
     
    对技术也没有太大兴趣,上大学选专业,留美选专业,随波逐流,未能追逐心中最根源的理想,甚是遗憾。
    因此看到你这篇文章,不免也有许多感慨。
     
    人说该行要趁早,越晚越舍不得,成本越大。而我,现在还在这里犹豫不决,优柔寡断。
    有时候,真恨自己不是一个洒落利落,敢想敢干的人。
     
    Anyway, 人生的路还要继续。不管将来如何,希望我能不辜负自己心中最原始的期望。
    人活着,终究还是要有些激情,有些理想的。祝福自己,也祝福你!

  7. 说道:

    我还是觉得人类最伟大的学问是数学,
    其次可能是物理吧,
    不过我这资质是没希望了。
     
    数学是在研究世界全貌,
    而物理更多得关注我们当下的世界。
     
    其他学问从宇宙的角度看没有意义,
    让我们苟苟营营混口饭吃而已。

  8. biyu说道:

    Most of Chinese students choose the majors based on survival instead of interest. It is not our fail. The question is do we love what we are learning? Steve Jobs said "the only way to do great work is to love what you do.\’\’

  9. 满弟说道:

    我的天哪,你是不是在广州松下做过的广西蒙晨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