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旋式思维

经济系的博士们没事在一起的一件打发时间的事就是比较各自导师。取决于语境,有时候是各自炫耀自己导师有多牛,更绝大多数时候是炫耀自己的导师有多“坏”。

聊多了你就发现,很多导师都有一个共同的“坏”,就是他或者她不知所云。我和很多我的同学的一个共同感受就是,见完导师之后,不知道导师说了半天什么意思,或者觉得导师什么都没说。我相信一些人大概也有类似的感受,至少我知道的很多同学都有,就是你过了几个星期,或者几个月,或者几年之后,突然咂巴咂巴当年那几句话,你就想:唉,我当年怎么就没听明白那几句话,真是太对了。那不知所云,平淡无齐的几句话,其实深得很。

我也教学生,美国的学生会问很多问题。你会从那些问题中隐约的找到自己当年的影子,自己最初想这件事情的时候似乎也是这么想的,但后来发现自己当时的想法很简单。经常我给出了一个答案之后,学生仍然会将信将疑,我知道如果是当年的我,我也会对这个答案将信将疑,或者觉得这个答案不知所云。

所以,从导师,从自己,从学生的身上,你就可以隐约的看到一个螺旋式上升的思维过程-你每上一层楼,你都会站在同一个位置上,只是更高而已。而在你上升的过程中,你会觉得你刚才站的地方,以及刚才站的地方的上方,明明是一个很奇怪的位置,或者说“不知所云”的位置。

这导致了什么?导致了有很多人说的话都很像,但是境界完全不一样,这是处于同一个位置不同高度的人。这也导致了,你会听到很多不知所云的话,等你走到那个位置,你觉得这话太对了。你同时也会对人说不知所云的话,等人走到那里,人就会明白你。然后你自己一次一次的觉得某个想法很傻,然后又一次又一次的重新回到这个想法。

前几天,有个朋友突然想看看宏观经济学,让我推荐一本书。我手上有一本曼昆的书和一本巴罗的书,我其实是颇想了一下,然后才做出了一个大概很多人都会做的选择:我把曼昆的书给了他(我知道曼昆的书不够严谨,但是如果你能看穿那些不严谨,这其实是一本非常好的宏观书)。但这位朋友看了一会就觉得,曼昆的书不好看,原因是他觉得不够严谨,东一个假设西一个假设的,看起来觉得结论都是凑出来的,很多地方看起来都好像有漏洞。我说,好吧,那你看巴罗的吧,他的书更严谨一点,全书从头到尾其实只有一个模型,这是巴罗费尽心思才做到的。

然后我就想起自己在不同的时点向人推荐宏观教科书时候的变化,我最早是推荐曼昆,我觉得这本书写得简单;然后我推荐巴罗,我觉得这本书写得严谨;然后我又推荐曼昆,我还是觉得这本书写得简单;然后我又推荐巴罗,我还是觉得这本书写得严谨;现在我又回到了曼昆,原因是我再次觉得这本书写得简单。我自己用的理由在这些年里根本没有任何变化,但是我知道我对宏观经济学的领悟在这些年里是有长足的进步的(当然,也许是错觉),我甚至没法用很短的篇幅说清楚这三个简单到底有什么差别,但是我知道它们的意思其实是不一样的。

人,是自己视角的奴隶,也是自己境界的奴隶。“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谈何容易?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4 Responses to 螺旋式思维

  1. stedy说道:

    你这一来一回的,这两本书就至少要看三遍。

  2. 说道:

    作为一个工科生的我,还是曼昆的书来得直接

  3. Unknown说道:

    大屏幕 多屏拼接控制 小提琴 北京汽车陪练 汽车陪练 礼服 北京婚纱 工业吸尘器 钢琴 磁铁 债务清欠 私家侦探 加拿大移民 电缆桥架 VI设计 包装设计 标志设计 画册设计 包装机 磁粉制动器 灵芝孢子粉 机械加工 物流 物流软件 古典家具 红木家具 实木家具 北京汽车陪练 消防器材 OA 木门 开锁工具 OA OA系统 管理软件 办公自动化 北京律师事务所 北京律师 电视墙 钢结构 心理咨询 北京汽车陪练 汽车陪练 UPS UPS电源 燃烧器 高能点火器 燃气燃烧器 煤气燃烧器 北京买房 北京二手房 北京租房 北京网站建设 北京鲜花速递 液位计 搬家公司 北京搬家 法律顾问 房产律师 心理咨询 增压器 升降平台 升降机 千斤顶 精密铸造 精铸设备 IT外包 IT服务 电梯 办公家具 文件柜 

  4. Mi说道:

    这篇写得真的很好,尤其最后一句,我也时常有这种感觉,不由得蹦出来赞一记。:)

  5. Hui说道:

    “至少我知道的很多同学都有,就是你过了几个星期,或者几个月,或者几年之后,突然咂巴咂巴当年那几句话,你就想:唉,我当年怎么就没听明白那几句话,真是太对了。那不知所云,平淡无齐的几句话,其实深得很。”同感。最近几日也有类似的感悟。虽然不是从经济学的角度。很多别的学科也有类似的现象,有意思的是不只是个人的思维现象。而是整个学术领域在搞这种否定之否定+delta的运动,是不是这种现象是普适的呢。比如70年代的时候当时刚刚开始出现大型计算机。学术界有人就说我们应该统一整个城市的计算能力,然后让人们用自来水一样来用计算资源。后来这个观点被实践否定,世界步入个人计算机时代,独享计算资源。条件成熟之后的90年代末,学术界又在研究如何把个人计算机的资源整合起来,网格计算来提供表面的中央计算而实际的分布计算方法。这个和你的曼昆和巴罗很像。否定了分享计算能力,拥抱独享计算能力,之后又发现要分享计算能力。以前学习数理逻辑的时候有种定义和这个颇类似,否定之否定还是不是本身呢?当然数理逻辑这个问题是命题演算的学术问题。拿到这里来否定之否定,两个否定之间经过了时间维度的变化,否定的命题本身所处的环境变化,引起了命题本身的变化。delta就出现了。这种东西在生物学上也有体现。那如果承认有神的前提,轮回是不是也是这种规律的体现呢?

  6. Lin说道:

    境界就是如此,反复摇摆中螺旋上升。

  7. 说道:

    为啥变成人渣经济笔记

  8. Crystal说道:

    说得太对了。人都是有限的,只是有的人相对境界高,有的人相对狭隘,而光是“人都是有限的”这个道理也是花了我很多年才悟出来的。

  9. 紳士海盜说道:

    呵呵,螺旋上升。两年前会提及这些,现在人看到了,不理解的多,便不提了。
     

  10. yi说道:

    这篇看过之后,心里一直纠缠着想了很久。觉得很多想法说不出来,沟通的层次区隔,对生活的理解……越想越是无言,渐渐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一直希望能够拥有打破这样层次感的表达能力,XD,哈哈,可是好像也很难。

  11. 小本说道: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还在山脚~~

  12. Yuan Peter说道:

    同感。
    最简单的说如果一个二选一的抉择,选2是正路,很可能高人和傻子选了2,普通人选了1。

  13. ye说道:

    写的很好。
         你是个很有天资的学生,其实,觉悟是一生的过程,建议你研究一下犹太学,焚学,对你的专业会有极高的启发。

  14. Xiaoxu说道:

    从我刚起步的教书经验,懂一件事情和懂一件事情被认知的过程,差别很大。前者只需要知道为什么A1是对的,只需要逻辑上的充分;后者还需要知道为什么90%的人都想的是A2,用什么办法能让他们用想A2的理路去想到A1。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