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传承

前天晚上讲了本学期的第一次Section,这学期讲开放宏观,是讲自己的领域,边讲等于也把自己的思路理理,顺便挣点钱养家糊口。
 
前晚是讲多恩布什的“超调模型”,我在准备讲义的时候就在想,Ken Rogoff对多恩布什的“超调模型”如此情有独钟的很大原因当然是因为他是多恩布什的学生,事实上Obstfeld和Rogoff这两位90年代中期所开创的所谓“新开放宏观经济学”简单的说就是首先把多恩布什的工作微观化了(Obstfeld也是多恩布什的学生)。但事情不止于此,多恩布什又是蒙代尔的学生,蒙代尔更广为一般人所知的当然是他是所谓的“欧元之父”,这是指他关于“最优货币区”的开创性工作。但他从学术上更具影响力的工作也许是“蒙代尔-弗莱明” 模型,这个模型简单的说是凯恩斯主义的国际版。多恩布什的工作其实是把理性预期引入了“蒙代尔-弗莱明”模型,在那个旧凯恩斯被宣布死亡,新凯恩斯尚未诞生的年代,多恩布什的工作让蒙代尔的薪火没有灭掉。如果你再想想Obstfeld和Rogoff那篇著名的新开放宏观的开山之作的名字叫“Exchange Rate Dynamics Redux”(汇率动态归来),我在想他们其实干脆应该把名字起得更直白一点,干脆就叫“多恩布什归来”,或者“蒙代尔弗莱明多恩布什归来”算了。蒙代尔也是MIT毕业的,但他的论文是在LSE做的,他在LSE的导师是Meade,这位贸易理论大师,诺贝尔奖得主。如果Meade再往上数,那就是凯恩斯了。好了,这个学术代际传承的线路就这么清晰了,凯恩斯-Meade-蒙代尔-多恩布什-Obstfeld和Rogoff,当然,这条线路里还部分的反映了经济学重心从英国向美国的转移。
 
这件事情其实并不奇怪,我记得我们学校统计系的一个朋友对我说过,算起来,他们一个系所有的人往上数,最后都可以算是高斯的徒子徒孙。
 
我只是走了一下神而已,等我准备完了讲义,我觉得,Rogoff对“超调模型”的情有独钟更应该是因为这个模型实在是太漂亮了,还有如他的同事斯坦利.费雪说的:欺骗性的简单(Deceptively Simple),换句话说这个模型比它看上去要深刻多了。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5 Responses to 学术传承

  1. 徐鸣说道:

    有意思。我记得小时候有段时间喜欢排音乐家的面对面传承,js巴赫-cpe巴赫-莫扎特-贝多芬-李斯特-勃拉姆斯之类,最后可以通过梅塔排到张艺谋,哈哈:)

  2. stedy说道:

    为啥不把你自己排后面呢?

  3. Yao Amber说道:

    很清楚,谢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