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担心内需不足2

这是我一年多以前写过的一个题目,原文在这里

今日重提这个话题是因为这条新浪上新闻:统计局称消费对GDP贡献七年来首超投资。新闻中还有这么一段:

专家认为,长期以来,投资率过高、消费率过低的结构失衡问题一直困扰着中国经济。自2001年以来,投资对GDP的贡献连续6年超过消费。而去年发生的这一结构性变化,可能意味着经济增长方式开始出现"拐点"。受人均收入加速增长、扩大消费需求政策生效、奥运经济刺激等因素影响,2008年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可能将更加明显。

下面这段是我一年多之前写的:

有人也许会说,长远的看我们的投资不会永远像现在这样增长下去,最后还得靠消费。的确,中国目前的高储蓄率或者说高投资率有其阶段性特点:我们还需要建设大量的基础设施,我们还需要大量的新建住房来满足越来越多的城市人口的需求,我们的工业化进程还在继续中。但长远的看中国人也不会永远消费这么少。这么说吧,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人一辈子只存钱不花钱的,大部分中国人迟早要把存在银行里那5毛钱加上利息取出来花掉。投资增长变缓的那一天,就是消费增长加快的那一天,这几乎是一定的。

 

说实话,我对有些专家始终没搞明白什么叫“需求”或者“内需”这件事情感到非常的吃惊。我当然没料到今年的消费增长就会比投资对GDP增长的贡献更大,但我坚定的认为这是暂时的波动。我敢打赌,投资对GDP的贡献会在不久的将来反超消费,但是在长期,消费迟早会超过投资。现在这些专家就开始欢呼“拐点”,我不知道等到今年或者明年投资重新反超的时候,这些专家是不是又要重新说出现了另一个“拐点”,然后再次呼吁拉动“内需”。

我并不反对一些拉动内需的政策,因为和这些专家截然不同的理由,去年我写道:

我们真正需要担心的也许应该是,谁在消费和谁在储蓄。如果是富人在储蓄而穷人没有消费,那宏观的繁荣和微观的福利可能会相差甚远。中国高储蓄率的最大坏处不是在于其可能导致内需不足,而是在于它可能反映了经济增长的好处并没有被整个人群平等的分享。从这个意义上说,在政策面上调整消费和投资的比例也许是有必要的,例如正在进行的新农村运动。

 

我坚定的觉得,把储蓄率高或者说投资率高解释成“内需不足”是对中国经济的巨大误解。反正现在网络很发达,谁说过什么都好查得很,让我们等着某些专家关于内需的下一个“拐点”吧。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8 Responses to 不用担心内需不足2

  1. stedy说道:

    今年我们县买汽车的好多啊……再说东西涨价对名义数字也有提高。

  2. Luning说道:

    很有远见,不错
     
    想知道你对最近的大幅度降息是怎么看的?伯南克真的放弃紧盯通胀了么?
     
     

  3. wei说道:

    师兄好,不知道你会不会看这些评论会不会回复。我也是pkuEE的,也想研究生读经济学。一直很崇拜你
    美国的经济是开放的,但美国的航空业,国内航线却没有外国的公司飞,不知道是有管制还是在竞争中失败了。
    我想了解一些这方面的资料,却无从下手,不知您可否给一些建议?谢谢

  4. Scarecrow说道:

    快看奇文,中国向美国输出通胀中美都差不多,充满了阴谋论http://www.nytimes.com/2008/02/01/business/worldbusiness/01inflate.html?ex=1359522000&en=bd9f6052cbfe7143&ei=5088&partner=rssnyt&emc=rss

  5. Jeffrey说道:

    http://news.hexun.com/2008-01-25/103277263.html
     
    国家统计局总经济师姚景源说:多年来第一次消费对整个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排在第一位。而单位能耗去年也比上年有较大幅度下降,这说明中国整个经济的增长方式在发生变化。

  6. Jeffrey说道:

    http://news.hexun.com/2008-01-25/103277263.html
     
    国家统计局总经济师姚景源说:多年来第一次消费对整个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排在第一位。而单位能耗去年也比上年有较大幅度下降,这说明中国整个经济的增长方式在发生变化。

  7. Jeffrey说道:

     
    其实不用纠缠拐点不拐点的,你觉得有意义吗?官方人士这么说,自然有他的目的。
     
    PS:你去年写的东西一点也不新鲜,Louis Kuijs几年前做的研究早就清晰地解释了中国的高储蓄率现象。
     

  8. 紳士海盜说道:

    提到内需,会有人恐惧地联想到九十年代末那一类不走正宗路数的“内需拉动”吧。
    说到底,还是政策的导向问题,例如对民营的态度,银行的贷款控制,各类投资的掌控,等等。不过在这些问题上比较有发言权的人,或多或少地在另一面不那么自由,所以能制订出什么,还有待考证。
     
    无论如何,希望医疗与社保能够健康发展。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