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反周期,香港受煎熬

央行又宣布加息了,前两天联储则宣布降息。昨天,波士顿联储的人讨论的都是怎么向市场注入流动性,而中国央行面临的问题却是怎么从市场回收流动性。白宫在讨论如何防止衰退,中南海则在研究如何应对过热。总之,中美正处于反周期之中。

我想不出来什么逻辑,为什么两个反周期的经济汇率却要挂在一起,这大概是最不应该出现固定汇率的情形。

但我有点更同情的还是香港。香港是彻底的金融自由港,所以联储降息,香港就只能跟着降息,不然联系汇率一夜之间估计就要被穿破。但,香港现在面临的问题却是:通货膨胀率有点高,经济增长率也有点高,用国内的术语说就是:过热风险和通货膨胀压力。可是,香港的货币当局什么也做不了,这是联系汇率和金融自由港必然的结果。

我一年前写过“港币之死”,说的是如果港币坚持盯住美元,港币边缘化是必然的。在中美的经济周期越来越不同的情况下,香港金融当局确实得慎重的考虑改革香港的货币制度。我严肃的觉得,人民银行和香港金管局应该协调出一个内部时间表:人民币的全面可自由兑换和香港的人民币化,对人民币,这有点像借船出海,对香港而言这是解决港币尴尬地位的最好结果。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中美反周期,香港受煎熬

  1. stedy说道:

    刚发现一新闻啊,您了要去北大做讲座……

  2. BOB说道:

    郭凯师兄:你好!能否介绍一下shleifer教授目前在harvard经济系的地位、在harward大学的地位以及他在美国经济学界的地位吗?我很喜欢shleifer教授,但自他被美国政府起诉后,感觉他好像不那么活跃了!谢谢你!师兄!官兵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