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脑混乱

前天,我和谷主在哈佛法学院的餐厅里一起吃午饭。中间,谷主跟我说了她在John Campbell课上听到的一个关于次贷危机的叙述,她讲的故事让我想起了一个我道听途说来的正在进行中的研究(虽然是道听途说,但却是绝对可靠的。以前觉得要知道学术前沿在哪里就必须读最新的学术杂志,后来发现即使是最新发表的文章也已经至少有两年左右的年龄了,于是觉得学术前沿应该是那些尚未发表的工作论文,但后来发现最新的工作论文一般也有半年左右的年龄,现在我对学术前沿的理解是那些相当可靠的“道听途说”),我就跟谷主前言不达后语的说了这个别人的想法。但因为这个想法还太粗糙,太前卫,让谷主产生了严重的误解,其结果是我们坐在那里激烈了讨论了半个多小时这个我也没太搞懂,她更没搞懂的“理论”。

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感觉,我的感觉是,学术前沿通常就是一团乱七八糟,全是迷雾,然后很多人在雾里摸索。读那些前沿研究读多了的后果是和读一本教课书读多了恰恰相反的-一本教科书你读得越熟,你会对整件事情越来越清晰,但读前沿研究读多了在很多时候是让你越来越糊涂的-因为很多前沿研究事后会被证明是错误的,或者误导的,或者走错了方向,而教科书里的结果则往往是长期锤炼之后非常干净的东西。

前段时间我去面试,几位面试的人问了我这么一个问题:怎么判断汇率是不是低估了?我说了一堆长期利率,短期利率之类的东西,说得面试官完全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我其实也不是特别清楚我在说什么。但我知道所有存在的汇率模型都没法很好的预测短期汇率变动,如果没有模型能够很好的预测汇率变动,我怎么可能知道汇率究竟是低估了还是高估了?因此,我只能说了一些我觉得今后也许可以试着去看看的东西。后来面试官实在忍不住了,提醒了我一下:你觉得应该看看贸易顺差吗?我立刻反应过来,面试官原来是在问教科书上的汇率模型,于是我花了1分种说了教科书版的理论,可是我还是觉得有必要说清楚这些模型都是错的,于是我非常画蛇添足,不厌其烦的说了N个例子为什么这些理论不能用来预测汇率,以及什么样的东西有可能可以帮助预测汇率,直到面试官被我的“畅想”完全说晕了。

我在想,这几个面试官就算了,谷主也许是我“头脑混乱”的最大受害者。我经常在那里嘟囔“前卫”但是很有可能是错误的东西,有时候我知道自己说的东西还不靠谱,但有时候我会忘记自己说的东西不靠谱,于是导致了我会和说出更靠谱理论的谷主产生激烈的争执。我的博客也有几次是这种情况,我在读一些很前卫的理论,读了之后就想,想多了就写,写的时候忘记了这些理论还很前卫,以为全世界都是这么想的,结果当然就有很多争议。

前天和谷主的激烈争执再次提醒了我自己有间歇性的“头脑混乱”,不过为学术问题红脸已经是我和谷主标志性的行为了。于是,经常的情况是,我们激烈讨论一会后就必须互相提醒:我们是在辩论,不是在吵架。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4 Responses to 头脑混乱

  1. 说道:

    这样挺好的啊,
    志同道合么。

  2. xiangke说道:

    期待更多的前卫的道听途说和你的前卫的想法.

  3. 君琪说道:

    人人都接受就不是前卫了,前卫意味着知道的人少

  4. ice23blue说道:

    但要感谢你说了那么多你看到的前沿,才能让人看到的世界不太狭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