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美化

这几天,一边关注着委内瑞拉的修宪投票,一边想着拉美化的问题。查韦斯在修宪的尝试中失败了:虽然查韦斯是个相当受欢迎的总统,但委内瑞拉的老百姓还足够清醒,没让他在成为终身总统的路上走出第一步。(我觉得这件事情有意思的地方是,美国在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之前,宪法里并没有总统只能任两届的条文,但是几乎所有的总统都自动的没有超过两届任期,似乎只有富兰克林罗斯福是任了超过二届。他死后,美国修宪,把不超过两届这件事情写入了宪法)。

新闻里面有个细节,查韦斯本人选择在委内瑞拉最穷的地区之一投票,在这些地区,他的支持率最高,是他的票仓。为什么穷人会支持他?因为他大刀阔斧的进行再分配,一方面他把委内瑞拉最重要的资源石油收归国有,另一方面他把出口石油收入的相当一部分投在了贫穷的地区。事实上,不仅在委内瑞拉,在整个拉美地区,因为收入分配的两极分化,不同的国家一次又一次的出现左翼,甚至是极左翼的政府上台。这些政府一般会干的事情是:国有化和再分配。(如果你仔细研究一下,现在这个世界上最“红”的地方是拉美,但这个地区偏偏也是收入分配最两级分化的地区)。

但国有化和再分配的一般性结果是:再分配没有分配成,最后整个国家的经济也给搞崩溃了。拉美国家经历了这么多届左翼政府,收入分配状况并没有发生根本改变,而经济增长则相对落后。说起来有点讽刺的是,倒是在阿连德之后始终被极右和右翼政府控制的智利,是拉美国家中各方面表现最好的,没有金融危机,经济增长也很快。巴西现在有个打着极左旗号上台的政府,但是采取的政策却是非常温和的政策,和他们上台时宣称的毫不一样,巴西的经济最近也表现的不错。当然,不要忘记,不到十年前,这个国家还被金融危机席卷过。

查韦斯其实差点就把委内瑞拉搞崩溃了,委内瑞拉的石油产量在他上台以后一直在下滑,石油工业的投资非常不足。可是他赶上了好时候,油价从他上任之初的10美元左右一桶,涨到了现在90美元左右一桶,所以即便产量下降,委内瑞拉的政府所承诺的各种开销依然可以通过巨额的石油收入的来支撑。我非常相信,这大概是相当一些人的共识,委内瑞拉政府的财政支出是不可持续的,除非油价继续高涨。一旦油价停止上涨并开始下跌,委内瑞拉一定会出现巨额的财政赤字,之后就会是通货膨胀。那些为查韦斯欢呼的穷人们,最终会是查韦斯极端政策的最终受害者。当然,我几乎可以肯定,查韦斯会把这些事情归于美国的破坏和阴谋。

但事情并不止于此,拉美的经验告诉我们:当最穷的人群,因为错误的经济政策变得更为贫穷后,贫富差距会更加严重,穷人会更加要求政府采取再分配,政府会采取更加强硬的再分配政策,对经济进行更多干涉,更加国有化,于是在错误的路上走得更远。这是一种恶性循环。

在中国,民粹主义的声音开始越来越响,这是收入分配差距拉大的必然结果。我对中国拉美化的担心不仅仅是收入分配的两极分化,而是担心中国会陷入拉美式的恶性循环-请记住:帮助穷人的方法绝对不是劫富济贫,绝对不是。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8 Responses to 拉美化

  1. 乐乐说道:

    最近一直在读你的博客,这篇文章是我第一次看到有人做这样的思考。当前的中国,随着贫富差距的扩大,就有一部分毛太公的追随者极力的鼓吹极左的癫狂,好像中国人不得不在相对自由的经济、极权的政治与民粹主义这两个地狱之中做出选择,让许多热爱自由的人们茫然无措,不敢稍动。这或者就是当局最希望看到的。

  2. Stephen说道:

    “帮助穷人的方法绝对不是劫富济贫”,应该是“劫贪官济贫”?

  3. yunfei说道:

    一直关注你的博客,加到了google reader里面,也很关注你未来的去向。是会去学校做学术呢,还是5 years IMF/WB, then go to bulge bracket?anyway,相信你无论在哪个领域都会是杰出的。
     
    对于那个笑话,我想芝加哥的人不会真的天真到认为工资没有粘性,即时可调整。如果考虑太多真实世界,经济学很容易变成数据调查&统计学,然后便丧失了美感。

  4. Xin说道:

    赞同
    极左和劫富济贫都是很可怕的事情
    不过在中国,相信党内的既得利益团体不会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
    在这一点上他们人民的利益倒是一致的

  5. DigitalPig@伊谢而伦说道:

    想问你一个问题,为什么拉美的重组化和再分配都没有成功呢?

  6. li说道:

    学界曾经对第三次浪潮充满乐观, 但现在看非洲和拉美反而并未改善很多, 有些国家选举制度被篡改以至出现personalist dictator–专制政府中最坏的一种. polity的degeneration自亚里士多德就开始讲. 这么多年过去, 这么多复杂模型和实证分析作出来, 其实我们对此的理解并未加深多少. 对于再分配和民主的僵局, Friedman有一个提议, 说出来一定被拍死, 实际上也不太可行, 不过倒是很耐人寻味. 他提出可否考虑让接受再分配的人放弃投票权.

  7. li说道:

    学界曾经对第三次浪潮充满乐观, 但现在看非洲和拉美反而并未改善很多, 有些国家选举制度被篡改以至出现personalist dictator–专制政府中最坏的一种. polity的degeneration自亚里士多德就开始讲. 这么多年过去, 这么多复杂模型和实证分析作出来, 其实我们对此的理解并未加深多少. 对于再分配和民主的僵局, Friedman有一个提议, 说出来一定被拍死, 实际上也不太可行, 不过倒是很耐人寻味. 他提出可否考虑让接受再分配的人放弃投票权.

  8. bin说道:

    没错,当局一直在劫富济贫,但是在体制内,如降低垄断性行业,高福利政府机构的收入,同时取消农业税,实行义务教育免费,这些都等于在割自己的肉.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