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对话

  上个星期在华盛顿面试,总共6个人,两个哈佛,两个明尼苏达,一个芝加哥,一个MIT。中间时间安排的很松散,所以我们这些人有很长时间坐在一起聊天。两位明尼苏达的都是墨西哥人,哈佛的是我这个中国人和一个澳大利亚人,芝加哥的是俄国人,MIT的是巴西人。两位明尼苏达的似乎比较腼腆,一直把自己锁在西班牙语的世界里,没太参与聊天。MIT的巴西女孩跟我一起学的开放宏观,我们两个人的课程报告写得也是同一个主题。我的那篇报告后来变成了一篇论文,现在已经投出去,从编辑和审稿人的反馈看,发表的机会已经比较大了。她的那篇报告则变成了她现在找工作用的论文。

 

我们聊天当然首先就问彼此论文做的是什么。芝加哥的那位首先问得我,我说我做的是关于资产价格和汇率的问题。然后我们开始了一番很短但是我个人觉得很有趣的对话。

 

他说:我们芝加哥没有人做开放宏观。

 

我说:哦?为什么?卢卡斯最近几篇东西不都是关于开放经济的?

 

他说:那是贸易,我是说我们芝加哥没人做关于汇率的东西。

 

我说:为什么? (怯怯的说) Alvarez不是在写汇率的东西吗?

 

他说:因为我们觉得货币是中性的啊。

 

我说:为什么?

 

他说:货币是中性的,汇率就没什么意思。

 

我说:为什么?

 

他说:为什么不?

 

我,看了一眼已经快昏过去的MIT的巴西女生,非常耐心的说:即使货币是中性的,汇率也是有意思的。

 

他,看了一眼已经快昏过去的MIT的巴西女生,非常耐心的说:我是说,我们只在乎真实冲击,不在乎货币冲击,所以汇率的变动没有什么意思。

 

这让我想起了我的导师记述的一次更有趣的对话,在他给的蒙代尔-弗莱明讲座Dornbusch’s Overshooting Model After Twenty-Five Years中:

 

“在我们这一代的国际经济学家中,有很多人都有在新古典范式压制的岁月里无法发表粘性价格论文的伤疤。我仍然记得我和一个来自巴塞罗那的天才的芝加哥-明尼苏达学派的年轻宏观经济学家在80年代的一顿早饭。

他坚定的相信价格不是粘性的卢卡斯小岛模型。在整顿饭里,他花了很长时间嘲讽挖苦多恩布什的“超调模型”:真是垃圾!谁还会写有粘性工资和价格的模型! 根本没有微观基础。为什么国际经济学家觉得这么一个破模型有任何用处?太荒谬了!

终于,话头转到了我这里然后我问道:你们今年招人招得怎么样?你们学校最近有很大变化。他毫不犹豫的回答:“哦,现在西班牙大学很难从国外招到人了。最近西班牙货币贬值,我们的薪水(仍然保持在老的水平)已经变得不再有竞争力。”

这就是生活。”(如果你没觉得这里面有什么好笑,没关系。这个笑话需要一些专业知识。)

 

20多年之后的今天,没想到类似的对话还在继续着。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4 Responses to 一番对话

  1. stedy说道:

    芝加哥的想法总是很疯狂。即使是内功和招式的分歧,也不应该认为招式无用啊……更何况短期的波动完全有可能影响大众投资决策,进而产生长期的影响。不过人家nobelist的影响力总是很雄辩……很雄辩……

  2. tao说道:

    呵呵 原来楼主的导师是大名鼎鼎的 K.Rogoff 啊

  3. 宏飞Felix说道:

    差距~~~
    这个Blog是双语老师推荐的唉!!!
    本科生可能看不懂多少~~顶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