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和坏人

小孩听故事的时候,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是弄清楚: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在一般讲给小孩听的故事里,坏人做坏事,做坏事的是坏人。好人做好事,做好事的是好人。事情非常简单明了。但是,请注意:“坏人做坏事”和“做坏事的是坏人”在逻辑上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事情,前者说做坏事是坏人的必要条件,后者说做坏事是坏人的充分条件。

但我们的历史书,至少我学过的历史书是不想把充分条件和必要条件分清楚的。拿太平天国这件事情说吧,中学的历史书里的逻辑从骨子里说是这样的:因为太平天国是反对腐朽的清政府,做的是“好事”,所以太平天国是“好的”。然后,因为太平天国是“好的”,所以太平天国做的其它事情也是“好的”。镇压太平天国的曾国藩做的当然是“坏事”,所以曾国藩是“坏人”,因为曾国藩是“坏人”,所以曾国藩干的都是“坏事”。当然,我读的历史书没有这么赤裸裸的这样说,但至少我个人对历史书的印象是:中国的历史,或者说世界的历史,都是好人和坏人斗争写下的,好人和坏人的定义和性质就是我上面说的。所以,抗日战争当然是“好人”打下来的,“坏人”当然是要做坏事,所以干的只能是破坏抗战。

我对这件事情的惊醒是来自下面这件事情:高中的时候去安徽南部的天柱山玩,路过一座庙宇,边上有个牌子写着下面的一段话:天柱山原同是佛教和道教的圣地,庙宇道观遍布全山。天平天国在此征战数十年,庙宇道观被破坏殆尽,而此庙幸免于难。我读了这个牌子,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对于一个当时全部的历史知识都是来自于教科书的我而言,这是一件具有破坏性的事情,太平天国似乎干了非常夸张的事情。当然,事情到现在已经变得非常清楚了,太平天国干得夸张的事情恐怕比清政府还要多。

我无意于去重新看待历史,这不是我的专业。我只是觉得,这种用好人和坏人的两分法来看待事情的方法,似乎对很多人的思维方式有着深远的影响。我们虽然也许已经不相信历史书里写的具体的内容了,但是历史书分析历史的方法却留在了很多人的脑子里。于是,某经济学家是个“坏人”,所以他说的话都必然是错的(即使话好像不那么错,用意一定也是坏的)。另一经济学家是个“好人”,所以他说的话都是错的(即使可能不那么对,用意也一定是好的)。或者,干脆经济学家就都是“坏人”,所以经济学家的话完全不能听。

如果你还是坚持用好人和坏人的方式看待这个世界,那你多半有一天会像在天柱山的我一样发现:灾难有时候偏偏是“好人”导致的。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0 Responses to 好人和坏人

  1. chen说道:

    恩,整个无神论洗脑就是错的。。

  2. Qian说道:

    多多少少的理解,两篇帖子似有暗挺某位经济学家的意思;)

  3. Xiang说道:

    正确。现在网络上充斥着众多的无理性,和内心恶的东西,不是这些人思考得太多,而是全无思考,仅凭一时之勇。这些对中国的未来是有害的,特别可笑的是那些挥舞着大旗的人,却是一直呆在国外并且受了名校的教育多年的人。可见,中国的近代化教育是多么失败。那些野心家也让名校蒙羞。

  4. 说道:

    反思一下,
    很有道理。
     
    不过很难用好坏这种标签标定事物,
    人做的事打上最深刻印记的不是好坏,
    而是他们对待问题的方法态度。
    可能好人的态度比较积极能够让大多数人接受吧。
    至于事情办的怎么样,
    取决于技巧性的东西,
    和好坏应该没什么关系了。

  5. Stephen说道:

    请注意:“坏人做坏事”和“做坏事的是坏人”在逻辑上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事情,前者说做坏事是坏人的必要条件,后者说做坏事是坏人的充分条件。
     
    太多的人在太多的时候并没有将二者分辨清楚。

  6. Simon说道:

    “两分法”其实是有政治根源的。因为极权的政治,必须强调这种“敌友分明”,所以就有了“好人和坏人”的区别;不然就无法达到极权的目的。试想一下,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观点,怎么搞一党专政啊?^_^

  7. Unknown说道:

    谢谢你访问我的个人网页www.hujingbei.net 并且留言。我同意你的看法,不过认为你说的太含蓄。下面是我的一篇短文,在网络上也可查到:http://www.hujingbei.net/show.aspx?id=117&cid=28
    成为好人的路有很多条
          今天,我把自己十八岁时,也就是1971年写的第2本日记上网公布。这是一段我个人的历史,也是一段中国青年和中国社会的历史。
           重读这些三十六年前的日记,我不能不百感交集,那个社会、那一时代、那种语言、那些人;那挑秧时每一步都得用五个脚趾紧紧抓住田埂的步子,那对真理的渴望和对毛泽东的崇拜…..
    重读这些日记,重新审视自己的青春年头、自己的追求、自己的生活,我不想说青春无悔,因为面对刘少奇的冤魂、面对在忆苦思甜时因为提及“1958年更苦”而受到批评的农民,我不能说青春无悔;我也不想说青春有悔,因为我很难想像自己会有一个更好的青春,在那个时代。
    重要的是教训,为自己,也为由于那个时代而陷入了“有悔”和“无悔”悖论中的中国,为了中国不再出现类似的灾难。
    对我来说,在所有教训中,最深刻的教训是成为好人的路有很多条。
    成为好人的路有很多条,好像是一个常识,一个最浅显明白的常识。可是,恰好在我的日记中,在我的青春信仰中,成为好人的路只有一条:在大千世界里,在茫茫人生中,只有一条路才能让人成为好人,这就是“听毛主席的话”。
    从我上学的第一天起,我就知道要当好学生,就必须当毛主席的好学生。如果不是毛主席的好学生,就不可能是好学生。
    接着我知道了,要当毛主席的好少年,毛主席的好青年,毛主席的好农民。我没有当过兵,做过工,但我知道如果当兵、做工的话,一个人就要当毛主席的好战士、好工人。
    我相信了这些。我相信了一个人要做好人,就必须听毛主席的话。蒋介石、彭德怀、刘少奇、林彪不听毛主席的话,赫鲁晓夫、肯尼迪不听毛主席的话,他们不是好人;同学、亲戚、父母如果不听毛主席的话,也不是好人。
    好人自然要善良、正直、努力、负责任。可如果对不听毛主席话的人善良,善良就会变成罪恶(对敌人的善良就是对革命的犯罪);如果在坚持和毛主席不一样的话上正直,正直就成了“死不改悔”;如果不是为毛主席努力,不是为毛主席负责,那就走到了反面,反而会成为危险的坏人。
    十八岁的时候,我坚信这一切,我的日记渗透了这样的信念。
    那时候,我希望自己是个好人,善良、正直、努力、负责任。
    (转下个留言 )
     

  8. Unknown说道:

    (接上一个留言:对不起,没有想到这么长,请原谅)
    又过了两个十八年,今天我认为自己是好人,善良、正直、努力、负责任。可我不同于自己十八岁时所想像的“好人”,因为我今天认识到了:成为好人的路不至一条——成为好人的路有很多条。
    如果毛泽东是好人,听毛泽东话的人是好人;那么,不听他的话的人也完全可能是好人,善良、正直、努力、负责任。
    是的,毛泽东可能是好人,蒋介石、彭德怀、刘少奇、林彪、赫鲁晓夫、肯尼迪也可能是好人。
           如果说我自己十八岁的时候听毛主席的话是好人,那么,今天我不听甚至反对他的话,我同样会是好人。
    在文化大革命中,造反派才是好人。如今所有人都承认,当时的保皇派、逍遥派都可能是好人,而造反派也有许多不好的人。
    今天我明白,一个孩子是做爸爸妈妈的好学生,做班主任老师的好学生,做共产党的好学生,做耶稣基督的好学生,还是做孔夫子的好学生,她/他都能成为好学生。
    今天我明白,一个人不管是革命还是不革命还是反革命,都能成为好人。
    今天我明白,仅仅善良、正直、努力、负责任还不足以成为好人。一个好人必须同时认识到,自己成为好人的路不是世界上唯一能够成为好人的路。一个好人同时还必须宽容,必须让别人有走别的道路的自由。
    今天我明白,听毛主席的话,走共产主义的路,完全可能让一个人成为好人。但是,把它说成唯一正确并且强迫别人走这条路,则不应当是好人所为。同样,把爸爸妈妈的话或者老师的话或者耶稣基督或者孔夫子说成唯一正确并且强迫别人相信的行为,也不应当是好人的行为。
    既然成为好人的道路有很多条,那就让别人选择最适合她/他自己的道路。
    既然成为好人的道路有很多条,那就在担心别人选错路的同时,也让别人担心自己选错路。
    既然成为好人的道路有很多条,那就相信和自己不同的人也能成为好人,也是好人,那就互相尊重、互相宽容、互相自由。
           既然成为好人的道路有很多条,那就放弃强迫别人走自己道路的专制和暴力,从家庭开始,到单位、到地方、到国家、到全世界。
           我希望,我的青春日记,我在那个不但为今天的人们难以想像,其实也为1949年、1965年的人们难以想象的时代写下的日记,能让我自己和其他读者更加尊重别人的观点、别人的道路,使我们每一个人和我们的社会更加宽松、更加自由。
         见http://www.hujingbei.net/show.aspx?id=117&cid=28

  9. Unknown说道:

    Quin:   好人和坏人的故事,说的很好。我只是觉得太含蓄了些。其实,世界上最大的的坏事大多数是被善良的人以为是”好人“的人干的,比如希特勒消灭犹太人、斯大林的清洗、毛泽东饿死人的人民公社。这一点已经是全世界知识分子的共识了。把这个共识和比如计算机知识一样让我们许多同胞也知道,是我们知道这一共识的人的责任,也是避免我们民族未来灾难的唯一途径。现在的计算机和当年的铁路一样,都无法阻止民族灾难这样的巨大坏事重演。而如果大批大批的老百姓明白宣称自己是“好人”而又不给别人说话的人,才具有造成民族灾难的能力,那么,我们这个民族便可能避免新的民族灾难。

  10. bin说道:

    好人,坏人,经济人,不经济人,还不是一个德性?都是人类惰性的表现.所以别做书呆子啊,书读多了,不一定就很有见识哦.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