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薪休假2

我看了对我昨天博客的评论,除去“不了解国情”这一句请收回外,别的观点我都能接受。 几点回复:

第一,我一直是一个坚定的反黄金周的人,比起用法律规定黄金周,我会更支持法律规定的带薪休假。我已经记不得自己写过几次黄金周和带薪休假了。这一篇大概今年年初的“放假放出GDP?”是分析为什么黄金周不一定会拉动经济的,前段时间的这一篇“经济过热和黄金周”是继续“诋毁”黄金周并支持带薪休假的。昨天的那一篇怎么“带薪休假”不需要政府来规定吧?是在讨论,给定带薪休假,应该不应该由政府来规定怎么带薪休假,标题还是比较清楚没有歧义的。

第二,绝大多数认为我说的不对的人持有的观点是类似的:给定中国的雇员没有太多的选择和谈判的可能性,政府强制规定“带薪休假”的执行办法会改进中国打工者的福利。这个观点背后的假设是:雇主给你带薪休假了,但并不会在别的方面苛刻,使得你的总福利其实没有改变。或者用我的例子,雇主给你带薪休假了,不会减少你其他方面的福利,从而使得你的总福利其实没有改变。我用某机构和华尔街的差别说明了总福利未必会因为带薪休假的日子多或者少而变化的可能性。也许因为我说了这个美国的例子,有人觉得我不了解国情。同样的道理一样可以适用于中国的血汗工厂-虽然我不知道对血汗工厂而言谈论带薪休假是不是有点太超前了。老板可以在食堂的饭里少加肉和油,可以不投资改善宿舍和工作环境,对血汗工厂而言,“带薪休假”的成本极有可能最终还是由工人们来承担,而且是合法的让工人承担。我不知道这对工人们是不是好的选择。强制规定带薪休假,等于是让工人们强制消费某种他们未必消费的起的奢侈品。(如果你不相信我说的,就看看各地新农村的过程中怎么把羊毛从羊身上拔下来再安上去,然后说这是新农村让羊长了毛的吧。这就是强制长毛政策带来的后果。)

第三,强制带薪休假和最低工资的区别。一个公司的工资都是用钱发的,另外一个公司的工资都是用等价的榨菜发的,请问这两个公司的福利有区别吗?我想答案是:当然有区别。排除最低工资的可执行性和其它负面作用,最低工资本身有可能会增加有工作的低收入群体的货币收入。有了货币,你可以选择你想要的东西。强制带薪休假不一样,“强制带薪休假”就像政府规定了,工资中不仅要有货币,而且还要有10%必须是榨菜一样。不管怎么规定榨菜的质量,包装和品牌,这样一种规定,极有可能不是增加最低收入群体的福利而是降低。

第四,排除上面所有的这些东西。我知道,很多人最终的担心其实是:如果不用法律规定带薪休假,广大的中国老百姓可能就真的没有假休了,那就还不如黄金周。这种担心,我在一定程度上是同意的,特别是在短期,比如说一两年之内。在更长的时间范围里,我没有觉得这是一个担心。我觉得,只有取消了黄金周,才会给带薪休假创造可能性。大部分单位,不可能在三个法定长假的基础上再多给你多少假期。你取消了法定长假,企业和单位才会考虑安排更为灵活的休假方式。黄金周的存在挤出了本来也许早就应该存在的更为灵活的休假模式。

但一个国家的人群在整体上工作时间的长短,劳动的强度,工作环境,不是通过一个什么法律,政府下个文就能决定的。对多数人在多数时候,福利不是政府规定出来的,特别是在一个市场经济里。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5 Responses to 带薪休假2

  1. Jimi Zhiming说道:

    1936年法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立法规定带薪休假的国家,这是人类历史上一个非常重大的事件。几天前当我从新闻中听说中国也开始实行带薪休假后,我很高兴,我认为这是中国社会的一个巨大进步。的确,福利制度不是一朝一夕,通过一纸法令就能确立的,但是如果不从现在开始做起的话,那么福利制度永远无法实现。对于像师兄你这样受过如此高等教育的人,固然可以在某机构和华尔街之间自由选择自己偏好的“风险-收益”组合,但对于社会底层的大部分人而言,他们并不真正拥有这样自由选择的可能性。摆在他们面前的是要么饿死要么被榨干。只有国家通过立法,从带薪休假开始,一个洞一个洞地补,最后才能建立起完善的福利制度。还有一点,也是很恐怖的一点,那就是在市场经济下,人不是人,只是一种生产要素罢了,对它的分配和对资本的分配一样,都要等于边际生产率,劳动力供给最终也要达到一个完全竞争状态才是最优的,多么的可悲。强制带薪休假可以抑制这样的竞争,就像法国规定周日所有商店一律不得营业一样。试想如果有一家商店想在周末营业,那么其他商店在竞争的压力下也不得不跟随,巨大的外部性!于是只有由国家出面统一规定都不得营业,或者都必须带薪休假。法国乃至整个欧洲就是在像这样抑制竞争的过程中,越来越远离最优的,经济发展也随之变得越来越慢,但公平、博爱的价值观被保留了下来,在我看来,这远比GDP增长更为伟大。

  2. 君琪说道:

    感觉近几年中国劳动力的供需状况很难有根本性的改变
    “只有取消了黄金周,才会给带薪休假创造可能性。”这点我同意,但是现在是最好的时机吗?
    可能在最好的时机取消,能带来福利的最大化

  3. dvdv说道:

    我现在的年假是15天,我很惊强制休假以后缩水成5天
    .\\/.

  4. 超寅说道:

    “人不是人,只是一种生产要素罢了。。。劳动力供给最终也要达到一个完全竞争状态才是最优的,多么的可悲。” 同意jimi
    为什么一定要发了疯的去追求最优?为什么所有的老板一定会在带薪休假的同时减少肉和油。(难道这么重大的改革对雇员的劳动生产率和雇主的价值观都没有影响吗?我承认用经济学的工具去分析其他领域的问题会是十分精彩的,可不喜欢同时再附上某一经济学派的价值观。

  5. 紳士海盜说道:

    政令带来的负面影响,长官意志的非理性化拓展,带来的不总是集中资源而生的优势,太多的逆规律而动。对黄金周的意见多在于公共管理的极度缺失,而并非针对黄金周本身的摒弃,看所谓的理由,只觉得好笑。实际中秋云云,那节日除了报端对韩国的“恶意抢注”表示国民愤慨之外,它本身存在的意义早已缩水至礼品月饼的大小,弄出三天的公共假日,纯粹扯淡。
     
    带薪休假,在毫无监管的制度下做这些额外福利,听着都知道是天方夜谭。有明确法令的且有法不依,况此需要各单位自行掌控的土政策。引用某位就职于网通总部朋友的话,他的老板说,反正我是不休年假了,你们看着办。且看他们如何看着办。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