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第一次听说Hurwicz的时候

Hurwicz是今年的诺奖得主。我今天终于想起了我第一次听说他的原因。

在理论上证明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熟优熟劣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特别是从上世纪30年代到70年代这段时间,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在现实中尚未分出高下的时代里。

支撑对市场经济信心的也许是福利经济学的两个定理。定理一:在一系列条件下(比如说充分竞争,充分信息,无外部性),市场能够达到帕累托最优。定理二:在更多的条件下,任何帕累托最优的分配都可以通过市场来实现。但是,在理论上,这些并不意味着计划经济就达不到帕累托最优,也不意味着有什么帕累托最优是计划经济实现不了的。事实上,1975年的两位经济学诺奖得主Leonid Kantorovich和Tjalling Koopmans的事情就颇有一点说服力,前者是一位苏联学者,在试图解决苏联的计划经济中如何制定计划的问题:生产多少,消费多少,投资多少。后者是一位在美国工作的荷兰人,很多人知道他的原因可能更多的是因为他对经济增长理论的贡献。两个人研究的目的不同,所处的经济环境也不同,语言也不同,因此两个人彼此都不知道对方的工作,但两个人却一前一后独立的发展了几乎一样的被诺尔奖委员会称为“关于资源最优分配的理论”。苏联人的发现甚至比荷兰人更早。

于是Hurwicz的工作出现了。他说明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我得说,我没读过原文,这些是我听人转述的,也就是我第一次我听说Hurwicz的时候),他证明了,计划经济也许是可以跟市场经济做的一样好。但市场经济却是一个最节省信息的体系。计划经济如果想要和市场经济做的一样好,中央计划者需要知道比市场经济的微观决策者更多的信息,可能是多得多的信息。这件事情的一个推论也许就是:中央计划者不可能知道那么多必须的信息,所以计划经济不可能和市场经济做得一样好。

Hurwicz也是来自苏联,不知道他对计划经济的记忆对他后来的学术发现有没有影响。Hurwicz的发现也告诉我们,不要滥用他创造的机制设计理论。就像苏联没能靠Leonid Kantorovich天才的最优资源分配理论来解决计划经济中的配置资源问题一样,我们也别太希望用机制设计理论人为的来设计“最优的制度”,那极有可能会是“致命的自负”。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5 Responses to 我第一次听说Hurwicz的时候

  1. 说道:

    机制设计本身要依赖bargain power如何划分并且它也只是规范问题

  2. 紳士海盜说道:

    与自适应研究相仿。当对某个确定的结果来分析的时候,可以找到不少于一种方法来解读,并用某种已有的方法来推导出类似的答案,但在求解过程之中,恐怕很多事情是人力所不可为的。霸王硬上弓地去判定,就好比瞪大了眼睛去分析神经网络中每个节点的权值,毫无意义。

  3. 说道:

    如果单单看经济的话,
    在掌握足够多信息的情况下计划经济也能做的很好,
    这些大师们都已经论证了。
     
    但是我个人认为在计划经济体制下不可能存在自由主义和民主政治,
    这是他先天的缺陷。
    而自由主义和民主政治的缺失必然会极大的阻碍经济的发展。
    就像哈佛的一位著名教授说的,
    自由可能会很麻烦,
    但他是我们的力量之源。

  4. Q说道:

    同意阿鬼的说法。信息不是问题。印象中好像是说,假设我们可以技术发挥到极致,存在着一个超级超级超级计算机的话,现在还可以加上网络(那时候没有)。这个问题并不是问题。关键在于计划经济没有一种可以反复自我执行的激励机制。
     
     
     
     
     
     

  5. Q说道:

    同意阿鬼的说法。信息不是问题。印象中好像是说,假设我们可以技术发挥到极致,存在着一个超级超级超级计算机的话,现在还可以加上网络(那时候没有)。这个问题并不是问题。关键在于计划经济没有一种可以反复自我执行的激励机制。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