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宿命论

这是一篇新出炉的论文,由哈佛大学,纽约大学和伯克利的三位教授合写,题目是“国家的财富是不是在公元前1000年就被决定了?”(翻译的不好,英文的标题是Was the Wealth of Nations Determined in 1000 B.C.?)

我没时间通读全文,不过从前言看来,作者们对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我们非常惊讶的发现,公元前1000年的技术水平显著的影响当前各国的收入水平。我看了一下表格和图,应该是公元前1000年技术水平越高的国家,在2002年的时候人均收入水平也越高(在统计意义上)。

这篇文章的重点当然是如何去衡量公元前1000年各个国家的技术水平(当然,那个时候还没有现代意义上的国家),而这个是我没有时间去读的部分。我在想的是,如果这个发现是真的,这是不是意味着一种经济意义上的宿命论。各个国家老祖宗3000年前做的事情,因为某种原因,决定了3000年后我们这些子孙后代的收入水平。

我对这种大时间尺度的文章有时候格外的喜欢,因为这样的文章往往显示出了理论的力量。另一篇我很喜欢的大时间尺度的经济学文章是我们系的Michael Kremer教授读博士时候写的,他的基本发现是:马尔萨斯的人口理论可以解释从100万年前到近代的人口水平,或者说,在整个人类历史中,马尔萨斯的理论几乎都是对的,除了最近一两百年,也就是工业革命以后。当然,那篇文章的很大部分功夫花在了世界各国的人口数据上,100万年前的人口数据可不是上网就能查到的。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6 Responses to 新宿命论

  1. dvdv说道:

    酷啊,好有历史感的经济学!

  2. Jing说道:

    Well,纵然他们的结果可能统计上显著,可是这样一个结果能说明什么问题呢?

  3. xinzheng说道:

    如果没记错的话,Acemoglu在2004年QJE上有一篇文章,说得是另一个故事,说是很久以前人口越多越繁荣的国家现在收入越低。原因是人口越多越容易采用专制的统治体制,人口越少越容易采用分散竞争的体制。不知道这两个故事怎样才能统一起来。
     
    hj同学,这样的结果不就是研究经济增长的人所关心的吗?

  4. andreas说道:

    "Was the Wealth of Nations Determined"指的只是一个统计上的显著性,一个数学上的事实,并不是说就可以预测。两个概念。大尺度的看起来当然很爽,尤其是对我们中国人喜欢"历史上看"的,不过这算不上宿命论。即使历史上如何如何了,人就完全避免如何如何,如果人真的想避免如何如何的话。毕竟是人。况且,小尺度的经济理论还远没有搞清楚,life-long的就不谈了,就连1年,1月这样的尺度也是浆糊一堆。以整个人类为尺度的东西也只能是泛泛而谈,空泛的而已。

  5. 说道:

    我也很喜欢这个大尺度的东西,不过如果我们把公元前1000年变成公元前2000年、3000年问题会怎么样?这个尺度为什么是1000年?我坚决认为“李约瑟问题”是个伪问题,因为如果考虑人类整体历史来看的话,我们为什么不问问作为人类文明的重要发源地中东、埃及现在为什么什么都不是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