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城尽是桃谷仙

我看到汪丁丁在转载徐滇庆的文章,徐滇庆的文章里又附带了茅于轼的文章。这些都是关于网络上骂人的。汪丁丁说:“滇庆兄,写得好。我补充一点:现在网络社会里的超越了西方的野蛮现象,是我们的教育体制及教育内容在两代人的时间里彻底失败的结果。用我的话讲,叫作:满大街的劣质家长带着他们的劣质孩子。”徐滇庆说:骂人的人有病。茅于轼说:骂人的人受得教育不好,同时有不满情绪。

我倾向于同意汪丁丁的看法,是我们的教育体制和教育内容出了问题,使得包括我自己在内,整个中国上一代和我们这一代,是一群思维非常狭隘的人群。这里面当然有例外,但是从我对自己的反省,对网络上讨论的观察以及对周围的中国人的观察看来,思维方式的狭隘和单一是大多数中国人共有的问题。

能够在一个完全不同的教育体系中受教育,给了我一个机会见识什么是好的教育,虽然我自己未必有机会把自己已经狭隘了的思维给纠正过来,但是我至少可以有机会看到什么样的教育才是不狭隘的。有很多感受一时非常难以言传,举一个未必能非常说明问题的例子吧:我那一年的《公共财政》这门课是Martin Feldstein和David Cutler两个教授合开的,Martin是里根时期的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长达三十年的主席,一个典型的保守主义者,共和党人。David是Martin的学生,但是他是一个民主党人,当年希拉里那个著名的流产的医疗改革方案,其中就有David的贡献。John Kerry竞选美国总统时,David是他的顾问。现在David是民主党黑人总统候选人Obama的医疗改革顾问。总而言之,这是两个有着师生之谊,但是在公共财政问题上有着根本分歧的两个人。Martin,和很多保守主义者一样,喜欢小政府,不喜欢福利国家的概念,David却相反。上这门课的享受并不是得出他们两个谁更有道理或者谁的观点自己更喜欢,而是看他们如何建设性的辩论。所谓建设性的辩论就是:充分尊重对方的观点,背后的逻辑以及相关的证据,agree to disagree (想不出来好的翻译),同时采纳对方观点中有道理的部分。在这个过程中,你可以看到共识是如何达成的,原则是如何坚持的,为什么在很多时候不能简单的用“对错”,“好人坏人”这样的方式来判断一个观点,以及为什么对于自己的观点不能够太坚持。

比起在网上骂人的人,我觉得还有一种人恐怕更差,那就是抬杠的人。抬杠,是为了反对而反对,就是桃谷六仙一天到晚在干的事情-揪住一点字句上的问题,逮住某个细节或者无谓的死纠某个局部而不管大的观点。如果骂人的人是因为思维狭隘,那和人抬杠的人就是在无知的炫耀这种狭隘,而这背后仍然是我们所受教育本身的狭隘。我自己充分的意识到,个人的狭隘可能是很难转变了,这是从小养成的,比如说我自己,还有很多我周围的中国人,对于不同意见的反应都会是或者不理睬,或者就是反驳,这就是一种狭隘的体现。但是,我们自己不能再去当那些领着劣质孩子的劣质家长了。

意识到自己存在狭隘是走出狭隘的第一步,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也许要好几代人才能慢慢走出来。古人说“君子日三省乎己”,我们要问的也许是:今天我狭隘了没有。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5 Responses to 满城尽是桃谷仙

  1. 流华说道:

    agree to disagree,可否翻译成论语中的“和而不同”?
    见笑。 

  2. yi说道:

    The first step is a firm grasp of the difference between "fact" and "opinion." 

  3. 唯诚说道:

    “求同存异”?
     

  4. 喷替说道:

    可惜啊,这么好的文章不会有太多人关注,这文章说得越对,越不会有人关注。没有教育好的人不接受教育。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