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的CPI和货币政策的CPI

一直以来,都有人觉得应该把房价放入CPI。理论上说,CPI是消费价格指数,是指消费者消费的一篮子商品和服务的整体价格水平。人并不消费房子,而是消费房子提供的服务流,因此从理论的角度说CPI里应该包含的是住房的租金,而不是房价。房价是个非常复杂的东西,在各种意义上,房价更像是资产价格而不是消费品价格。但是,在实际计算CPI的时候,房价其实应该说是间接进入CPI的。你可能会奇怪,并不是所有人都租房子住,如果住自己家的房子,租金怎么算?正常的做法是,统计局通过市场的租金以及房价,推算出“如果你是租你现在住的房子,你将付多少租金”,也就是所谓“Imputed Value”。事实上,在某些特定的理论模型中,房价和租金应该是一一对应的,CPI中包含了租金(包含推算出的租金)就自然等于包含了房价。但是中国的情况应该比较特殊,首先很难说国家统计局能够非常精确的推算租金(这和国家统计局的技术能力有关,也和我们的住房市场还不够发达有关),还有我们的房价很难说和租金的变化能够一一对应,但对很多人而言,购房支出确实是一笔极大的支出。从理论的角度,CPI似乎不应该包含房价。从福利的角度和中国的具体情况而言,CPI遗漏了房价,似乎又是遗漏了一项非常影响老百姓福利的东西,所以我对房价是否应该放入CPI没有清楚的答案,我的感觉是这需要有具体的模型来评估CPI究竟是不是要包含房价,以及比重如何计算,不是简单的用嘴巴就能吵出来的。
 
但是我今天想说的是另外一件事情:你关心的CPI和货币政策当局关注的CPI很可能是极为不同的。作为一个消费者,食品价格是直接影响你生活的东西,肉蛋的涨价会让千家万户的福利受损,如果你希望有一个能够反映老百姓福利水平的CPI,CPI显然是应该包含食品价格的。但是,对于货币当局而言,事情却不完全一样了。比如说目前的猪肉涨价,主要原因应该是猪肉供应的减少,也就是市场上的猪肉少了。货币政策当局应该关注猪肉价格吗?简单的说:不用。为什么?因为不管采取什么样的货币政策,货币政策当局都不可能改变猪肉少的状况,中央银行不是农业部也不是商务部,换句话说,货币政策是没法改变猪肉少的状态的。对于货币政策无能为力的价格变化,从货币政策的角度,这样的价格是不用关注的。因此我们一般都有两个CPI,一个是普通的CPI,另一个是所谓的核心CPI。核心CPI简单的说就是普通CPI除去食品和能源的价格。从福利的角度,核心CPI也许是略去了很多老百姓很大的两块开支,但是从货币政策的角度,核心CPI经常才是货币政策当局真正关注的指标。
 
我记得曼昆曾经在哈佛的货币政策读书小组的讨论上说过一句话:虽然大部分货币经济学家都同意核心CPI才是联储应该关注的CPI,但是联储主席永远不能直接这么说,因为那样说在政治上不正确。他怎么可能说服普通老百姓,老百姓最关心的价格却根本不在联储的考虑范围之内。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