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价值

这是一个我已经关注了一段时间的问题,我还没有什么清晰的想法,不过我说几个我注意到的研究和观点,这些研究和观点未必相互联系。
 
NBER有一篇很新的工作论文,是贝克尔,墨菲和另外一个合作者合写的。他们试图解释下面一个现象:据估计,美国有接近25%的医疗资源是花费在了濒死的人身上的。对这个问题的回答直接就涉及到生命的价值究竟是什么。美国一年的医疗花费基本相当于中国目前的GDP,把相当于25%中国GDP的资源用于延长一部分人几个星期甚至几天的寿命是不是有点“浪费”,直接取决于生命的价值是什么?在一个还有4000万人没有医疗保险的国家,却把这么多的资源用在了濒死的人身上,这里面涉及的公平问题直接也取决于生命的价值。我还没有读这篇文章,但是这确实是一个严肃的需要回答的问题,不论医疗资源是通过市场还是通过政府来分配的。
 
这就又涉及到另外一件事情,哈佛的Ken Rogoff教授最近写了一个专栏文章,名字叫:Better Red than Dad (变红比死强)。用最简略的方式复述一下就是:根据不少预测,医疗支出在整个经济中的比重会随着收入增长而不断增加,有的预测显示,在50年内美国的医疗支出将会占到GDP的40%。很多国家,医疗资源是由政府进行分配的,比如说英国和加拿大。在美国,也有强烈的声音由政府来为全体老百姓提供医疗保险,然后通过收税来支付费用,几位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竞争者,都有类似的提案。Rogoff的说法是:如果一个可能占到经济40%的部分变成了由政府来支配(这还不包括政府已经控制的部分,比如说养老,会是另外一大块),那就是在实质上慢慢走向一个政府主导的经济了。Rogoff于是问:我们真的希望由政府来控制经济吗?他当然不知道答案,也许他有但是没有说。他只是说,也许变红比死强吧。
 
Rogoff的40%数据是哪里来的?我不知道他看的是哪个研究,我看到的一个研究是琼斯和霍尔(Charles Jones and Robert Hall)最近发表在QJE的一篇文章。庸俗的复述他们的理论是这样的:一个人有钱了,先吃饱。再有钱了,再穿好。钱更多了,淫欲什么再满足一下。等这些都有了,钱再多,就要花钱保命了。所以,一个自然的结果是,人的收入越高,其花在医疗上的支出比重越大,而花在吃穿上的比重会越来越低(这个其实就是恩格尔定律的变形版本)。这个理论本身并没有太多的新意,关键是他们花了很长时间来根据这个简单的理论来预测人们在医疗上的花销比重增长(具体的做法是,调整模型的参数,使得模型可以对过去20年的医疗费用增长进行很好的解释,然后用同样的参数对未来50年的医疗费用进行预测,里面有很多的细节,比如说医疗技术的发展等等),如果我没有记错,他们的一个主要预言就是,2050年,美国的医疗开销将占到GDP的40%左右。因为他们的模型是个完全理性的模型,他们所有的参数中,我认为最为关键的一个参数就是生命的价值。因为只有对生命的价值有了估计,才能对人们究竟愿意花多少钱去延长自己的寿命进行估计,这就又涉及到了前面说到的问题:生命的价值究竟是什么?怎么衡量?
 
我也看到过一些衡量生命价值的文献,今天就不写,这个话题实在太有争议性了。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生命的价值

  1. 三位说道:

    ^_^,给个选择:某家母亲病危,需要20手术费,成功率50%。女儿大学毕业,已考公务员,笔试通过,面试只要20万“特别费”便可顺利通过面试,获得某省某厅或某沿海城市某局工作,显然90%的人会选择救治母亲。因为机会只有一次,而女儿的发展也许条条大道通罗马。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