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没有标准答案

以下摘自薛兆丰的博客
 
假如您赞成以下任何观点,就应该再读点经济学:
● 春运期间火车票涨价,会增加乘客负担;
● 实施最低工资法,对社会底层人士有利;
● 价格战和恶性竞争会导致工人失业和企业倒闭;
● 外国限制我国商品出口,我国就应该限制外国商品进口;
● 贸易顺差好,逆差不好;
● 反垄断法能促进市场竞争;
● 商人实行“价格歧视”,会损害消费者利益;
● 政府应创造职位来减少失业;
● 研究股价历史有助预测股市;
● 商人乱提价会引起通货膨胀;
● 企业为职工支付了养老金;
● 地产商推高了土地价格;
● 失业率太低会造成通货膨胀;
● 美联储局负责调节市场利率;
● 囤积居奇导致了物资短缺;
● 政府增加开支有助刺激经济;
 
我几乎没有读过薛兆丰的东西,但是我曾经听说过周其仁好像比较欣赏薛兆丰(道听途说,不算准)。如果是这样,我可以理解为什么薛兆丰为什么觉得上面这些说法都是错的,因为如果他是个芝加哥学派的信徒,那上面这些很可能都是错的。但是,我觉得薛兆丰应该把最上面那句话改成:假如您觉得下面的说法肯定是对的,就应该再读点经济学。我大概能猜到薛兆丰为什么觉得这些说法都是错的,但是我就不觉得这些说法都是错的。我列几条我觉得有道理的。
 
春运期间火车票涨价,会增加乘客负担;当然会增加,买到官方定价票的乘客负担就是增加了。我知道薛想说什么,不过火车票涨价一定是有人受损失的。
 
实施最低工资法,对社会底层人士有利;芝加哥学派的人坚决的认为最低工资是坏的,他们似乎更支持负收入所得税。但是在现实世界中,最低工资很可能是最容易被执行的补贴穷人的方法。更何况,最低工资也有增加就业的时候,如果一个地区的劳动力市场都完全被一两个企业垄断了。
 
商人实行“价格歧视”,会损害消费者利益;当然,要是航空公司知道我愿意花2000美元买一张回国机票,然后把我价格歧视了,我的利益当然会被损害。因为没有价格歧视的时候,我只要花1000美元。价格歧视,也许会让整个市场的效率提高,但是并不是对每个消费者都是好事。
 
研究股价历史有助预测股市;当然可以!薛兆丰肯定不读Journal of Finance,当然,他大概也没在华尔街干过。他的理论我明白:路边不会有100美元的钞票。可是路边确实经常会出现100美元的钞票,这句话应该改成:路边也许会有100美元的钞票,但是它不会在那里出现很久。
 
美联储局负责调节市场利率;市场利率当然是可以调节的。名义利率联储显然是可以调节的。真实利率,在短期,联储也是可以影响的。除非你是个死硬的相信货币是中性的人。
 
政府增加开支有助刺激经济;这个非常有争议,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实证上。我至少不认为经济对这个问题给出肯定或者否定的答案了。
 
我写上面这些,并不是我觉得薛兆丰说错了,而是我觉得他说的只是经济学中很多观点中的一派观点。芝加哥学派的观点在中国流行,我个人觉得是有很多原因的。首先,在80年代和90年代的时候,是整个中国真正开始了解市场经济的过程,芝加哥学派的观点也许有矫枉过正之嫌,但是芝加哥的观点确实是最坚持自由市场经济原则的,在那个时代,芝加哥学派的观点在中国是有启蒙意义的。其次,当时美国几个有名的经济系:MIT好像没有中国人,哈佛毕业的几个全都没回国(现在陆续都回来了,清华有三位),普林斯顿的也全都没回国(当然,杨小凯没回国可能有特殊的原因),我一下想不出来斯坦福有谁,唯有芝加哥,有一群很关心中国的中国学生,下面这些可能大家都听说过的人和芝加哥都有渊源:张五常,邹至庄,林毅夫,周其仁,宋国青。现在,到处都是“经济学家”了。80年代的时候,除了我国自己培养的经济学家,海外归来的几乎为0,林毅夫是改革开放后第一个回来的。张五常把弗里德曼引见给了当时的总理,邹至庄不仅和当时的总理有很密切的来往,而且还办了一个“福特班”,中国80年代出国的那群经济学家们,不少都受益于此,所以芝加哥学派对中国的影响之大这个也是有点原因的。还有,80年代,也是芝加哥学派的名气最盛的时候,虽然从学术上说,50年代-70年代也许更算是我们现在说的芝加哥学派的黄金时期,那个时候三巨头弗里德曼,斯蒂格勒和贝克尔都还处于颠峰时期,卢卡斯刚刚写出了著名的卢卡斯批判,掀起了理性预期革命。但是直到80年代,美国的里根和英国的撒切尔的经济政策,才让芝加哥不仅在学界,更在整个社会中如日中天。这个时点和中国的改革开放正好重合,中国受芝加哥的影响深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芝加哥学派只是整个经济学中的一个学派,哈佛和MIT的经济系在哲学上是不同意芝加哥的,另外一些大家耳熟能详的名字:萨谬而森,托宾还有索罗,一辈子都在和弗里德曼辩论。这些辩论最终可以归于:我们应该多相信市场?政府究竟应该做什么?政府能够做什么?我记得我在MIT上发展经济学课的时候(发展经济学的课是哈佛和MIT联合开的,两个经济系的学生一起上课),印度教授Banerjee讲到了土地所有权的问题,讲义上列了四个的理论,最后一个就是张无常的。Banerjee只花了20秒介绍张五常的理论:这个人是芝加哥的,你们大概都能猜到他会说什么,他论证了土地所有权是无所谓的。(我不确定我的记忆是准确的,但是这是我的记忆,说错了请不要见怪)底下一阵大笑之后,就这么过去了。(张的理论显然代表了一种观点,否则Banerjee不可能把他的理论列上,只是在哈佛和MIT,这样的观点不流行就是了。)
 
我们国内现在看到的西方经济学,都是二手的,三手甚至四五手的。消化这些东西需要时间,本土化这些东西更需要时间。直接套用理论几乎一定是错的,我记得我的老师姚洋就说过:他刚回国的时候,是套理论。看到这个现象,找个学过的理论解释一下。看到那个现象,再找个理论解释一下。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西方的理论不好用,中国的问题需要我们自己的理论。西方经济学提供的是一种分析问题的方法,而不是解决问题的答案。
看到了薛兆丰的博客,我再想想自己的博客,还有很多别的人的博客,不少人可能就是从这些博客上看二三四五手的经济学的。我想说,这些博客的个人色彩非常重,我们对经济学的解读相差可能会很大,我们所相信的理论可能相差很大(我就越来越不相信市场万能,竞争万岁的想法),这个社会本身也是复杂的,不同的视角可能就会有不同的观点,请记住:按我对经济学的理解,在绝大多数时候,经济学是没有标准答案的。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5 Responses to 经济学没有标准答案

  1. Jialin说道:

    “我一下想不出来斯坦福有谁”
    斯坦福有Zhou Li-An哦 

  2. Simon说道:

    我觉得,对中国人来说,划分界限、找“标准答案”是最容易的;最难的恰恰是,接受某样东西“没有标准答案”…

  3. li说道:

    从学术上讲, 显然只强调芝加哥学派的观点是过了. 其实是中国的经济学界还不够"professional"吧. 不过在这个政府以各种似是而非的名目加强行政集权的时候, "过"还是严格优于"不及"的.

  4. 说道:

    这篇文章好。。 

  5. Yao Amber说道:

    Zhou Li-An 很年轻,应该不是楼主文章中谈到的那个年代的。我觉得这是经济学观点上的不同流派:哈佛 耶鲁 等都属于salt water 而芝加哥 明尼苏达 等属于fresh water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