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个奸商还是好人?

我的电脑桌面上有一篇没有写完的博客,博客的名字是“谁能囤积猪肉?”。当时,想说的是猪肉价格涨的原因再多,被奸商囤积居奇导致价格上涨的可能性是几乎没有的。不要什么东西涨价了,就老是觉得必然有人在后面炒作。但是后来这篇博客没写完,原因主要是因为觉得猪肉涨价的原因似乎已经很清楚了,就是猪少了,没必要去批驳一些没有生命力的猜想。但是,显然还有有人严肃的认为炒作是导致猪肉价格上涨的原因,于是就有了下面这个报道,这里是其中的一段,原文载于华夏时报:
 
600吨囤货之谜
记者在中国第二大冷库——位于南三环西路的北京东方友谊食品配送公司冷库调查期间,一位从事冷冻猪肉、鸡肉运输的司机无意间向记者透露,据他所知,今年5月初,一位老板趁肉价较低之时,在怀柔某冷库压箱600吨猪肉,7月份高价出手,收益颇丰。但他对详细情况并不知情。
如果你跟我一样无聊到把整个报道都读完了,这个报道的作者想要表达的意思显然有有人在猪肉涨价期间利用囤积猪肉赚钱,如果记者没有直接说猪肉涨价是这些人导致的,那记者至少在意指人家是奸商。
 
但是,等等。不管这个人是不是奸商,这个人做的难道不符合“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吗?他在猪肉价格高涨的时候在北京市场上抛售了600吨猪肉,如果不是这个老板在7月的时候抛售猪肉,北京市民饭桌上的猪肉也许比他们所要忍受的还要高。我当然相信这个人是为了个人牟利,也许他完全就是个奸商,但是他在物理上做的事情是:在猪肉还不是非常短缺的四月储存了600吨猪肉,然后在猪肉非常短缺的7月将这600吨猪肉抛向了市场。我想,如果你是一个好人,你全心全意要为人民服务,你大概也只能这么做吧:在猪肉多的时候储存一点猪肉,在猪肉少的时候抛一点猪肉。你还能怎样?你总不能自己变成猪让老百姓吃吧?(我们国家的一些粮食储备似乎就是为了这种目标,但是如果你稍微知道一点粮食系统有多腐败,你就知道依靠粮食局来完成这样的目标,无非就是直接给贪官家里送钱)。你要是再想想:这个人需要承担两个月的冷藏成本,这个人还需要承担猪肉价格没有上涨所造成的损失(他在5月初就得猜7月的猪肉价格,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特别是对于北京,这个为了政治稳定,国家有可能直接从四川运猪平抑价格的城市,猜猪肉价格就更难了),他赚得那些钱,我相信给很多人赚,很多人大概都不敢赚。总之,不管上面这个商人的动机是什么,对社会而言,他做的事情很难说是一件坏事。
 
这让我想起了亚当.斯密的名言:
我们的晚餐并非来自屠夫、酿酒师和面包师的恩惠,而是来自他们对自身利益的关切。
(It is not from the benevolence of the butcher, the brewer, or the baker that we expect our dinner, but from their regard to their own interest. )
 
猪肉价格涨的确实让不少人的生活受到了影响,但是最后应该怪的才是那些买卖猪肉的商人,千万别怪错人了。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