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官僚

今天,联储为我们9个夏季在联储做论文的博士生举行一个简单的招待会,我们9个人中,5个外国人(中国,印度,韩国,土耳其,西班牙),4个美国人。没想到,全部5个Board的成员(用人民银行对比就是全部的行长们),加上货币事务,研究和统计以及国际金融三个司的司长副司长们全都来了。所以是九个对十几个,相当让人出汗。
 
伯南克进来之后,就对我们说:大家介绍一下吧。第一个人就说,我是xxx,在哪个学校读书,导师是谁,我做的论文是关于xxxx的。这时候,第二个人已经开始准备介绍自己了,伯南克问话了:你具体说说怎么做的?那个人简单的回答了一下。没想到,那个不是伯南克要的,他想知道更具体的。那个人犹豫了一下之后,终于决定用最学术的语言把他的研究方法和主要结论说了一下,基本上相当于一个学术报告的开场白部分。接下来竟然是简单的讨论,这些行长们和司局长们简单的交流了一下,那个人回答了一些问题。
 
所以这个招待会接下来的部分,几乎相当于一个学术面试,每个人三分钟陈述自己做了什么,然后在场的人讨论一下。很明显,从第二个人开始,我们所有的人都是用最学术的语言在说话了,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最有效最快的把自己的研究说清楚。我只能说,我们的听众是相当专业的。我们9个人做的方向差别相当大,我们自己平常交流的时候,相互听懂彼此的东西有时候都有点费劲,但是很显然,我们的听众中的大部分人能够在大部分时间听懂我们说的东西,因为他们参与讨论。
 
其实,当时在那个房间里面,论学历,最低的就是我们这9个博士还没有毕业的人了。联储的5个Board的成员中,两个是MIT的经济系博士,一个是哈佛的经济系博士,一个是哈佛的法学院的法学博士(JD),一个是密歇根大学的经济学博士,这中间有三个人曾经是大学教授,伯南克是普林斯顿的教授,米什金是斯坦福的教授,Kroszner是芝加哥的教授。换句话说,联储的领导层是个地地道道的完全由技术官僚组成的领导层,这5个人中只有一个人有过华尔街的经历。我不知道这是件好事还是坏事,不过这就是现实。我们只是在联储短暂停留,无法知道联储里具体的工作。但是,从我日常的观察看来,这里的人的核心工作就是:数据,数据,数据。似乎所有核心的人员都在分析数据,做预测或者做模型。我的感觉是,这是一个严格想把货币政策当作一件科学来做的地方,虽然现在货币政策的制定离真正的科学还很有距离。
 
现在说点花絮吧:
 
不知道为什么,我见到伯南克一点都不紧张。我觉得很大的原因是因为我过去见过他,当他还是大学教授的时候。所以,我今天讲完自己的研究之后,我说: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在中国见过,还有你儿子。他当然是不记得了。不过,他打了个圆场。他说,我跟你老板当年读博士的时候合用一个办公室,你知道吗?他现在还下棋吗?我说:我老板说他自己已经完全忘记怎么下棋了。伯南克笑着说:这怎么可能?当年,他蒙着眼睛同时跟我们五个人一起下棋,我们都没办法赢他。米什金接嘴说:跟当年比,估计只能这么说了。我只知道我老板在幡然醒悟决定做一个经济学家之前,是个国际象棋特级大师,但是我不知道他还有这等功夫。后来我去查了一下,跟5个人蒙着眼睛下棋根本不算什么,他最高的记录是蒙着眼睛,完全不看棋盘,同时下26盘旗,而且那一年他才15岁。
 
我跟米什金后来聊了一会。我问他,你们开公开市场委员会会议的时候吵架吗?争论激烈吗?他说:好的货币政策是没有太多让人觉得兴奋的地方的,如果一天到晚都在争论,那肯定是货币政策出问题了。现在开会,就很像看帆船比赛,在整个比赛过程中可能只有几十秒中是让你兴奋的,其它的时间都平淡无奇,但是这是好的货币政策的体现。
 
我最后跟联储的二号,副主席Kohn聊了一会。你大概很难想象联储这样的地方充斥着各个国家的人。从我们9个博士的构成大概也能看出一点点来,外国人的数量超过了美国人的数量。所以我主要问Kohn的就是关于联储对外国人的政策。我说,这么多的外国人在这里工作,联储究竟对外国人什么态度?Kohn的回答大概是这样的,他说多年以来我们努力的方向是让外国人和美国人一模一样,现在外国人还没法接触联储机密的资料(我后来问了他联储什么资料是机密的,他说主要是联储的内部预测以及酝酿货币政策过程中的一些资料(比如说底下的工作人员草拟的各种内部政策建议),还有联储作为监管当局拥有的一些商业银行的商业机密,但是这些资料的保密期限也就是5年,5年后公众就可以查阅了。)但是他觉得没有理由对外国人做出太多的限制,所以他说联储还在像对外国人更加宽松的方向努力。
 
最后,请本博客在SOHU的读者注意,请不要和Kanlee这个人辩论了,这样我的版面可以安静一点。他想说什么就让他说吧,对于一个能说出以下言论的人,你能指望吵赢他吗?
第一,我是论证希克斯不过是二流经济学者 (Hicks是诺贝尔奖得主)
 
哈耶克不过二流经济学家(又是一个诺贝尔奖得主)
 
哈耶克只看到了自由精神,却没有看到自由背后,支撑整个西方国家政治和社会正常运转的衡平精神,说明其法学造诣十分浅薄。当然,他的经济学造诣也是少的可怜。(看来国计学家Kanlee对法律造诣也很深)
 
博弈论,其实不是经济学范畴,就是个应用数学工具而已,属于运筹学的一个分支。别浪费了你的时间,最后数学弄得不像数学,经济学不像经济学。(一句话,把博弈论干掉了)
 
最后好心劝你一句,制度经济学基本上是shit,不要浪费了你的大好青春。(一句话把制度经济学也干掉了)
 
告诉你,什么woodford,巴罗,当今世界上最好的货币经济学家在中国,而不是什么woodford,巴罗。最大的悲哀不是中国大部分人的货币经济学知识陈旧,悲哀的是你不懂任何一个人说的意思,包括主流和非主流的学术思想。
货币内生理论也有致命缺陷,这里不想跟你多说。你想知道,就谦虚点,向我虚心求教。(世界上最好的货币经济学家,Kanlee?)
 
真的忍不住要彻底地骂你了。这样一篇白痴文章也敢拿来说是什么最新成果。偶老早就发了比这高明一万倍的文章。(发在哪里了?水木社区Kanlee当版主的地方?)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6 Responses to 技术官僚

  1. Xiang说道:

     我想知道,最好的货币经济学家在中国,是谁?宋国青吗,也许你也这样认为。

  2. 佳俊说道:

    下棋的人脑子基本和数学家是没有什么区别的了  Kanlee真可笑,简直就是个半桶水,也许连半桶都没有。

  3. 晓鸥说道:

    还是喜欢这里,可以清静的像博主学习。sohu的评论几乎成了kanlee的阵地。认识kanlee这么多年觉得这个人只是在提到经济学的时候比较激动,其他的时候都挺好的赫赫。
    如此看来,联储技术官僚还是比人民银行经过纯吏制磨练爬上来的官僚更有效率多,对吗?
    我在Uconn主要学农经的,宏观不是很懂。博主还要多多赐教才是。

  4. 三位说道:

    树林大了,去打鸟咯,可以烤着吃^_^ 

  5. 说道:

    师兄好,我必须说我在看到上面文字的时候非常之激动。
     
    我去年本科毕业后被直博招入国内某高校。我独钟于货币政策,但苦于不知该如何入手,可否请教你指点一二,感激不尽!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