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兴东北,中部崛起和西部大开发

这是我们近年来提出的口号:西部大开发,振兴东北还有中部崛起。这些口号中唯一没有覆盖的地区大概就是沿海地区了,但是沿海地区已然是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了。
 
在评价所有这些口号之前,我觉得振兴东北这个口号是最有意思的。如果你把1978年中国的人均GDP按省排一下,抛开北京上海这两个直辖市(我对天津的数据不太有印象了),你会非常容易的发现东三省是遥遥领先的。你如果再把国有经济的比重按省份排一下(那个时代私营经济几乎是不存在的,不是国有经济的部分一般是集体经济,当然这里不包括农村,但那个时候农村几乎是没有工业的),你会发现东三省也是相当领先的。东北当年的领先其实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中央政策倾斜的结果,中央把很多重工业部门主要都布局在了东北。但是,也正是这些重工业部门在日后成了东北沉重的负担,造成了东北的落后。然后,现在东北又再次希望通过政策倾斜重新崛起。我不知道中央的政策倾斜对于东北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至少从历史上看,政策的倾斜对东北未必一直都是一件好事。
 
然后我们看看所有这些口号吧。这些口号的背后显然是中央希望能够平衡地区间的发展水平,我觉得这种意图是好的。问题是这些口号是需要有实际的具体政策做支持的,光喊口号肯定是不可能实现开发,振兴和崛起的。
 
减税?如果因为是税太重了导致这些地区不能发展,那说明中国的税赋水平真的是太高了,那即使不是为了振兴东北,中部崛起还是开发西部,也应该减税,而且是全国范围的减税。其实我不是很相信是税的原因导致东北,西部或者中部发展慢的。虽然,我相信,因为各种原因,沿海地区的平均税率在给定的时间里可能会比较低。
 
投资?投资大致分两种。一种是直接投工业项目。可以是政府直接投资,可以是优惠的贷款政策。但是,我觉得这种类型的投资是帮不上忙的。基本的原因是这样的:如果一个地方老鼠都不去,你基本上可以判断这个地方估计不适合人类居住。如果私人资本都不往这些地区流,那估计这些地区是有一些更深层次的原因导致发展不起来的而不是单纯的钱不够。别的地方我不清楚,2002年我在四川调研的时候,四川这个不算发达的省份竟然是个净资金输出省,换句话,民间资金是在流出四川而不是流入。如果这些地区更深层次阻碍发展的原因不解决,靠政府直接投资或者政策倾斜造成的投资,估计只能起到一时的拉动作用,这些投资迟早还是要打水漂。另一种投资可以是投资基础设施,教育这些的,我对这些投资比较支持,当然不是支持那种在沙漠中间修一条哪也不通的路。不过,我还是不确定这些地区是因为基础设施的不足导致发展不起来的,至少东北的基础设施显然不属于差的,人力资本也不属于差的。
 
减免债务?有一种理论,认为比如说东北这样的地方发展不起来是因为历史上欠下太多的债,这些承重的债务导致了一个地区发展不起来。当然,这种理论的国际版本就是很多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国家是因为债务问题才发展不起来的,英文的术语叫Debt Overhang。至少国际的经验看来,减免债务对一个国家的发展能够起到的作用是相当有限的。甚至有更强的观点认为,减免债务对一个地区发展是有害的,原因包括使得当地政府缺少问责制,纵容了政府的腐败,助长道德风险等等。虽然不能把国际上的经验简单的套用在中国,而且我相信东北可能确实有债务负担过重的问题,但是我对于减免债务就能促进一个地区发展的可能性并不报太大希望。
剥离社会性负担?林毅夫有一个理论是国有企业承担了很多社会性的负担(当然,他的理论中还包括另一种负担叫做战略性负担),不把这些负担剥离了,企业是不可能发展好的,私有化也不行。这种理论的一个推论,至少我的理解是,国家应该出钱把东北的离退休和接近退休的人员全部包下,让东北的老企业轻装前进。我不确定这个理论是一个能同时适用于西北和中部的理论,至少西北和中部的老国企问题不像东北那么突出,当然这个理论本身也是一个很有争议的理论。不过,我对于国家包下那些老的国企职工没有什么意见,如果中央财政愿意出这笔钱的话。毕竟,国家当年对这些人是有承诺的,不能因为改革了,就把当初的承诺吞到肚子里去。
 
修理地方政府?我只有一个非常不科学,但是我自己比较相信的观察,除去自然条件的原因(或者控制住所有其它的因素,假设我们能控制住),一个经济越不发展的地方一定有一个很糟糕的地方政府,这里面是现有蛋还是先有鸡不是很清楚,但是这两件事情本身似乎是相互加强的。还是在2002年我在几个城市之间穿梭调研国企改制的时候,和地方政府打了不少交道,虽然地方上的官员有一些共同的气质,但是经济好的地区官员头脑也比较清晰,更知道政府应该有所为有所不为,经济差的地区官员除了哭穷以外一般显得显得比较牛,动不动就是一副整个城都是他的样子。他们还勒索,利用一切机会。有些地区如果地方政府不好好修理一下,我相当怀疑再好的政策可能都对这些地方起不到什么作用。毕竟,如果具体执行政策的人有问题,那就没有好政策和坏政策的问题了,只有坏政策和更坏政策的差别了。
 
总的说来,我对这种宏大的地区发展战略谨慎的感到怀疑。一个地区发展不起来,更可能是这个地区自己的问题而不是中央的政策问题。中央当然可以在很多方面帮助这些地区,这点我完全不反对,但是绝大多数事情不是中央政府能够越俎代庖的,这点也是必须清楚的。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5 Responses to 振兴东北,中部崛起和西部大开发

  1. Liang说道:

    虽然喝者寥寥,但闻者众众啊!非常高兴能够在您space中拜读您的文章。

  2. 郁达说道:

    赞同博主的判断,我的观察也是如此,政策的执行者、地方普遍的办事方式多半是东北振兴最大的阻碍 

  3. jingtao说道:

    这篇一定要赞!

  4. T说道:

    我来自黑龙江省,亲身经历了东北经济下滑的整个过程,对该过程深有感触。我也想了很多相关的问题,未能得出太多有意义的结论,所以只能想到什么就拿出来讨论一下。

    该地区国企占经济的主导地位,一切经济活动都是围绕国企来的,结果就是90年代国企倒了,整个城市甚至地区的经济就都垮了。

    国有企业产生的最大问题就是安逸,6,70年代出生的人,大部分都成长在一个期待接班的环境中,培养的都是惰性。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东北经济基本都不错,后来几年内突然滑坡(简直就是自由落体)让习惯了安逸的人根本无法适应(巨大心理落差)。比如前几年我回去听到的最可怕的词就是溜达,所谓溜达就是无所事事在街上闲逛。这本身没什么—除非你认识的,曾经做不同职业不同地位的男女老少(20岁到60岁,也就是正该工作的年龄)都这样,无一例外。

    东北的政府是很难或者说是无法修理的。一方面的民风的问题,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政治遗产:60年代计划抵抗苏联入侵,东北是要在被截断与内地一切联系的情况下仍能继续独立作战的。为了这个目的设立的军政工构架尤其是对于人的培养,没那么快消失。更何况中央政府对于各个省级政府本来就没什么办法。

    当然能在这个大滑坡中活下来的人都成了厉害的商人,但是他们多半是靠政府关系发展起来的(参考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的情况),现在发展的很成功也仍然靠政府关系,但是赚了钱之后不会投资到地方,而都投入能赚钱的地方如北京上海,这样产生了一个抽水机的效果,就是尽管经济还是能产生钱,但是赚出的钱都被抽到富裕地区而未benefit本地经济。因此无法指望重工业及其附带产业。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对农业及农业加工业倾斜,寄希望于这一批农村的人能够反过来带动城市发展。比如东北的大豆,大米,牛奶,酒之类都是很好的。但是现在的问题就是在东北做农民太难了,例如在一些城市,农民进城是要收费的,一次10-20元,这根本就是insane(我想不出更好的词了,实在太疯狂了)。而且高速公路,隔几公里就是一个收费站,从哈尔滨到齐齐哈尔收费竟有百元之多。而从北京到哈尔滨收费更是有千元之多,比机票还贵。这样尽管基础设施在那里,但是实际上经济特别是农业为主的经济根本不可能对其加以利用。

    写到这就想到了Foundation 里面的银河首都川陀,阿西莫夫说其是在残渣中重生,希望在此也能适用。

  5. Unknown说道:

    主婦 キャッシング 銀行系 キャッシング キャッシング 即日融資 女性専用 キャッシング 一本化 ローン 一本化 借金 一本化 まとめ 一本化 銀行 おまとめローン カードローン 審査 ローン 借り換え 銀行系 カードローン レディースローン カードローン 低金利 即日融資 大口融資 高額融資 消費者金融 即日融資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