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伪提法

这是《新京报》的一个大标题:国税总局称中国税负仍处世界较低水平。
里面比较实质性的两段是:  
根据国税总局公布的数字,以可获得的最新年度2005年数据比较,我国宏观税负在2005年达到最高水平15.65%,而2000年以后工业化国家的平均宏观税负水平约为22%,比我国高出约7个百分点。与宏观税负水平较高的工业化国家相比,我国宏观税负差距则更大。
国税总局表示,即使与发展中国家相比,我国宏观税负也存在一定差距。数据显示,进入2001年以后,发展中国家的宏观税负上升很快,保持在18.34%~19.33%之间,2004年发展中国家的平均宏观税负达到19.33%,而同期我国宏观税负为15.12%。
 
说实在话,我不知道国家税务总局这个数字是怎么算出来的,确切的说我连税务总局说的“宏观税负水平”的精确定义都不知道。不过,我的印象中,至少按照诺贝尔奖得主Ed Prescott的估算,很多欧美国家的整体税赋水平很轻易的就能有40%,北欧国家甚至能有60%。这些具体的数字暂时不去说吧,总的说来,中国人平均交的税按比例说比大部分发达国家都要低应该是个事实。但是光比较这个是没有意义的。
 
北欧国家60%的税率对应的是一个从摇篮到坟墓的社会福利体系,对应是也许是世界上最廉洁的政府,换句话说,这些国家收走了60%之后,这些钱大部分又都花在了老百姓头上。连公共福利在发达国家中相当差的美国,这里的公共服务也比中国强的多。我只在华盛顿住两个月,但是我仅凭自己的房租合同就可以免费的获得这里公共图书馆的图书证:免费借书(包括免费的跨馆借书),免费使用电脑,免费的无线网络,总之全都是免费,而且服务,设施和书都不算太差。更不要说几乎所有的博物馆,公园,动物园都是免费的了。
 
中国大概是只收了20%的税(如果官方的数据是可靠的,这个数字最多应该不超过30%,取决你怎么计算,以及很多不叫做税的政府收费),可是我们对应的公共服务呢?这些钱有多少花在了政府官员自己头上,有多少最终花在了老百姓头上。养老和医疗,这在很多西方国家政府开支中都是最大的两项开支,在中国能占多少?美国的公立学校,都是免费或者低到忽略不计,在中国能做到多少?
 
光说自己收的少,而不提自己做的更少,根本就是一种掩人耳目的做法。
 
有人可能会觉得政府少收税同时也少做事其实是件好事,但这完全是另外一件事情。按照中国政府提供公共服务的水平,中国的税率本来应该更低的才对。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4 Responses to 这是一个伪提法

  1. chen说道:

    纯净水?

  2. 三位说道:

    我这个城市还好,全市图书馆免费对全世界人民开放,只有出示有效证件,给电押金,给100借总价值100元的书,给1000,借1000,退证还钱。所有公园免费开放,大多为森林公园;60岁以上的本市户籍免费坐公车及免费享用部分需要收费的公共设施,例如科技馆等,60岁以上老人可以领取300元/月养老金;分地区户籍人口每年可以获得1000-100000/年集体经济分红。社会医疗保险没人可以获得20000元住院费报销,当然前提是住院。 但是,我还是觉得我很穷,什么都是靠自己,国家并没有给予我们什么,每个月还要交税,政府官员亿万富翁比比皆是,真shit

  3. Jialin说道:

    感觉在外国好多东西都是free的,其实有些东西也不值什么钱,给人的感觉就是很受关怀,很合乐~~
    但是中国什么都收费,感觉就是很小家子气,而且斤斤计较得有时候会让人觉得很伤心…

  4. 说道:

     帮师兄转一篇《税负痛苦指数全球第三 中国税负究竟高不高?》,可以佐证师兄的直觉和判断
     
     
     
    近一段时间以来,“中国的税负究竟高不高”再次成为媒体热议的话题。由于计算方法不同,所站角度各异,不同的人结论迥异。美国《福布斯》杂志中文版称我国税负居全球前列,税负痛苦指数位列全球第三。国家税务总局则指出,中国的宏观税负仅为19%左右,在全世界处于较低水平。那么,究竟哪种说法更接近事实呢?
    《福布斯》杂志的计算方法,是将各税种最高边际税率加总得出税负痛苦指数。换句话说,就是在所有税种中,只取最高值。以个人所得税为例,我国税法规定的最高边际税率为45%,而实际上只有纳税人月薪超过10万元时才适用此税率。这部分人在数量和纳税额上,都只占总量的极小部分,不能反映中国个人所得税的总体水平,而《福布斯》杂志却以此为计算标准,得出的结论显然会产生较大偏差。因此,中国税负痛苦指数位列全球第三的说法并不可信。国家税务总局的算法,虽然也不能完全反映真实税负,但按照税收占GDP比重得出的宏观税负,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客观的。
    令人意外的是,许多媒体和网民却对税务总局的说法表示质疑,认为中国的实际税负很高。理由主要有三:一是中国的社会保障体制并不完善,纳税人并未享受到高福利;二是中国税收增长速度连续10多年高于GDP增长速度;三是中国还存在大量非税收费。
    公众对税负高低的热议,反映出中国民众纳税人意识的增强,这是社会进步的表现。但“中国的税负究竟高不高”,必须要更全面地看问题,既不能脱离实际,也不能脱离中国国情,这样才能得出较准确的结论。
    人口多、底子薄、地区发展不平衡是中国的基本国情。改革开放二十多年来,国家虽然积累了大量社会财富,但要让13多亿人口都享有较高的社会福利,仍有很长的路要走。在这种情况下,要充分发挥税收调节收入分配、促进社会公平的作用,就只能有重点地使用税收资金,不能搞平均主义。为解决地区发展不平衡的问题,中央财政每年必须拿出大量转移支付资金用于扶持中西部落后地区的发展。以2006年为例,中央对地方财政转移支付就高达9143.55亿元。其中,主要用于支农、教科文卫、社会保障等民生领域的专项转移支付资金就达4411.58亿元。此外,国防建设、科技研发、防灾减灾、国家战略储备等事业都需要大量税收资金的支持,而这些开支虽然也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但却是许多纳税人自身无法感受到的。
    而要进一步提高国民福利,国家税收就必须稳步增长。1994年,中国进行了分税制改革,目的是加强中央政府对税收来源的控制,提高地方政府征税的积极性。从那时起,中国税收连年高速增长。这种增长既是得益于经济的高速发展,同时也与税收基数起点较低以及征税手段不断完善、公民纳税意识不断提高等因素密切相关。目前,我国税收占GDP的比重与世界上多数国家相比仍然较低,因此,税收增速超过GDP增速,宏观税负继续提高的趋势既是正常的,也应该保持。
    在非税收费方面,占比重最高的是土地出让金和公路收费。据专家估计,2006年中国仅土地出让收入就超过1万亿元。由于土地所有权归国家所有,所以占非税收入比重最高的土地出让金是国家必须收取的。而公路收费也是发展交通事业、收回公路建设成本之必需,这两者与税负的高低并没有直接关系。近年来,中央和地方各级政府在治理行政乱收费方面做出了艰苦努力,取得了一定成效,税费改革也在各领域稳步推进,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政府预算外收入的比重将逐步降低,民众的税费负担也将逐步减轻。
    纳税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使用好国家税收则是政府的责任。在税收问题上,只有公民和政府同心协力,相互监督,税收的使用效率才会更高,人民的福利才会不断增进。  (来源:中国证券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