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带权益

这是一篇对很多人而言可能并没有任何新意的文章,不过对我而言是新的知识,写在这里和对此没有太多了解的人一起分享。

大家知道黑石公司很可能是因为中国外汇投资试水就是持有这家公司的股票。这家公司的股票在上市后不久就遭遇了大跌,原因是一些不利于这家公司的税收法律正在酝酿中。昨天,我花了几十分钟,终于弄明白了究竟是什么法律会对一个公司的业绩产生如此巨大的影响。

简单的说,这件事情是关于所谓“附带权益” (carried interest)的。像黑石这样的对冲基金管理公司,其收入结构最简单的说一般是所谓的“2-20”法则:2%的管理费,这部分收费是无论基金回报率的。20%是从投资的回报中获得的分成,这部分就称为附带权益。

现在,发生争论的焦点是,应该如何对附带权益征税。按照现在的美国税法,2%的管理费算作一般收入,因此要交的是个人收入所得税,目前最高的边际税率是35%,鉴于对冲基金的合伙人们都是高收入阶层,他们所得的管理费应该是按照35%的最高税率交税。但那20%的“附带权益”则是按照资本利得交资本利得税(如果不变现,就不用交税,税只是在变现的时候才要交),目前的资本利得税的税率是15%。因此,在这几年金融市场相当好,并构活动相当频繁的情况下,对冲基金管理人收入的主要部分是来自于附带权益,合伙人们一年能挣几亿甚至几十亿美元,但是他们交税的税率却仅仅是15%(因此,黑石公司收入的税率在当前的税法下,也就是15%。)。当然,争论的焦点并不是说资本利得税设成15%是不是太低了(或者个人收入所得税设成35%是不是太高了),而是“附带权益”究竟算不算资本利得。

因为对冲基金投资的大部分钱都是来自于其他投资者,因此对冲基金虽然是进行投资的,但是用的却不是自己的钱。因此,很多人认为,附带权益虽然来自于投资回报,但其性质从根本上说是一种效益奖金,干得好就挣得多,干得不好就挣得少。在这个意义上,附带权益和作者的版税,演员因为票房好领得奖金没有任何区别,而后面这些在当前的美国税法下都是作为一般收入要交个人收入所得税的。因此现在美国国内有着强烈的声音要把附带权益按照一般收入来征税,对于黑石这样的公司而言,这就意味着税率会从15%提高到35%,这当然会是一个重大利空。

当然,事情并没有看上去这么简单。这里面不仅仅有既得利益的问题,更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问题,因为不仅仅是对冲基金有这样的问题,私募股权投资(private equity)和很多涉及到房地产的金融服务都有这样的问题。即便完全在学理上,也还有一些争论。比如说,还有人认为,虽然附带权益不能完全算作是资本回报,也不能全然算作是个人普通收入,因为如果把对冲基金看作是基金管理人向投资者借钱进行投资,还款的条款就是上面的2-20法则的话,那附带权益就是一种介于普通收入和资本回报之间的东西,如何对其征税就会变得更加复杂。

短期看,这件事情不会很快有答案。但是,综合各界的声音看,对附带权益的税率被提高的可能性并不算小,特别是在民主党正咄咄逼人的要重新夺回白宫的时候,特别是在美国的贫富差距也在不断扩大的时候。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附带权益

  1. 佳俊说道:

    学到了~谢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