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伟大是无法替代的

早上,坐在美国国家动物园大门对面的星巴克里,边打着瞌睡,边喝着咖啡,边看着从远处地铁站源源不断的走来参观动物园的人群。
如果你有机会去过华盛顿,或者将来要去华盛顿,你会很快发现这个城市时时刻刻在提醒着你一件事情:华盛顿拥有熊猫。地铁车票上是熊猫的图案,街上有熊猫的雕塑。如果你像我这样在动物园边上坐上几个小时,你很快就会发现,几乎每个孩子离开动物园的时候,手里都会拿着一个熊猫的绒毛玩具,或大或小。
 
我的记忆有可能不准确,送给美国人熊猫似乎是周总理的决策。我的这句话也许有点夸张,但是这是我所相信的:送给美国人熊猫也许是中国政府最成功的对美公关行为。这个行为,从一个小但是显著的方面,改变了美国首都的形象,这个形象是中国的烙印。时至今日,送熊猫已经不再新鲜,可是最早做出这样决策的人显然是有惊人智慧的。
 
香港回归十周年了,直到此时,我仍然觉得说“一国两制”是一个伟大构想实在是再恰如其分不过了。到了今天,也许一个刚会说话的小孩都能说出一国两制来,但是我相信在80年代中期,这样一个想法几乎是震撼性和革命性的。我不想假装自己如果在邓小平同样的位置,我也能想出这个构想,我想不出来的。这个想法今天对我的震撼和十几年前第一次在政治书上看到时的震撼一样,那是中学的政治书上为数不多的让我觉得有意思的东西。今天的《纽约时报》仍然用相当批判的口气在写香港回归十周年,但是如果你熟悉美国记者写故事的方式,你就会发现,这篇文章其实是在承认香港的繁荣,稳定和对回归的认同,只不过是用一种相当挑剔的口气而已。
 
坐在这个满是熊猫形象的城市里,那是周总理在美国留下的痕迹,虽然他从来没有来过这里。和10年前一样,我对香港的回归感到无比的自豪,我对此时此刻香港的繁荣稳定感到无比的自豪。我越来越感到,有些伟大是无法替代的。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3 Responses to 有些伟大是无法替代的

  1. chen说道:

    米果还缺啥物种,再送两只就是了,比如把博士墩打上胡哥的烙印。。

  2. steven说道:

    小郭浪漫主义过头了!!!没看到小郭对邹恒甫这事有啥评价啊,有此为例您暂时还是不要回国了.

  3. steven说道:

    在香港基本法实施十周年座谈会上,中共人大委员长吴邦国公开宣称:"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高度自治权来源于中央的授权。我国是单一制国家。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高度自治权不是香港固有的,而是中央授予。中央授予香港特别行政区多少权,特别行政区就有多少权。没有明确的,根据基本法第二十条的规定,中央还可以授予,不存在所谓的剩余权力的问题。从这个角度讲,基本法是一部授权法。"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