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关注的应该是基本面

原文发表于《新快报》,写于上周六
 
上个星期,股市在剧烈的震荡中开始逐步收复调整印花税后暴跌的失地。我在上周的专栏中就指出,影响股市走势的基本力量并没有改变,印花税的调整和由此引发的政策面的不确定性以及大量处于观望状态股民的存在所造成的结果就是,股市会产生剧烈的振荡。这种振荡不会影响股市的长期走势,但是却会造成股市短期的不稳定。我一直是一个看多的人,因此我对后市的判断是在股市在大幅的振荡中重新回到530暴跌前的位置并继续拉高。当然,这里面的前提条件是没有新的重大政策调整出台。
 
我期待我所说的情形会出现,因为这样就会好好的给制定政策的人上一课,让他们明白通过调整印花税来调控股市的做法是多么不恰当,让他们明白所有直接针对股价的调控政策除了会让股市更加不稳定外,不会给这个市场带来任何的好处。
 
我能够理解政策面对于股市出现泡沫以及由此引发的金融风险的担心,这种担心是必要和应该的。但因为担心股价过高而直接出台针对股价的政策轻一点说是不恰当,重一点可以说是一种愚蠢的做法。如果政府的政策总是试图去“调控”股价,那政府和一个坐庄的庄家有什么区别?这样做只能把股市变成了一个股民和政府博弈的地方,这样的市场能不振荡吗?而且这种振荡完全是多余的,除了给市场增加了噪音,给有内部消息者增加牟利的机会,别无任
何好处。
 
如果政策面真正对泡沫和金融风险的出现担心,那政策面就不能跟普通股民一样眼睛只盯着股价,而是更应当关注基本面。这里基本面指的不是上市公司业绩这些平时所说的基本面,这些东西不是政策面所能直接影响的。这里的基本面指的是那些真实可以衡量的且可以通过政策来进行调整的风险因素。
举个例子说吧。股市高涨,必然意味着大量资金流入了股市。如果这些资金都是老百姓自己原来存在银行里的钱,那从金融风险的角度说,这样的股市即使崩盘了,其所造成的金融风险也是有限的。我并不是说这样崩盘就是好事,崩盘几乎永远都是坏事,但是由于这种崩盘的损失是由老百姓自己承担的,并不会造成太多的连锁反应。但是如果流入股市的资金是老百姓抵押了自己的房子从银行借来的钱,那情况完全就不同了。崩盘意味着很多人会还不起贷款,这就意味着银行系统会出现巨额的坏债从而可能会造成银行危机,这样股市的波动就会造成真实经济的波动。如果幅度太大了,那就是危机。但监管当局是完全有信息和能力来事前的控制这种潜在风险的,因为商业银行的资金流向和规模都在监管当局的眼皮底下,当商业银行不审慎的贷款政策造成过度的流动性进入股市的时候,监管当局是可以有所作为的。再举个例子吧,如果上市公司通过“合理”的调整会计报表来支撑股价进一步上扬,这显然意味着风险,这时监管当局也是应该出手的。
 
当然,对于监管当局而言,这些都是脏活累活和细致活,远没有发个文调整一下印花税率来的简单。可是调节印花税率有什么用?风险还在那里,所有真实的问题都没有解决,除了向市场发出了一个信号增加了市场的不确定性外别无他用。在这个意义上,这个政策本身都成了市场风险的一部分,还谈得上什么减少市场风险?如果在未来几个星期到一两个月的时间里,股指重新爬上4300点,那530大跌和之后的振荡上扬就是对财政部调整印花税率政策最大的嘲讽-这个政策就是让股市无谓的振荡了一下。
 
相反,那些关注基本面,瞄准真实风险因素的政策,也许会对股价产生间接的影响,也许不会,但这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政策可以将真实的风险降低。无论股价如何变动,这些政策的作用是使得金融市场的波动对真实经济的副作用降低。我们害怕泡沫是害怕泡沫破灭对真实经济造成负面影响,但如果我们能通过适当的监管政策切断金融风险的传导路径,金融市场本身的风险就不劳监管当局费神了,看多的人买进,看空的人卖出,觉得有泡沫的人赶快清盘,投资者自己会照顾好自己的。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