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大多数

今天去参加了社会学系韩博士的论文答辩会。因为至今不理解的原因,哈佛经济系的答辩会是秘密的,除了导师组和答辩的人以及一个秘书,没有任何其它人可以出现在答辩中。显然,对于答辩这一“仪式”,不同的系对于如何进行也是有分歧的,社会学系的答辩是向所有愿意来的人开放的。如果能找到一点共同点,那就是系里的秘书都会准备好香槟,用于答辩之后的庆祝。说正文之前再八卦一下,哈佛经济系这些年答辩的香槟都是Andrei Shleifer提供的,而那些酒似乎又是某个酒庄送给Andrei的,因为每瓶酒上都有他的名字。当然,我知道也有人不喜欢Andrei的香槟而自己带酒去的。

去参加答辩的目的本来就是帮着韩博士庆祝一下的,没准备自己能听懂她做了什么。在这所学校里,能够听懂另外一个博士做了什么是非常罕见的,更何况是在学术上老死不相往来的经济学系和社会学系。但是,除去那些社会学里的词汇和概念,我想我还是听懂了韩博士的工作。如果让我这个学经济的,用一句话总结她的发现,那就是:中国处于收入分配最底层的农民对于收入分配差距的抱怨最少,对未来最乐观,越相信市场,最不希望政府进行收入再分配。而中国处于收入分配最上层的城市居民对于收入分配差距的抱怨却最大,越希望政府进行收入再分配。

对于这一发现究竟反映多少现实,是不是严谨,存不存在什么方法上的问题,数据上的问题等等,这不是我要评论的。既然社会学系的教授们一致同意韩博士论文通过,我相信在学术上他们是认可韩的工作的。上百页的论文,几千份问卷,也不允许我在这里随便对上面的发现进行评论。

但主观上讲,我是觉得上面的发现非常符合我自己的观察(上面的发现可能不符合很多人的观察,所以我下面说的东西完全是主观的东西)。我也一直觉得,中国抱怨得最响的人群,往往并不是那些也许最应该抱怨的人。

举个例子吧,我以前被人狗血喷头的骂过,原因是因为我说比起中国大多数人口,房奴没什么好抱怨的。我的理由是我觉得一个人如果能够从银行借到几十万上百万在城市里买下房子从而成为房奴,说明这个人已经比中国绝大多数人口的收入状况都要好了。想想民工或者农民或者下岗职工吧,他们大概根本不会成为房奴因为他们根本没有能力去按揭买房。当然,骂我的人也是这群房奴。我本人也是一个房奴,但我心里清楚的明白,给定我出生在这个国度,给定我们国家过去走得弯路,给定我们正在进行的转型,给定我们国家存在这么多的问题,从各种意义上说我都是这场改革的受益者。那些有时间在网上骂这骂那的人,大多数也都是受益者(虽然他们自己不这么认为),那些真正为这场改革付出代价或者受益甚少的农民,民工还有城市下岗和低收入人群,他们声音都小的可怜,沉默的是大多数。去那些信访部门的门口看看吧,那是那些人群希望自己的声音能被听见的地方,可惜的是信访部门不会把这些事情放在网上。

中国的民意其实正在被一群“网民”劫持。还是说房价的问题吧,这件事情似乎已经成为了一个政治问题。一位非常资深的研究收入分配的学者告诉过我,经过仔细的调研和数据分析,城市里的住房差距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大,中国人在住房上的差距远小于在收入上的差距,换句话说平均起来中国的低收入人群的住房水平要超过他们的收入水平,而高收入人群的住房水平要低于他们的收入水平。我当时就问他:为什么不公开说这件事情?他笑笑,没有回答。我知道,一旦他公开说这件事情,肯定要在网上被“民意”拍死。虽然,这是一个纯粹对数据的描述,也不可以。“民意”要求学者连那些不符合“良心”的数据也不可以讲。

所有的国家都有沉默的大多数,但是中国的特殊性在于中国的这些大多数在各种意义上都是沉默的。2004年美国大选,如果你去看CNN在网上做的各次抽样调查,你一定会坚信John Kerry会赢得选举。刚开始,我很诧异CNN的数据和那些按照科学方法进行随机抽样的调查结果怎么会相差那么大。很快我就明白了,在美国上网看CNN的人很可能是那些相对教育好,更加开明的人,他们也更有可能偏向民主党。因此,CNN上的民意根本不是真正的民意,而是只代表了某一部分人群的民意。可是与中国不同的是,美国那些不上CNN的人也会去投票站,他们虽然不用鼠标和键盘投票,但是他们有别的孔道表达自己的声音。最后是他们让小布什当了总统,而不是CNN上那些拥有更响亮声音的人。小布什是不是一个混蛋总统是另外一件事情,我想说的只是在美国不是叫得响的人就可以决定事情的。但是中国目前还不存在这样的机制,所以叫得响的人群很可能引起更多的关注和关照,这比起什么人都不可以发出声音当然是一个进步,但是这本身又会引起新的偏差,那就是公共政策偏向拥有更响亮声音的人群,这一人群会慢慢变成新的利益集团,而他们牺牲的有可能是那些最需要关照的弱势群体的利益。

我很喜欢王小波的《沉默的大多数》,这本书的标题曾经对我是启蒙性的。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4 Responses to 沉默的大多数

  1. chen说道:

    是hcp么,那得恭喜了。。

  2. wei说道:

    这其实是一个很经典的观点了,托克维尔在论法国大革命的时候就说,革命并不是因为人民被逼得走投无路,而是因为有了更高的expectation,这种 expectation有一种理智的品质。俄国人比法国人生活得更苦,完全在奴役下,不知道自由的滋味。法国那时候风气开化,有平等主义的苗头,一些小细节如贵族把自己打扮成劳动人民,也不经意间改变了各阶级的自我认识,you raise people\’s expectation by treating them seriously. 法国农民和小工商者正是因为日子过好了,开始反思自我和社会了,才觉得这锁链不可忍受要闹革命的。你的议论比较粗糙,在房子和收入问题上过于乐观,低估了房奴面临的各方面压力,尤其是在社会保障不健全的形势下。就算房奴比中国绝大多数贫困人口的收入状况都要好,也不能说人家没有理由抱怨,抱怨得不对。到底是社会开明了,进步了,虽然意识形态管制很厉害,社会民生问题还是多少有表达的出口。这种抱怨对社会结构的松动有其意义。房子的问题上,老百姓确实是被蒙蔽着受害,不平而鸣,也很自然。如果不抱怨,不就是顺民了吗?不就是鲁迅说的,我们极容易变成奴隶,而且变了之后,还万分喜欢?而且得看清房奴是什么人,是(比如)资历很好的名牌高校毕业生,还是相对低微处于劣势的较低收入者。这是一个等级分化的世界,人很容易以己度人,忘怀别人的处境。一个理想磨灭看不到出路,在公司里装孙子,挣扎着考虑要不要买房的大学生,和一个在血汗工厂里打工的农村青年,都是被这个制度摆布,很大程度上命运不由自己做主。你要房奴和准房奴怎么样?你要他们不抱怨,像民工一样吃苦耐劳,默默接受蝼蚁一样的命运?当然,中国人从来没有过真正的教育,没有政治的概念,遭遇了不平也是想不明白的,所以有充斥网络的低级言论,有一些善意迂腐的人,和激愤的伪自由主义者。中国的民意被一群“网民”劫持,最底层的人则深深地沉默。这个判断我非常理解。我们要做的,不是让网民仿效底层的沉默,而是让沉默的人开口说话。你从房价的问题说到CNN的民意调查,这中间其实隔了很远很远。不同的机制,不同的话题,不同的道德含义。你的例子本身毛病太多,且得出的不过是一个“在美国不是叫得响的人就可以决定事情”的结论。这样的立论请慎重。

  3. 旭东说道:

     在城市买了房子,相关的花费都要上去,出门要坐车,孩子上学压力,买菜,娱乐,甚至连在自己家里上厕所都要交钱(物业管理)。
    在农村自己的房子里,一些花销自然下来。
    房子只是这些所谓爱抱怨的人的一个标志而已,不足以代表所有全部东西。
    底层人民习惯于沉默,是因为他们不知道要抱怨什么,重要的是让他们知道自己的生活应该是怎样的,让他们有期望,这样就会发出声音,非常同意

    erwachen师兄!~~

  4. 山寨机说道:

    我基本赞同郭凯的判断,其实人活得到底怎么样要看他自己怎么评价,真正什么都不能忍一触即怒的也不大可能是对生活麻木的赤贫阶层,让大家都说话也不见得就对大家有多少好处,真正想说话的都是我们这些半吊子知识分子,完全是小知识分子的劣根性

  5. 发跃说道:

    信息传递时的失真往往是由于网民的不满,再加上媒体的推波助澜。

  6. 说道:

    “底层人民习惯于沉默,是因为他们不知道要抱怨什么”,同意。在北京城里坐公交车,经常会遇到土生土长的北京老太太们聊天,其实他们对社会对生活还是有很强烈的不满情绪的,但是她们不知道问题在哪里,只能沉默或者骂街。
    我想还是在于民众的思想启蒙和文化教育吧,这两点搞上去,来自底层的力量很有可能会是革命的力量。

  7. li说道:

    如果单比在公共媒体的声音, 自然是网民的抱怨更"响亮", 但这是cheap talk. 如果比较cost, 还是信访或其他农民抗争更引人注目吧. 谁能说他们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呢? 没有听韩博士的答辩, 这个结果可不可以有另一种interpretation: 农民更不相信政府 ? 自古以来, 从"重农抑商"到人民公社, 政府越是"重视"农业, 农民的日子越难过. 如果是我被调查到, 我会选择对政府说, 求您了, 我不要什么收入再分配, 只要您别瞎regulate粮食市场, 别限制迁徙和择业机会, 比什么都强.

  8. :)说道:

    <b>我们要做的,不是让网民仿效底层的沉默,而是让沉默的人开口说话。</b>
     
    排这个,并对你的修养深觉钦佩。

  9. xin说道:

    陈凯老师,能向您请教一下居民收入分配与宏观收入分配有怎样的联系吗?这方面的内容有哪些学者研究过吗?如果从事收入分配方面的研究从哪里开始入手比较好?请您不吝赐教!

  10. Jone说道:

    同意郭凯的判断,另外觉得可能erwachen没有认真读这篇文章

  11. bearxy39说道:

    同意erwachen。首先,更应该抱怨的底层人民沉默了,并不是因为他们不能抱怨,而是得不到信息,看不到社会对他们的不公之类的其他原因。我的父母都是知青,都是下岗工人,但他们不看书,不上网,什么都不知道,怎么抱怨呢?在他们眼里,文化大革命的时代是最好的。其次,相对于农民,房奴的情况太好了,然而从整个中国的分配看,房奴依然是受害者,为什么不能抱怨呢?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发出声音是社会进步的标志,沉默不是美德,而是无奈。

  12. 说道:

    同意郭凯的判断。
     
    我身边就有很多永远在抱怨的人,他们不停的说房子太贵,医疗太贵,教育太贵,剥削阶级该拉出去枪毙等等。这些人大多数是受过高等教育,在中型或大型城市生活,工作上属于企业的职员,多数人属于外来人口。可是客观上来说,这个人群在他们所居住的城市,都不属于最底层的人,起码都属于中层或中高层的人。大部分人都有一套房子,很多人手上有不止一套房子。
     
         与此相反,即便是非常小的企业主,店主等等,很少会像这些人有那么多的牢骚。
     
         按照我观察,这些人基本上都属于不愿意努力工作的人,他们的见识让他们了解到世界上有些人过着非常富足的生活,他们也能看到中国目前的制度缺陷和社会阴暗面,然而他们自己不知道如何或者不愿意去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所以他们把所有的这一切归于制度。你想想看,这些人几乎拥有进入上流社会需要的所有基础条件:良好的教育,收入不错的职业,中国最好的生活环境,但是他们却不能像富豪一样生活。他们以为上面说的那些条件一定会让他们拥有富人的生活,结果世界让他们失望了。
     
          这些人总是说中国那20%的富人都是为富不仁,压榨人民的人,应该拉出去毙掉,却不知道自己就在那20%中间,如果我没有算错的话,所谓的20%的富人就是中国发达城市的常住人口数目。
     
          我以为每一个能够有机会受高等教育的中国人,都应该去感激社会,毕竟,你已经是受益者,此时此刻,这个国家只有不到10%的人口受过高等教育,此时此刻,国家需要你站出来努力工作,而不是拼命索取。

  13. Yoyo说道:

    我想请教这位学姐一些关于调查问卷和方式的问题,因为我们也在做着相似的课题。你能不能告诉我这个学姐的姓名,我的联系方式是wangzhuoweiauto@yahoo.com.cn MSN 也是这个

  14. 小白说道:

    我觉得erwachen和bearxy39的意见我比较赞同。小波还有篇文章,好像叫《椰子树与平等》,最后一句话很点睛,是说中国人搞平等,是在蠢人和聪明人出现冲突时永远站在蠢人一边,逐渐聪明人也变笨了,于是便平等了。蠢人这个称号比较难听些,但大多数底层人民没有知识,确实相当于蠢人。我们应该做得,是教育的更好,让更多人得到知识,更多沉默的人开口,说出自己真正想说的话。而非让已经开口的人沉默。况且,到底说得对不对,要看道理,看事实,而不是说的人的多少。但这一点现在可能很难做到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