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入分配问题的一点想法

中国收入分配差距不断拉大是一个事实,没什么需要争论的。其实这个问题在美国也很热,因为美国的收入分配差距也在拉大,特别是最富的人和中产阶级之间。这里要谈的是中国的分配差距问题。
 
中国分配问题的复杂性在于好的收入分配差距拉大和坏的收入分配差距拉大混合在了一起。
 
先说最经典的库茨涅茨的倒U曲线吧,这大概算是好的收入分配差距拉大。比如说过去是分为城市和农村,城里富,农村穷。现在一部分年青的农村劳动力进城务工,这一行为对收入分配的影响是什么?三个影响1.这些年青民工和城里人的收入差距减小了,因为过去他们种地挣的更少,做了民工虽然收入仍然不高,但是比种地强。2.城市内部的收入分配差距拉大了。因为原来没有低收入的民工,现在有了。3.这些民工和那些没有进城的农民之间的收入差距拉大了。这三个影响加总的影响是可能正可能负的,取决于发展阶段,所以才有了库茨涅茨的倒U曲线,就是随着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发展,收入分配差距先拉大再减小。这种好的收入分配差距拉大还有很多种,我不多说了。
 
什么是坏的收入分配差距拉大。拿土地来说吧,土地在过去是很不值钱的,因为没有什么房地产之说,商业开发更谈不上了。所以,过去谁拥有土地的使用权或者审批权,对一个人收入的影响并不大。但是,随着房地产的发展,不管你拥有土地的使用权或者审批权,这些权利很容易的就可以变现成现金。这些权利的最初分配是完全没有太多的规则可言的,但是这种权利分配差距所形成的收入上的差距却是相当严重的,这种收入差距完全不合理。举个简单的例子吧,我2002年的时候调研国企改制。改制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买断工龄。你很容易就发现,改制的企业所处的地段对于企业职工最后能拿到多少钱相当重要,如果一个企业处于商业上比较好的地段,那土地变现来的钱就很客观。但是如果企业所处地段不好,那企业的资产就要大打折扣了,职工最后拿的钱也会受影响。同样工龄,同样在国企里工作的职工,生活在一个城市了,最后仅仅因为企业所处位置不同拿到的钱就不同,这就完全谈不上合理了。
 
当然最吸引眼球的不好的收入分配拉大还是那些暴利,垄断和腐败。这些事情确实很严重,但是我相信公众有高估这些事情影响的倾向,主观的感受和客观的事实未必是一致的。
 
问题是,在一个好的收入分配差距和坏的收入分配差距同时存在的情况下,如何进行再分配就相当的微妙了。一个客观的难题是:坏的收入分配差距往往也是那些最难进行再分配的收入分配差距。你总不能对腐败收入征收个人收入所得税吧。因此,我总觉得用激烈的再分配政策来解决收入分配差距问题,很像化疗,既杀好细胞,也杀癌细胞。据我们这边生物系的人说,癌细胞生命力相当顽强,好细胞却相对脆弱。因此,结果很可能是好细胞杀了不少,癌细胞还在那里。这大概也是癌症不好治的原因,我觉得我们的收入分配问题,有类似之处。
 
我个人比较倾向的再分配政策是,政府通过公共政策保证机会的尽可能均等,但不追求收入上的接近。把医疗搞好了,富人也许可以住好病房,吃好点的饭,但是从实际上获得医疗服务上,不要让穷人和富人的差距太大。把教育搞好了,这样不管父母的收入水平,孩子还是大致可以在一样的起跑线上。把公共交通搞好了,虽然富人可以开宝马奔驰,但是低收入人群出行也并不困难。我觉得这样比直接对收入进行再分配也许效果要好,毕竟我们收入分配的拉大并不全是不合理的。 而且长远的看,机会的相对均等也许比结果的相对均等更重要。
 
收入分配问题会是一个长远的困扰中国的问题,不可以掉以轻心。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7 Responses to 收入分配问题的一点想法

  1. 小欢说道:

    郭兄,看了上篇文章,觉得你无论如何应该抽时间读一下张五常的《经济解释》。从你的文章看,你走的也是关心真实世界的路线,这方面这个世界上大概张是第一号人物。刚看了他今天的新文章《宏观理论溃不成军》,是我这些年看见的关于“失业”的最深刻的东西了,推荐一下:http://www.bullog.cn/blogs/zhangwuchang/archives/55275.aspx。

  2. 旭东说道:

    对于再分配政策,郭师兄提到的“公共政策”能举个具体的例子么?

  3. 发跃说道:

    的确,如果仅追求结果的均等,那么激励机制就会被扭曲,最终只会降低社会的总福利。政府应尽可能的提供好的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使民众能够得到基本的服务。机会的均等对于每个人就如阳光雨露对于树。有了同样的阳光雨露,树也不可能长得一样。但是机会的均等可以使社会的成员都相信通过自己的努力可以得到更好的生活。

  4. Weijing Jay说道:

    这些现象大家都知道
    问题是,解决方案是什么--?

  5. Weijing Jay说道:

    我个人比较倾向的再分配政策是,政府通过公共政策保证机会的尽可能均等,但不追求收入上的接近。把医疗搞好了,富人也许可以住好病房,吃好点的饭,但是从实际上获得医疗服务上,不要让穷人和富人的差距太大。把教育搞好了,这样不管父母的收入水平,孩子还是大致可以在一样的起跑线上。把公共交通搞好了,虽然富人可以开宝马奔驰,但是低收入人群出行也并不困难。我觉得这样比直接对收入进行再分配也许效果要好,毕竟我们收入分配的拉大并不全是不合理的。 而且长远的看,机会的相对均等也许比结果的相对均等更重要。
     
    //我觉得应该完善福利制度才是关键;如果出现懒人的话,也做好一些防范措施.

  6. Weijing Jay说道:

    中国社会有问题
    城市人口的流动量应该加大,减少一些靠关系混饭吃的机率

  7. ice23blue说道:

    可我觉得富人的孩子有着很多优于穷人的优势,除去我们现在教育上的不平等,还有他们天生的人脉
    的确,我们有可能让他们让在一条起跑线,但在大学毕业的时候,他们仍是不平等的,如此而已
    不过也许我们只能说这些不在这个经济学问题的讨论范围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