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经济学午餐

上周三,我在经济学每周的国际经济学午餐上报告自己的研究。

国际经济学的午餐上有两拨人:一拨是做国际贸易的,一拨是做国际金融(为了和国内的国际金融区别开,更确切的说是开放宏观)。做贸易的大概有2/3弱,做开放宏观的大概有1/3强。那天学生来了20个人,老师来了7个。哈佛的一个好处是,这里的经济系非常大,所以不管你做什么方向,那一个方向都能有不少老师可以指导你,不少学校的经济系是没有这么多教授的。当然,这里面的一个坏处是,因为有太多的老师,所以你的导师是谁总也不清楚,所以我们这些高年级的人都被告知:你一定要让至少一个教授清楚地知道,他或者她是你的大老板,他或者她最后要为你的论文负责。

对我的报告内容没什么好说的,说一些现象吧:那2/3做贸易的人,几乎没有一个开口说话的。从头到尾,除了Pol Antras问了我几个符号是什么意思以外,我让整个屋里2/3的人只是闷头吃东西,然后无话可说。我爸总是对我讲:你要深入浅出的讲问题,让大部分人都能听懂,这才是学问做通了。可是,我即使在国际经济学这个狭小领域里,还是让2/3的人觉得不知所云,而且这些人不是哈佛的教授就是哈佛的博士生。

但是,事情的另外一面是:剩下的那1/3的人讨论的却是相当激烈。到最后我已经失去对场面的控制,我在解释一个公式的时候用了一个词叫作hedge(对冲?),一个教员坚持认为我说的东西不是hedge,另外两个教员认为我说的就是hedge,你来我往的他们为这一个词吵了两三分钟。事实上整个讨论大概都是这样进行的:我说完一页幻灯片,总会有一些人听懂了,另外一些人没听懂。或者有些人同意,有些人不同意。没听懂或者不同意的人就会问问题,通常不劳我费神,总会有听懂的或者同意我的人帮我回答问题。这样的好处是,我不用太为自己的东西辩护,有人替你辩护要比自己为自己辩护有利的多。坏处是底下的人说得一兴起,就把我给晾在台上了。

所以整个报告的场面就是:一小部分人加上我热火朝天的在讨论,大部分人静默的坐在那里吃东西。这大概就是一个学科分工越来越细的必然后果吧。我的一个已经毕业的师姐说过一句很经典的话:美国的博士一点都不“博”。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不同人肯定有不同看法。

报告中最难应付的问题是资深教授问的业余问题。我被一个资深的老教授摁住一个问题不放,他的知识显然已经跟不上时代了。剩下的六个教员都告诉这个教授说Kai说的没错,但这就让整件事情变得更糟糕了。他盯住我,也许是需要台阶吧,继续问那个同样的问题。好在这是哈佛的讲台,哈佛和伯克利是公认的全美最自由的(Liberal)两所名校,在这里我不需要屈从于权威的。我翻到了下一页,边翻边说:也许是我没解释清楚,不过这里没什么问题。

这几年来,没做什么事情,就是读了一些东西。这几天因为准备搬家了,开始扔以前读过的论文,每天下楼怀里要抱一大叠论文,已经扔了四五天了,家里还是有很多,天知道我竟然读过这么多论文,大概这就叫积累吧。积累有时候还是有用的,报告的过程中经常有人问道:谁谁谁在哪哪哪有过一个这般那般的结果,你的有什么不同?天晓得我竟然能知道这些论文,而且竟然还记得里面的内容,然后还能知道自己的结果和别人的有什么不同。这让我对自己这些年来浪费了那么多时光感到不那么内疚,毕竟不是一无所获。

报告完了,得到了一大堆意见和建议,这个夏天有的好忙了。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国际经济学午餐

  1. chen说道:

    夏天你的私人生活会比较忙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