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上西楼中

随便拉拉家常吧,已经没有心思评论别的事情了。
 
我过去一个星期都在和自己程序中一个隐藏很深的bug战斗。我在周一的时候,找到了程序里的一个小bug。修补好了之后,我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我想要的结果直接就蹦出来了,而且非常稳定的蹦出来。按讲我应该为这件事情高兴才是,可是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这里面的经济学不对,统计学似乎也不对,我想要的结果不应该这么早就出来,不应该在这个程序里出来。我花了好几个小时,一条一条的读并不算长的代码,一点一点debug,没有找到“错”。
 
周二的时候,我花了一天时间,想尽办法测试我的程序,那个我想要但是不应该出现的结果始终一直出现,我为此既有点高兴,也有点苦恼,高兴的是得来全不费功夫,苦恼的是我搞不懂这玩意是怎么来的。
 
于是,从周三开始,我就开始走弯路了。我心理想既然自己的程序没有错,那就是我知道的“经济学”错了,这兴许是个新发现。于是,我就搅尽脑汁的为这件事情找理由。为此,我无数次的骚扰了统计系的刘京辰。第一天他告诉我什么Skewed Distribution可以导致大的标准差,很显然,我的分布确实是Skewed。做了一些简单的Simulation,确认了这种Skewness确实可能导致我看到的结果。我很高兴的以为自己找到了答案,兴高采烈的回家了。晚上临睡觉之前,我拿着一支破笔,在纸上随便画了画,想从数学上推导一下我的发现,确认数学上是过得去的。推了之后,害得我一身冷汗,虽然刘博士所说东西方向正确,但是数量上太小,根本可以忽略不计。
 
所以,星期四一整天,我都在希望证实我昨晚推出来的数学是错的。可是,无论是纸上的结果还是计算机里出来的结果,一次一次的证明我是错的。所以,我再次陷入了迷茫中。星期四晚上骚扰了刘京辰半天,也没搞出个所以然来,本来还想继续骚扰,他说要睡了,等周五再说。我自己是等不到周五再说的,夜里,便跟谷主电话,边在纸上推导,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我发现的东西不可能在统计上找到解决办法,我心里也知道,这件事情不可能在经济学上找到理由,所以昨晚临睡时,我是处于一种很奇怪的状态中,一方面有点绝望,觉得废了这么多力气找不到错,说明我的程序里面可能有我不知道的错误,这意味着我过去一个多月的工作可能都是错的。另一方面,我又很确定的知道了,错误就在程序里。
 
于是就是那天晚上,我的感觉是我梦见错在哪里了。可能的情况是,我半梦半醒得一直在想这个问题,而且我已经把自己的代码看得太熟了,用我的脑子,不用电脑就能debug。我当时很想坐起来,试试是不是这个错,深怕自己醒了就把这个梦给忘了。不管怎样,我没有起来,周五早上醒来的时候也没有忘记。
 
因为周五中午约了和drunk piano一起吃饭(据说她在网上相当有名,可惜我不太有时间看别人的博客),待会再说这顿饭吧,所以我准备等到午饭后再去办公室试试看我这个错是不是找对了。过去一个星期的经历已经让我心情淡定(这个淡是惨淡的淡),无数奇思异想都被证明是错的了,所以,午饭前的那段时间,我的心情就是:急切的想去尝试,但是又怕落个早死早投胎的下场。现在是周五下午6点半,故事到目前为止的结局是:我梦见的那个错是真的错,我找对地方了,所有的测试没有显示出异样,那个我想要要但是不应该出现的结果不再出现了。但是经历告诉我,反复还是随时会出现的,我现在还不敢笑。更何况,我想要的结果还没出现呢。
 
和drunk piano午饭,是从去年开始说,拖到今天才吃上。去年要吃的时候,我去医院被医生修理了,所以就耽搁了。drunk piano和我发生过一些误会,当时差点没在email里打起来,今天中午知道了事情全部的经过,只能说无巧不成书。然后聊着聊着就觉得世界很小。她告诉我,是她向牛博网推荐我,让他们邀请我在那里开博的。开这个牛博网的不是别人,是新东方的罗永浩。他有些段子在网上广为流传,好像罗永浩还为此事跟几个网站大战了一场。当我收到罗永浩的信的时候,还真是吃了一惊,我还真在新东方上过他的课,现在能记得是他念过什么“蜜蜂从风中飞过,空气中留下了蜜蜂的气息”之类的歪诗。多年不见,没想到罗永浩也开始搞互联网了。我在确认了他就是真罗永浩之后,当然立刻就答应了,毕竟算是有过师生之谊。最搞笑的是罗永浩给我的第一封信里,直接就喊“郭老师”。我当时在办公室里乐得就不行了,辈份全乱了。
 
好了,流水帐写完了,晚饭去也。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5 Responses to 独上西楼中

  1. MingChang说道:

    似曾相识的经历,恭喜恭喜。

  2. li说道:

    所以今天的"名额"空掉了 *_*

  3. 志峰说道:

    drunk piano的blog,的确许多人都在看的。。。

  4. chen说道:

    还好你骚扰的是刘博士而不是陈博士。。。否则你会更郁闷,论文的根本动机上估计就失败了。。

  5. Yao Amber说道:

    我也曾经听过罗永浩的课呢(*^__^*)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