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正确的非市场手段解决住房问题

原文发表于《新快报》。这篇文章写到前300个字的时候,我意识到自己已经走题了。我在想的是更广义的国内关于市场化改革的讨论,但是,编辑布置给我的是写房价。我讨厌现在的很多舆论把市场描述成一个非黑即白的东西,比如说房地产市场,在很多人眼中就是一个充满阴谋的黑市,而在另外一些人眼中就觉得市场就应该这样,这样才好。一些人对股市也有类似的看法。还有比如关于火车票价是否应该在春运期间浮动的争论。然后在整个讨论中,总有人(隐含)的觉得,我们可以有取舍的选择市场化的结果:好的我们就要,不好的我们就不要。这是个完全错误的想法。我们不是下饭馆点菜,只点自己喜欢的菜就行。我们不可能消除市场产生的坏结果而不完全去影响市场产生的好结果。在关注整个讨论的过程中,我越来越明显的感觉到很多人当下的诉求是无法通过市场本身实现的(虽然,我敢打赌,这些人中的一些日后会后悔自己有这样的诉求,因为这样的诉求意味着更多的政府介入。政府介入在历史上,在世界范围内,至多是毁誉参半的。在不少时候,政府介入会意味着比市场更坏的结果)。因此,我这篇文章的大意是,如果大家真的这么希望政府能够解决我们面对的住房问题,那就让我们祈祷政府能用“用正确的非市场手段解决住房问题”-这几乎是一句废话,但是让我们等着看吧。

我们国家进行的市场经济改革已经快三十年,市场导向的改革在带给我们繁荣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些很多人不喜欢的副产品:收入分配差距变大,经济安全感下降还有最近一段时间引起很多讨论的房价快速上涨问题。

经济学研究市场经济也研究几百年了。从亚当.斯密对市场玫瑰色的浪漫描述,到马克思对于资本主义剥削和分配制度的控诉,到大萧条引起的对于古典自由主义经济学的扬弃,我们对于市场的理解也在不断加深。我想我们已经清楚的知道了两件事情:1.没有完美的市场。2.即使完美的市场也很可能不会实现我们想要的全部结果。简单来说,市场经济能很好的奖励强者,但是却不能很好的保护弱者。市场经济能让富人过得很舒服,却也能让穷人过得很难受。因为市场经济说到底是一个用钱说话的分配体系,它在给人提供努力工作的激励的同时,也使得没有钱成为了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如果我们不喜欢极端的平均主义因为这样的社会缺乏效率,那极端的功利主义所引起的平等和公平的缺失我想也是为大多数人所不喜的。

房子就成了一个相当典型的事例。在一个经济高速增长,人口非常密集,土地相当稀缺的国度里,房价的飞涨几乎是市场经济下的必然结果。更麻烦的是,房子作为一种资产,房价上涨的速度经常会超过收入上涨的速度。为什么?说个简单的例子吧,比如说广州市规划了一条新的地铁线路,那这条规划中地铁沿线上的房价一定会应声而涨。这是因为房价不仅会反映当前的收入和房租水平,更会反映未来的收入和房租水平。即便这条规划中的地铁还在纸上,什么都还没发生,租金没涨,收入也没涨,但房价却已经涨上去了,因为大家都知道一旦地铁修好了,这里的房租就会增加。房子的这种性质势必会引起社会中的低收入群体和收入增长缓慢群体的购房困难,对于一个收入分配差距也不小的国度而言,遇到这样困难的人群会相当庞大。市场本身能很好的解决这些人的住房问题吗?不能。市场是用钱说话的,而穷人缺的恰恰是钱。

为了能够实现住房分配的相对公平,为了能让广大老百姓住上称心如意且可以负担的起的住宅,政府是必须采取一些非市场手段的。换句话说,就是政府要干预市场经济的分配模式-市场是把房子卖给出价最高的人,而政府要做的是把房子分给最需要房子却出不起钱的人。单纯的靠行政手段降低房价是不能完全达到这个目标的。因为房价再低,房子也未必会卖给那些最需要房子的人,我们在经济适用房的销售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已经很具有说服力。

在这个意义上,我觉得广州市正在尝试的通过大规模提供廉租房,解决住房困难群众住房问题的做法也许是一种更好的尝试。廉租房最大的优点是其瞄准的对象比经济适用房更加明确。当然要保证这一点,廉租房的户型必须要小,建筑标准必须朴素,总之廉租就要有廉租的样子。廉租房不能买卖的特性也使得政府对低收入群体的住房补贴不容易变成一些人发财的工具,这个问题在经济适用房的销售和转卖过程中是很严重的。当然,任何不按市场规律进行分配的方式都有可能在执行过程中被人钻空子,因此廉租房建设和分配过程的高透明度以及各方面的监督将是这一政策能够成功的重要保证。

如果问我对廉租房最大的担心是什么,我会担心廉租房搬进去容易,搬出来难。低收入人群是一个不断变化的人群,廉租房必须有一定的流动性来适应这种动态变化。如果廉租房没有流动性,那不出一段时间,新的低收入群体的住房问题又会成为问题。如何保证这种流动性,则是实际操作过程中要加以摸索解决的。

解决低收入群体的住房问题,需要政府的适当介入。但我们必须使用正确的非市场手段,也就是要充分尊重市场经济的自身规律,毕竟我们生活在一个给我们带来了无限繁荣的市场经济中,无视这种规律的政府干预只会适得其反。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用正确的非市场手段解决住房问题

  1. carrie说道:

    呵呵,虽然支持政府以非市场手段解决住房问题,但是仅限于租赁房屋,对于经济适用房的建设还是以市场手段更佳,在市场的公开化中才能真正的让经济适用房以经济而适用的方式生产发售。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