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ER宏观年会

在美国经济学界,乃至世界经济学界,宏观经济学最大的年度盛会也许不是美国经济学年会,而是NBER的宏观年会。上百名宏观经济学家坐在一起,花一天半的时间讨论6篇被邀请的论文,想知道宏观研究的最前沿在哪里,这显然是个非常好的场合。在哈佛和MIT读书的好处是,你可以不被邀请就直接坐在会场的后面听会,因为每年的宏观年会都在离MIT不到15分钟步行距离的一个饭店里举行。今年NBER似乎改变了规矩,至少所有在哈佛和MIT做宏观方向的学生都被正式邀请出席会议。被邀请出席会议的好处是,你能有一个名牌,而后可以免费的吃会议提供的早饭,午饭还有晚饭。
 
会议的形式大概是这样的。每半天讨论两篇论文,论文的作者花30分钟介绍论文,两个评论人各花20分钟评论论文,然后是集体讨论和问答。我虽然去年参加过这个年会,但是当时有点心不在焉。今年真的是仔仔细细的听下来,听完之后再次让我深深的感受到:中国式一团和气,你好我好大家好,留足面子的学术讨论是没法锤炼出第一流的学术研究的。学术争论就要激烈,一针见血。
 
今年也许最差的一篇论文是哈佛的PHILIPPE AGHION与芝加哥大学的IOANA MARINESCU合写的,两个评论人的评论因此异常激烈。第一个评论人是MIT的RICARDO CABALLERO,他上来就说:我看不懂这篇论文,我搞不清作者干了些什么,因此我没法评论,所以我决定花这20分钟时间说点别的东西。第二个评论人是芝加哥大学的ANIL KASHYAP,他上来就说:我本来想搞清楚这篇论文干了些什么的,但是等我花了点时间之后,我发现这篇文章根本不值得我去搞懂,因为有很多基本的东西都是站不住脚的。我当时在底下听了之后,真的是张大了嘴。这些人全是成名人物了,在一个公开场合能够这么不留面子,实在是让我惊异这些人对学术的严谨。今年还有一篇论文是西北大学的日本人MATSUYAMA写的,评论人之一是普林斯顿的日本人KIYOTAKI。KIYOTAKI上来就说:为了表达我对作者的尊重,我决定对这篇论文的评论尽可能的具有批判性。然后他接着说:作者在文章中做了6个假设,我可以去掉5个假设,依然得到一样的结果。我没看到MATSUYAMA的表情,如果是我,脸肯定要绿了。
 
因为一些机缘,让我知道了学术辩论之后更多的东西。我的一个导师是这次会议的召集人之一,今年的一篇文章恰巧的关于汇率的,因此他也是那篇汇率文章的评论人之一。早在2月初的时候,他就告诉我,他要评论这篇文章。因为我也是做汇率的,所以他把文章发给了我,让我谈谈我的想法,特别是对于其中一些计量结果的看法。他的直觉使他对有些结果有点半信半疑,但是因为那些计量的东西已经复杂到无法用眼睛看明白,他问了我好多问题,问我能不能找到答案。说实话,那些计量的结果我也看不懂。我花了三天时间下了决心,把这篇论文的所有结果全部重做一遍。因为计量的方法不是标准的,没有现成的软件可用,所以所有的东西都是自己编程。不说中间过程了,简而言之,我花了半个月的时间,回答了我导师问的两个问题,这最后在他的评论中也就是两张幻灯片而已。虽然我可以看出,不是每个评论人都花了那么多功夫去细读文章,但是基本上每个评论人都是把文章看了个底朝天了,基本上没有放过每一个细节。因此,评论人评论的含金量是相当高的。我就在想,如果文章都是这么磨砺出来的,那最后出了的文章可能不好吗?
 
会议的一些花絮是,午饭和晚饭都比较好吃。一个哥伦比亚大学的美国女生告诉我们男生一个(也许是众人皆知的)秘密:Girls’ presumption is if there is anything wrong with the relationship, it is all man’s fault. (女孩的假设是二人关系中所有的错误都是男生造成的)。我觉得这句话比较经典,特别“假设”这个词用得很传神。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4 Responses to NBER宏观年会

  1. Xiang说道:

    看了觉得很爽。也许中国人的神经天生脆弱,要是我,我会找个袋子钻进去。
    国内的会不仅是一团和气,而对有头有脸的人来讲,是一遍马屁声。

  2. Simon说道:

    就我知道的国内经济学年会,做报告的人和下面的评论人几乎是走两条路线。下面的人无须真正知道上面的人在研究的真正细节即可做出赞同的判断。老一辈的经济学者和中青年的经济学者又是一大鸿沟。我不知道很多情况下这样的年会是为了取得怎样的效果。还不如把这些成果向本科生、研究生做做展示也好让他们多一点对经济学前沿的认识。

  3. Yao Amber说道:

    呵呵就是这样,如果一开始不适应这种文化一定会觉得在会议或者seminar上如坐针毡。不过我有个感觉,是不是做宏观的人更aggressive?我们系就是,宏观的seminar往往争论最为激烈

  4. Joe说道:

    Metaphorically, the general attitude in any seminar room would be to tear your opponent to shreds, though exchange of wits is another indispensable component. It took me a while to get used to i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