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正在胁持财政部

我还在北大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校报上接连登出如下新闻:工商银行和我校签订协议,给予我校60亿元受信额度。接下来是中国银行80亿,农业银行又是80亿。虽然受信额度并不意味着钱最后会真的贷给你,但是这种姿态从某种程度上反映了银行是把高校作为“优质客户”。虽然我不了解清华的数字,我相信清华一定也和相关银行有着类似的协议。
 
高校从本质上是个“烧钱”的地方,这个地方几乎是不会产生任何直接的经济效益的,哈佛现在一年就要烧30亿美元,几乎全靠捐款和校产的投资回报支持,收的那点学费,够不上一点零头。银行敢贷款给高校,肯定不是因为高校能把这笔钱增值了,更不会是因为相信高校能通过收学费把这笔钱还了,银行归根到底是看准了大学不可能破产,特别是像清华北大这样的高校。
 
但是处于舆论焦点的清华和北大,在用钱的问题上我相信还是相对慎重的(慎重的意思是会量入为出,不是说把钱花在该花的地方),名气太小的学校银行估计也不太爱搭理,所以最容易从银行获得贷款却又可能花钱最不慎重的就是那些不处于舆论焦点的名校-这一次是吉林大学。
 
我相信吉林大学的情况一定是具有代表性的。吉林大学不过是欠的有点多,30个亿。不过话又说回来,现在的吉林大学已经是个硕大无比的大怪物了-根据网上的数据,新吉林大学竟然是六所大学合并而成!竟然有超过6万学生!
 
允许一个靠政府拨款生活的单位去银行贷款,我实在搞不明白背后的逻辑是什么。我们过去对国企搞拨改贷,是希望企业能够在乎一点利润,结果对于国企一点用都没有,最后欠的贷款还是国家买单。对于高校,特别是著名高校,结果只会更坏。国企搞差了还能关门,著名大学是永远不能关门的,资金上捅了篓子,最后政府是要背的。你让高校去贷款,不是摆明了让高校在资金上乱来吗?
 
说实话,允许我最大胆的猜想,吉林大学的事情分明是吉林省通过吉林大学胁持财政部的做法。为什么要把六个大学并在一起?吉林省(以及相关部委)不是想甩包袱是什么?一旦变成了副部级的高校,就真的吃上国家饭了,无论是贷款还是拨款,最后买单的都是国家,不贷款才是傻子呢。现在摆出一副可怜的样子,还不是要挟财政部赶快掏银子?
 
我支持增加对教育的投资,但是我实在无法赞同这样花钱的方式。现在这样,摆明了是鼓励高校乱花钱。让我们等着看吉林大学的问题如何落幕吧,还要高校欠下的那上千亿元贷款。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8 Responses to 大学正在胁持财政部

  1. Xiang说道:

    最近有人提出了一个新想法,将中国教育部所管的大部分大学像国有企业那样私有化,或者地方化。教育部只保留十来所大学。也许有新意。私有化的大学将根据市场的需求培养学生,而不是全部追求研究性大学。

  2. li说道:

    这个猜想有道理. 农村义务教育也有这个问题. 在中央政府承诺保证义务教育经费后, 县政府强迫学校贷款扩大基建规模, 结果学校资金缺口扩大, 不得不提高收费, 有些地方学生负担反而比一费制之前更重.

    再感慨一下, 关于教育的研究,如果不搞清各级政府和教育主管部门的关系,只作school-based experiment, 基本没什么大用.

  3. xinzheng说道:

    大学和银行的行为都是非常理性的,最后冤大头就是各级政府。我猜最后处理方式是政府掏钱把银行的贷款补上,然后再从高校里抓个把人,判上几年,罪名有的是,估计没谁能把账面做的滴水不漏的。
     
    我不同意楼下这位hl同学的论断,正好我在做一个和一费制改革相关的题目,反正从我的数据(甘肃的数据)上看,一费制改革确实减少了家庭的学费支出。学校的支出有所减少但不显著。不过我还没有看过政府给学校的拨款有否有变化。至于县政府强迫学校扩大基建规模,这个事情任何时候都能发生,并不一定是一费制这个政策的结果。而且我相信并不具有普遍性。
     

  4. Kai说道:

    施同学,你用得数据集和这位hl同学的数据集应该是一样的吧?等着你们在Journal of Development Economics上吵架吧。

  5. Unknown说道:

    That county government forces schools to take out more loans happens in large scale ONLY after
    1. rural schools are administered by the county-level government (the reform is launched in late 2001)
    — before the reform, the intervention by county level is rare because it is not profitable.
    2. the central government makes the commitment to bridge the gap, (usually before the money is in place)

    3. as part of my research, the result of the centralization (centralized to county level from town level) divides : some county educational offices even devolve part of the personnel right back to school district level to avoid the capture of county officials(who are out of educational system but in charge of money). In those counties, things can improve. But in counties where other officials did capture the right, it is even worse in terms of both school quality and fees.

  6. li说道:

    补充一句, 一费制只是整个以集权为主要特征的教育改革的冰山一角,它是靠财政集权和大规模转移支付支撑的.而后者是更为基础并且影响更大的. 举个例子, 财政集权必然导致人事权的重新分配从而影响教师和校长的选拔任命体制以及 the design and implementation of the whole incentive scheme, which directly affects school quality. 发展中国家的教育问题绝不仅仅是投入不足的问题.

  7. xinzheng说道:

    hl同学难道是传说中的师姐。失敬失敬。
    什么时候让我拜读一下大作?

  8. Unknown说道:

    :P, 其实我是刚买了新电脑手痒.现在我的"comments"跟郭凯的文章都没太有关系, 打住为妙. 我正在作的东西和这个有关, 等写出一个可以见人的草稿再请您赐教.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