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腐败放到阳光下

中国官员的腐败问题相当严重,已经是一个官方都不公开回避的话题了。我出生的安徽省,几年间已经扳倒三个副省长,副书记级别的官员,中间包括已经臭名昭著的王怀忠。最近很吸引眼球的陈良宇案就更别说了。
 
美国给人的印象当然是相对清廉的。和很多人论述的一样,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美国因为存在更多的监督,权力相对分散,很多官员是通过选举上台等等因素,导致了美国官员不可能像一些中国那么容易发生腐败,但是我觉得这都不是事情的关键。
 
我关注美国的政治体制很久了,这压根就是一个相当“腐败”的官僚体系。一次选举,一个总统候选人能够募集几亿美元的竞选经费。这些经费绝大部分不是普通老百姓捐的(我曾经试图给John Kerry捐过钱,因为我太不喜欢现在这个政府了。不过事后发现,总统候选人不可以接受外国人的捐款。我支持John Kerry十美元的愿望因此作罢),而是来自于大企业,大商人和各个利益集团的。这些人捐钱从来都不是白捐的,他们花了钱,选上总统的人是要为他们办事的,当然是在“合法”的情况下。
 
更大范围的说,如果你去了华盛顿,你就知道那里相当发达的一个行业就是当“说客”。那里的游说集团多得估计比的上北京的驻京办的数量。这些游说集团或者游说公司的职业就是:合法的把钱塞给可以帮他们说话的议员,政客们。他们有的是代表各国政府的,这里面做得最好的当然就是替以色列人游说的集团,我们国家的台湾地区在游说这件事情上做得也可圈可点(这个判断是我在华盛顿时一个替某大型公司做游说的人告诉我的),还是就是替企业游说的。
 
说我傻也好,天真也好,我以前一直以为人们给政客捐钱只会捐给他们喜欢的政客。但当我碰到了这些真的捐钱的人之后才发现,完全不是这样。他们是谁都捐,如果民主党和共和党各有一个候选人,那绝大部分捐款的人两个人都会捐,捐的多少有时候会根据一点自己的喜好,但大部分时候还是根据这个候选人被选上的概率。所以,去年美国中期选举之后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因为民主党长期失去对国会的控制,所以一些民主党议员的“午餐会”的入场券(就是变相的收捐款,有时候一张入场券能卖上千美元)常常会卖不动。但中期选举民主党获胜之后,很多民主党议员的午餐券就被一抢而空。各大公司也纷纷开始改变自己政治捐款的预算比例,调高对民主党的捐款,降低对共和党的捐款。
 
我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想说明一点,美国的权钱交易非常的盛行,而且是合法的盛行。你还想要证据?那你就去看看是什么样的公司拿到了伊拉克重建的合同了吧。多半不是布什的哥们就是切尼的哥们。最近传出的丑闻是,很多公司什么都没干,就直接跟国防部领钱。结果NBC的记者跑去伊拉克一拍,一个耗资4000万美元的建筑根本就还是一堆破烂。根据美联社报道,今年二月份美国审计人员对国会报告显示,美国在伊拉克至少有100亿美元被浪费了或者干脆失去踪迹。上海社保案挪用了三十亿人民币,比起这个只能算小巫见大巫。
 
在说了美国这么多阴暗面之后,我想告诉你美国和中国的本质不同:美国的这些“腐败”都是在阳光下的。议员可以合法的收钱,但是必须记录在案。那些政府的项目,都要接受独立的审计和新闻媒体反复的追踪。政府可以“权钱交易”,但是得当着全国老百姓的面这么干。桌面下收钱,一旦被发现,很多时候都是媒体发现的,那这个议员或者官员就必须走人了,稍微严重一点的就请在监狱里面住一会吧。
 
我想说的是,如果想彻底消灭或者尽量消灭“权钱交易”这种事情,我觉得是不太现实的。政府就是掌握了很多资源,再好的制约机制,官员也会有很大的腾挪空间。换句话说,就是给中国一个完美的制度,“权钱交易”这种事情恐怕还是不会消失,至少从美国发生的事情看来很难消失。让腐败不成为危害我们国家一个毒瘤的最好办法,我觉得就是让一切“腐败”都暴露在阳光下-简单的说就是政务公开(是真正公开,不是现在这种公开)和自由报道。王怀忠之流还是可以把地皮批给自己的朋友,陈良宇还是可以把社保的钱借给某个皮包公司,只要他们敢这么做,只要他们不怕被记者捅上报纸,只要他们不怕要应对人大代表和老百姓的质询,做就是了。
 
阳光下能存在腐败吗?能,但是很难。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3 Responses to 把腐败放到阳光下

  1. xinzheng说道:

    郭凯的想法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消灭腐败的最好方法是改变腐败的定义。 有创意。
     

  2. :)说道:

    有一定道理,国内现在对腐败的态度不过是,你拿可以,拿了你要做事,或者退一步说你不要做坏事。
    既然已经这样了。明拿比暗拿好。但是,有个问题是:明拿可以阻止暗拿么?
     

  3. S说道:

    Campaign finance is a controversial issue in the US and people have realized the harmful consequences of political contributions from corporations and large donors.
     
    Your statement – "这些经费绝大部分不是普通老百姓捐的,而是来自于大企业,大商人和各个利益集团的" – used to be true, but not any more.  The Bipartisan Campaign Finance Reform Act limits individual contributions to candidates in any federal election at $2000, and prohibits corporations and unions from contributing directly to a candidate\’s campaign at the federal level.  Therefore, money can’t be from 大企业,大商人和各个利益集团.
     
    However, the Finance Reform is still far from perfect.  The best proposal I have seen, is described at the end on http://en.wikipedia.org/wiki/Campaign_finance_reform.  It institutes an electronic vouchers, granted to all voters, used to donate to campaigns.  Although it increases private donation limits significantly, contributions must be made anonymously and therefore eliminates the possibility of returning favors to interested parties.
     
    Just like China and every other country, many problems existed in the US system.  What I admire the most about the US system, is its evolving and self-correcting ability in the political system.  For example, Enron collapsed, people complained, and then Sarbane-Oxley followed.  Sarbane-Oxley was found too restrictive and eroded the competitiveness of the capital market, and then now another reform is on the way.  Same as campaign finance reform, we will continue to see debates and reforms until people are happy with it.  If China had that system, the end of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would not have to wait until the demise of the country’s leader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