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午餐

今天在每周的宏观午餐上报告了自己关于汇率的研究。虽然,在这样的午餐上已经报告过4,5次了,但过去报告的文章都是我和别人的合作研究,有个合作者在边上,报告的压力会小很多。今天完全是报告自己的东西,而且核心的东西都是我在纽约的旅馆里,等待谷主时做出来的,实在不知道人们的反应会如何。
 
唯一可惜的是,今天曼昆不在,他陪孩子们度假去了。我去报告之前就暗下决心,要是今天的反应比较正面,我就奖励自己一个22寸的显示器。
 
报告的过程中被打断的次数超出我的想象,所以报告完之后,我不是很确定人们的态度。人们问很多问题可以是因为他们觉得这个东西很有意思,可以是因为他们根本不喜欢你的东西。我很紧张的问了好些人究竟最后的感觉是正是负,几个人都说是正,我同办公室的Dan说:大佬们如果不喜欢你的东西,你报告完他们就会叫你别做了。我就姑且相信他们吧,不过我买22寸显示器的决心却变得动摇了。加上我看到谷主半夜3点还在加班,就更加打不起奖励自己的精神了。
 
Robert Barro这个老头问问题的特点就是别人第一遍听不懂。我以前坐在下面听他问别人问题的时候,一般还是能听懂的。可是今天他问我的东西,我始终都没搞明白他在问什么。我想我是有点没有以前敏锐了,这种事情以前不太会发生在我身上。
 
Aleh Tsyvinski这个曾经说过我的上一篇Paper是屎,说过我的上上篇Paper永远不可能发表的人(他会告诉很多人他们的paper是屎,这是他的风格),今天竟然没有说话,我将这个看作是一个正面的事情。
 
Emmanuel Farhi这个一直很尖锐的人,今天没有一竿子把我捅死(他一竿子捅死过很多paper),我把这也看作是一件正面的事情。报告完了还专门过来跟我聊了一会,说了些我不懂的东西,看来他至少对我的东西不消极。
 
David Laibson始终是一个在各种学术报告中比较正面的人。他总是会说,我明白你在说什么了,你看了这个那个没有呢?所以听他的评论会比较心情舒畅。
 
今天问问题最多的是我的同门师兄冰岛人Jon Steisson,我们一个导师,做类似的问题。他也算今年的学术之星之一吧,他和夫人手里攥着斯坦福商学院,芝加哥商学院,哥伦比亚商学院,耶鲁各处的offer,我们在报告开始之前聊了一会,他们夫妇两个还没有决定接受哪个offer. 他显然对我所谈论的东西非常熟悉,所以问了很多细节的问题。我显然没有能够很好的回答他的问题,因为有些问题我没搞清他想说什么。他问问题的时候总是皱眉头,这是他的特点,所以我没法从他的表情上看出他的态度。他的夫人问的问题就要温和多了,甚至好像是在帮我,女生还男生的差别还是很大的。
 
我需要好好考虑一下要不要买那个22寸的显示器。我们这里的一位理论物理学博士就说:人生有很多坑,需要一个一个填上。22寸的显示器就是我目前这段人生中的一个坑,我很想把它填上-只是我既没有钱也没有找到合适的理由。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3 Responses to 宏观午餐

  1. chen说道:

    我恰好也是今天给了个报告, 在MIT. 我觉得很好, 虽然没啥可以奖励自己的.. 要不你给我买个22寸吧 🙂

  2. brown说道:

    22寸显示器其实没什么好的,写稿的时候一片白花花的,要不我把这个送给你吧

  3. Xiang说道:

    祝贺加上羡慕!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