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是平的

原文发表于《新快报》
 
美国东部时间2月27日,我正在纽约做短暂停留。大清早,当我打开旅馆房间里的电视机时,CNN正在报道着中国股市以及欧洲主要股票市场暴跌的新闻。那时纽约股市尚未开市,这条新闻不过是众多普通新闻中的一条。习惯了报道股市起起伏伏的记者们,并没有对这条新闻给予特别的关注。可是几个小时之后,事情就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纽约股市在开盘就下挫之后,在午后短短的三分种时间里,如自由落体般的直落200多点。这时再打开电视,几乎所有主要的电视台都在反复插播着纽约股市“大甩卖”的新闻。人们都在问一个问题:究竟怎么了?
 
那时,对于必须应景的电视评论员而言,就在十几个小时前发生在中国的10年以来最大规模的股市下挫和随后发生的欧洲股价下跌显然成为了最好的理由。虽然事隔几日之后,人们已经为这次纽约股市的“跳水”又找到了不少新的理由,比如说格林斯潘关于美国经济可能会放缓的谈话等等,中国因素仍然被美国主流媒体视为这次纽约股市继911之后最大规模下跌的主要因素之一。在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当日下午的一个政治性谈话节目中,主持人也禁不住问一位政治评论家:怎么看待今日的股市下跌?电视上可以很明显的看出那位正在滔滔不绝评论伊拉克战争的评论家脸上露出的诧异,觉得这是个不可思议的问题,但是他还是说出了一句我认为很经典的评论:我们的手已经被中国的手铐铐住了。过去总是我们打个喷嚏别人就感冒了,现在事情已经颠倒过来了,变成他们打个喷嚏我们就感冒了。
 
作为一个中国人,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得意,但我的高兴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我立刻就意识到:那个人说的不对,不是美国人的手被中国人铐起来了,而是大家都被铐在一起了。中国已经是全球一体化链条中一个不可或缺的环节,过去是在产品市场,而上周二的事件让我们意识到,在金融市场上中国也已经是这个全球性游戏的一部分了。但需要予以充分重视的是,中国也许也是这个全球性链条中的薄弱环节。欧美的股市已经存在上百年了,大风大浪经历了不知多少。其它发展中国家的金融市场,几乎无一例外的都被金融危机洗礼过,有的国家还经历了不只一次。中国的金融体系,是独独没有经历过这些风雨的。我们也许应该感到幸运,金融危机这一悬在众多发展中国家头上的魔剑还没有光顾过我国。但我们更要警醒,我们的金融体系是一个还没有做过“强度测试”的系统。
 
不要觉得上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可以让我们安然无恙,不要觉得大不了再把国际资本进出中国的大门关上就可以再次躲过危机。如果事情这么简单,大概就不会有1929年的股灾,就不会有那么多国家一次又一次的被危机席卷。哈佛大学前校长萨莫斯,这位当年在美国财长任上快速出手化解了墨西哥金融危机的著名经济学家最近就说道: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观点就是认为这一次和过去不一样。换句话说,他认为侥幸心理是最可怕的。的确,金融危机所以是危机,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它的不可预见性。在这个越来越平的世界里,我们会受到越来越多外部不确定因素的影响。我们打喷嚏会让别人感冒,别人打喷嚏一样会让我们感冒,而且说不定是重感冒。
 
金融市场的深化和制度的完善是一个渐进的过程,而金融市场开放的进程似乎已经不能完全为我们所左右,外国资本正在通过各种管道进入中国。因此现阶段和未来一段时间的中国,将会是金融危机的高危时期。在一个市场不够完善的环境里,政府是需要有所作为的。我们的金融监管当局,应该密切注意全球市场,将防范金融风险放到优先的位置,而我们的管理机构则应当把推进金融体制改革和金融深化加速进行。
 
如果要问我未来十年中国经济最大的隐忧是什么,我会说是金融市场的动荡引起的经济停滞。我真心的希望我的担心被事实证明是错误的,但愿如此。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世界是平的

  1. 听雨说道:

    只有在退潮的时候,才能知道哪个游泳的人没有穿泳衣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