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能耗高是个问题?

我开宗明义的先要说能源问题不是环境问题,大量的消耗能源和环境污染没有必然联系。煤大概是最“脏”的,但如果把煤“洗”得足够干净,烧煤的排放还是有保障的。煤当然还有粉尘的问题,但是如果能够将煤在产地就地转化为电,那么粉尘的影响应该也是有限的。这么说吧,美国是世界上消耗能源最多的国家,美国烧的煤没有中国多,但也非常多,而美国的环境并没有因此而很差,所以能源问题和环境问题在很大程度上不是一个问题。
 
我们总是在说,中国GDP单位能耗太高,这样的经济增长代价太大,昨天马凯在两会的记者招待会上重复了这一看法。当然,他说得更广泛一些,不仅包括能源,还包括广义上的资源。
 
我个人是个希望全世界都能节约能源的人,主要原因是担心温室气体排放引起全球变暖。我把自己房间能够换成节能灯的地方都换上了节能灯,即便我住的地方用电不花钱。我在晚上离开办公室的时候会去将办公楼里那些会彻夜通明的灯关掉一些。我将垃圾分类,大部分可以回收的东西我都没有直接当垃圾扔掉。总而言之,我不是一个支持“浪费”能源或者“浪费”资源的人。
 
但是从宏观经济的角度说,为什么我们要担心我们GDP单位能耗过高?马凯的话里流露出的显然不是担心中国排放了太多的温室气体。如果不是担心温室气体,如果不是因为环境污染(我已经说了,大量耗能未必就一定污染环境),能耗高为什么是坏事?
 
你也许会说,能耗高意味着成本高,这样利润就低了。对不起,利润的事情不用你担心,大部分企业比你更在乎利润。中国确实能耗高,可是中国企业一样赚钱。要不然,我们去年接近4万亿的财政收入是从哪里来的?我们超过10%的经济增长是从哪里来的?
 
你也许会说,用能源太多,会有能源安全的问题。这是一个问题,关键是这个问题有多大。昨天马凯说我们的能源自给率90%,所以说,在一段时间里,就算中国彻底被封锁了,中国也就损失10%的能源来源。但是有人能彻底封锁中国吗?几乎不可能。你能指望加拿大,俄罗斯,尼日利亚,伊朗,苏丹,委内瑞拉,沙特一起联合起来封锁中国吗?太不可能了。再说,手里拿着硬通货,想买油总是能买到的。这个世界上多的是比中国需要油更需要钱的国家。
 
你也许会说,用能源太多,能源价格的波动会给宏观经济带来不稳定。这是个问题,石油危机还历历在目。但是,石油危机之后,我们似乎没有再听说过因为油价导致大的宏观波动的故事。去年油价这么高,美国经济一样好,中国经济更好。毕竟,能源消费在我们的总消费中占的比例是相当低的。现在没几个人会担心粮价波动影响宏观经济了,油价波动的影响我相信也是有限的,至少适当的货币政策可以有效的对冲大部分的油价冲击。
 
你也许会说,高能耗会影响经济增长的持续性。这是个长期的担忧没错。化石燃料总有一天会被烧完的。但是我们要把整件事情的逻辑搞清楚,我们不是耗能才增长的,我们是因为增长才耗能的。更何况,这个世界上对能源最为依赖的美国,几乎没有任何能源的日本都还没有为化石燃料可能会烧完显得非常着急,中国需要那么着急吗?
 
你也许会说,消耗能源太多,造成了很多矿难。对不起,消耗能源不是问题的根源。
 
我知道很多人还有很多理由,觉得中国消耗能源太多了不是好事。除了我上面提到并且“反驳”了的理由,还有些什么?有看法的人站出来说说吧。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8 Responses to 为什么能耗高是个问题?

  1. Rambo说道:

    大量的消耗能源和环境污染没有必然联系,但在中国它们是直接联系的。环保已经不存在技术上的问题了,说到底是一个成本的问题,美国有着严格的环保法令,燃烧煤的企业不得不投入大量的资金用于环境保护(例如电厂的高压电除尘以及脱硫设备),于是美国虽然也烧煤,但并没有产生严重的污染,但在这些法令之前,环境情况也是不容乐观的(例如1948年宾州多诺拉烟雾事件),然而中国的法律现状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煤是一种比较脏的能源,而煤在中国的能源结构中却又占据着很大的比重,由于缺乏相应的除尘和脱硫设备,每年都会有大量的粉尘和硫氧化物排入大气,煤炭大省山西的空气情况便是很好的例子。
    石油是一种相对干净的能源,可以在使用前进行脱硫,然而燃烧过程中产生的氮氧化物等却是不可避免的,虽然有尾气处理设备,但大量的燃烧也会产生很大的环境污染,比如说1943年的洛杉矶光化学烟雾事件。
    其它的清洁能源,比如说风能,水能,表面上可能不会产生环境问题,实则不然,比如说建水电站会影响洄游生物的生存等。
    地球原本是一个和谐的系统,由于人类的贪婪,已经有很多不和谐的现象出现了,节约是一种美德,是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前提。

  2. Rambo说道:

    再说一点题外话,高的单位GDP能耗也反映了我国的经济结构是以加工型企业为主,在现在,生产已经不再是高利润率的行业了,我们面临的挑战是从世界工厂向世界研发中心的转变,那才更利于中国的发展

  3. yi说道:

    可不可以理解为高能耗是低技术水平生产型产业的特征呢?也许大多数中国企业除了人力成本奇低以外,别的成本都不怎么低?
     

  4. Reinhard说道:

    从世界工厂变为世界研发中心,这是一个美好的愿望。但是,这是否是一个单纯靠主观愿望能够达成的目标,值得考虑。对一个还在爬行的小孩讲,你要从爬行动物转变为两栖动物;可是他的腿还不够健壮,小脑还不够发达,都需要假以时日,才能慢慢学会走路,然后游泳。大家都知道世界研发中心好啊,可是想让中国这么多人口都去研发,都去造芯片,操作系统,是不是还不太现实?

  5. Royxee说道:

    对于能源问题, 可以充分体现市场的不完备性.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来说, 现在的能源再便宜, 我们的子孙也不能跑到今天来买呀. 既然能源会再将来会很宝贵, 但是今天会被严重低估, 那为何市场上没有公司专门经营储藏能源呢? 这又必须要回到市场的不完备(当然, 金融市场的发展已经缓减了这问题)和中国能源企业的产权结构的问题上了(都是国企经营能源, 企业所有人没有实质产权). 况且储备能源是一件政治风险很大的事情, 一般只有那些有远见的政府才可以看, 要是私人干, 无疑是替他人作嫁衣. 当然, 储藏资源的事情也不是没人在干, 美国不就有人干吗?

  6. Unknown说道:

    不过又一个政治阴谋,借能源借口打击政治对手。

  7. Albert说道:

    我觉得,能耗高的问题还是externality的问题。比如环境污染。但是中国的特殊之处在于法律没法执行,你立一个法来限制污染,根本没用。所以中国人的思路就是,我怎么通过行政手段把能耗降下来,于是污染就降了,externality就没有了。因为行政手段是唯一有效的手段。以8r8c的名义,什么都做得成,以法律的名义,什么都做不成。就是这样。
     
    不知道博主对externality有什么见解。芝加哥那边是不是认为这样的externality也可以通过市场解决?请赐教。

  8. Albert说道:

    或者是国有企业管理者对利润并不敏感,或者是对长期利益不敏感,没有兴趣购买有长期收益的能耗低的设备,因为反正我就干这几届,企业也不是我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