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主导”和北大清华的校医院

医疗市场和很多市场确实非常非常不同,如果说信息不对称问题在哪个市场中最严重,那毫无疑问是医疗市场。通过竞争能不能消除这种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并不十分清楚。因为这个世界上的主要国家中,没有哪个国家的医疗市场是充分竞争的。所以,病人用脚投票来保证医院不会“黑”他的效果有多好并不十分明了。

但有一点是非常清楚的,“政府主导”绝对消除不了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不可能说医院归公家了,病人就不受医生摆布了。还不是医生说什么,病人就干什么?

“政府主导”是可以控制医疗费用的增长的,这个一点问题都没有。如果控制医疗费用增长是我们医疗改革的唯一目的,那“政府主导”确实是最好的选择。在“政府主导”下,我们公共教育费用增长的确实非常缓慢。到医疗领域,政府一定能做得一样好。

看看北大校医院,你就知道“政府主导”为什么可以控制费用的增长了-我国家就给你北大校医院一年1000万的拨款,整个学校的病都归你看。反正你把校医院变成兽医院(校医院是兽医院这件事情在学生中间是有广泛共识的,至少在我还在北大的时候大家都这么认为,隔壁清华的同学在绝大多数问题上和北大学生都没有共识,但在把校医院称为兽医院这件事情上,两个学校几乎从来没有分歧),把学生治得半死不活,把好药都从后门给了熟人,那都是你的事。只要总额控制在1000万以内就行,多出来的你们自己负担,还有一点,不能增加病人负担,所以学生在北大校医院看病几乎是不用花钱的。这样当然可以控制住费用的增长,国家几乎可以100%的控制费用,想让医疗费用按什么速度增长,那医疗费用就可以按什么增长。如果大家喜欢在北大校医院看病的感觉,那就热烈拥护“政府主导”吧,反正我是不太喜欢。

说两件我亲身经历过的事情。一是我在北大的时候,每次感冒校医院给我开的药都是几毛钱一包的“甘草片”。有一次我咳嗽咳得实在难受了,想让医生开点有用得药给我,医生正儿八经的跟我说:同学,你知道吗,甘草片是上了药典的,治咳嗽就是用这个。我说:好吧,你告诉我吃什么药有用吧,我自己去药店买。那个医生毫不犹豫的给我开了另外一张药方,我自己花了几十块钱搞定。如果校医院只有“甘草片”那也就算了,其实校医院各种好药都有,都在一个所谓的“小药房”里。我原先以为“小药房”是自费的,所以在小药方买药和在外面药店买药没有区别。后来我才慢慢知道,“小药房”的药也是公费的,不过至于校医院把这些药开给谁,那就完全看你有没有门路了。北大校医院的这种经历,让我深深的怀疑,一个政府主导的体制能不能把医疗资源分配给那些最需要的人。这个看上去似乎会有利于低收入阶层的政策建议,最后伤害的最多的很可能恰恰就是低收入阶层。现在中国的现状也许是用钱说话,一个政府主导的体系会是用门路说话,我不知道哪个你会更喜欢。钱至少努力努力还能挣来,门路这东西是努力都努力不来的,所以我总觉得用钱说话比用门路说话给人的希望更大一些。

第二件事情是这样的。把长话短说,我的一个同班同学,因为北大校医院的误诊,几乎差点死掉。因为我那时是班长,我甚至已经和系领导一起去医院和他做了“临终告别”式的探望。他能活下来,完全属于命大,因为病被耽误了这么久还能救回来的,他是第一个。协和医院的医生后来告诉我们,给他用的某一种毒性很大药物,从来没有在活人身上用过那么大的剂量,换句话说,当时完全是死马当活马医了。我去医院看他的时候,他同时在吊好几瓶水,其中只有一瓶是真的治病的“毒药”,剩下的药全是用来解毒的。要是没有这些解毒药,那毒药自己估计就能把他毒死了。我这位同学后来创了一个记录,他还没有出院,他的病例就已经进了协和的课堂。说这个事情的原因是,大跃进的时代我们说:我们要又好又快的建设社会主义。到头来是只快不好,最后快也快不起来了。一个“政府主导”的医疗体系,追求的目标一定包括“又好又便宜”的医疗服务。我非常担心,最后便宜是做到了,好不好就很难说了。从历史记录看来,当我们的政府同时追求两个目标的时候,一般都是牺牲那个更难衡量的目标,而换取那个更容易被衡量的目标。在好和便宜这两个标准中间,显然便宜更容易衡量,好不好就不得而知了。治死了人,医生总是有理由为自己开脱的,信息不对称嘛。

好了,语气重一点的总结一下:“政府主导”=分配不公+重量不重质。这些观点可能很偏颇,因为它们几乎完全源自我对北大校医院,这个“政府主导”医院的观察。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7 Responses to “政府主导”和北大清华的校医院

  1. Royxee说道:

    北大校医院只有那个牙医中心还可以。不过那才是2000年以后的事情。政府直接提供服务或产品,是被证明低效率的。政府能做的,就只有市场设计和管制这两件事情了。 然而,给社会最底层的人直接提供服务或产品,似乎又是有些道理的。毕竟,对于他们而言,根本连步入市场门槛的能力都没有。不管市场设计或管制的多有效,都和他们没关系。从某种意义上,对于最贫困的人而言,如果能进北大校医院免费看病拿甘草片还是好的。要不然,北大也就不用学生证来看病了。从我的角度上来看,要设计一个成熟的医疗市场改革,第一步就是用北大校医院水平的质量,去给社会最贫困的人提供一点起码保障。然后才能设计一个有激励和竞争的市场医疗体制。

  2. Sean说道:

    There were a couple WSJ articles about Chinese medical system recently.  They happened to talk about the system in two different propectives.
     
    If all the hospitals go private without proper regulation, then the following will surely happen.  Right opposite to what\’s being described in the blog above, expensive medicines will be the only thing you can get since they maximize the profits of the hospitals.
     
    http://users1.wsj.com/lmda/do/checkLogin?mg=wsj-users1&url=http%3A%2F%2Fonline.wsj.com%2Farticle%2FSB116891144192977210.html%3Femailf%3Dyes
     
    The following seems to be a perfect example of a private hospital meeting everyone\’s need.  Apparently some government interferance has positive effect here.
     
    http://users2.wsj.com/lmda/do/checkLogin?mg=wsj-users2&url=http%3A%2F%2Fonline.wsj.com%2Farticle%2FSB116785311279866221.html%3Fmod%3Dhealth_hs_health_providers_insurance
     

  3. 延人说道:

    如果目标是让穷人看得起病,拿得起甘草片,政府主导也是毫无必要的。既然穷人需要看病,有这样的市场需求,只要放松政府管制,就一定会有适合他们的看病的地方。我们家这里有很多外来民工,他们看病都是去私人诊所,诸如“×××医生诊所”之类的地方,这些地方看病的话只要病人的问题不是特别大,特别专业,对付个头疼脑热还是没有问题的,价格也很便宜。这些大量分布的诊所之间因为有竞争,不可能开成兽医院,医生还可以自由的进行价格差别,满足各种收入水平的人的参与约束。很多人都认为在市场环境下,穷人的需要就不会被满足,但市场是最敏感的东西。低收入者有喝酒吃炒菜的需要,大排档自然会出现。只有在政府主导下,官员才会对民众最基本的需求熟视无睹,出现3000万人被饿死的惨剧。当然,如果要求穷人有喝酒吃炒菜的需要就要用大酒店去满足,那就只有在天堂才能找到这样的地方了。

  4. edward说道:

    政府主导面临两方面的问题: 1)预算约束; 2)政府主导的形式, 包括如何和市场机制结合等问题。 一个政府主导的体制能不能把医疗资源分配给那些最需要的人? 这是一个好问题。关键是如何衡量谁最需要?付得起高价钱就代表最需要吗?所以问题的关键是什么机制最能够把效率和公平结合起来。 说起公平,就是富人和社会有没有义务为穷人买单?如果有义务,买多少,谁确定买多少, 如何用这笔钱?给穷人提供医疗保险或者补助?政府主导这个词不好,不一定主导嘛。但是政府参与是肯定的,无论是监督医疗市场,或者是直接参与医院建设。 对比一下美国的教育市场吧。答案太明显了。公立和私立两套机制。 各为其职。

  5. Royxee说道:

    楼上,你要是认为市场体制下,穷人的起码医疗需求可以被满足,市场就一定给最贫穷的人提供像北大“兽医院”一样便宜和同档次服务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除非你认为那些贫困的人他们自己是不怎么需要看病的.就目前医疗价格还受计划管制的情况下, 就已经有很多吃低保的患病老人在等死了. 医疗市场毕竟不是大排挡,不是是个郎中就可以摆摊的. by the way, 非常鄙视这种人。楼主的观点我经常有不赞同的,但是我从来没觉得他无耻,而对楼上这种人就不同了。 不要以为帮着楼主说话就可以kiss ass,没用的。

  6. Royxee说道:

    呵呵,应该是楼上的楼上。不好意思。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