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人可不可以多吃肉?

这个问题问得似乎有点无聊。一个人有钱,他买得起肉,他多吃,这完全是他自己的事情,我们管得着吗?
 
如果你真的认为我们管不着一个人吃多少肉,那么请看下面这条新闻:
。。。。。。
但是近日北京市房地产产业协会发布的一份报告认为,北京的住房从总量上说是足够的,并不短缺,甚至是潜在过剩。
。。。。。。
报告指出,房屋没有得到有效的供应,大量闲置房屋掌握在少数富人手中,导致了住房分配不公,客观上造成了北京房屋供给紧张,房价上涨。
 
把这条新闻改一改就是:
北京的猪肉从总量上说是足够的,并不短缺,甚至是潜在过剩。猪肉没有得到有效的供应,富人吃了大量了猪肉,导致了猪肉分配不公,客观上造成了北京猪肉供给紧张,猪肉价格上涨。
 
我不是否认这个报告后面的逻辑,从某种意义上,我同意这个报告后面的经济逻辑:富人购买了大量的房产对于原本就高的房价产生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这跟富人吃了大量猪肉可能会推高猪肉价格没有本质不同。
 
我不同意的是这个报告对于这一问题的判断,字里行间,这份报告似乎是在暗示:控制房价的方法是不让人多买房。这就引发了我前面的问题:要是猪肉价格涨了,我们该不该限制人吃肉?
 
尽管我对房价的过快上涨也很担心,特别是由此产生的公众情绪问题,但我不认为我们可以主观的认为人家多买房就是“闲置”,或者更轻易的认为一家一套房就可以。在市场交易的情况下,买多少房和吃多少肉是一样的,如果我们认为不应该干涉一个人吃多少肉,就没有太多的理由干涉一个人买多少房。昨天,和谷主一起去顺义滑雪,看到山脚下的一片农家院落,我还想着要是什么时候有钱了,就买一个小院子。也许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我有三百五十天都不会住这个院子,但是就是滑雪的那些天里,我可以住在自家的院子里,不用起大早的往山里赶,滑完雪了也不用着急回城。这是闲置吗?即使买房唯一的目的就是投资,请问我们有道义上的责任不让人家干这件事情吗?我不认为有,只要人家按合同付钱。
 
想要控制房价的上涨,仍然坚持要用市场的方式。历史一次一次告诉我们,试图通过管制的方式来控制经济活动只会造成更加的不公-谁跟政府相关部门的人有关系谁就能得到被管制的资源。
 
最后,凡是在本博客的开始觉得我们不应该限制人们吃多少肉,但是在本博客的后半部分觉得我们还是应该限制人们买多少房的人,请举手,并说出你的理由。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2 Responses to 富人可不可以多吃肉?

  1. Jimi Zhiming说道:

    猪肉和房子还是有所不同的。假设这些富人的财富是无穷的,就算我们不限制他们吃多少肉,他们也不可能买无穷多的肉,并把这些肉都吃下去,他们的胃终归是有限的。但是如果我们不限制他们买多少房,他们完全可以买无穷多的房,并把这些买来的房子全都闲置在那儿。富人大量买房导致房价上涨,导致穷人买不起房,导致穷人的福利水平下降,富人却没有对这一后果给穷人以经济上的补偿,于是产生了外部性,这和工厂排污的情况是一模一样的。肉的供给弹性大,需求弹性也大,富人多吃肉导致价格上涨的幅度有限,由此造成的外部性有限。房屋的供给弹性小,需求弹性小,富人多买房可能导致房价大幅上涨,从而造成严重的外部性。纠正外部性最常用的两个方法一个是征税,于是国家就对房产交易进行征税。二是定额,每个城市的新建住宅中必须有一定百分比的廉价住宅,于是剩下的部分便是富人们随意排污的额度,由他们自己在那里交易。
     

  2. gaohaini12345说道:

    呵呵,这个类比比较形象,但如楼上所言,通常猪肉和房子并不是一回事;在我看来,猪肉可吃可不吃,如果能随意吃猪肉的人受到限制,自然要大喊不平;但是房子是大家都要住的,如果因为有的人能随意任意的住而使得大部分人不能紧住的话,这次就要轮到那些住不到房子得人声音更大一些了。我觉得,人得基本需求和高级需求在满足和不满足之间的心理和生理反应差距很大

  3. :)说道:

    我也举手
    房子的供给弹性和肉的供给弹性不同,一个几乎完全没弹性,一个弹性很大。房子和肉在个人收入的所占的比例一个很小,一个很大所以肉用市场调节足够了,但房子光靠市场调节够不够?
     
    在房子这个弹性没太大变化的供给曲线上,直接修改是非常见效的。希望控制政策能够长期,短期是不会见效的。

  4. Royxee说道:

    举手说两个理由吧.
     
    说之前, 先说一下假设, 假设两个市场结构完全相同,除却以下两个方面:
     
    1: 需求弹性和市场结构, 大家都知道,猪肉市场的需求是有弹性的, 厂商是在一个几乎是完全竞争的市场结构里.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 市场机制没有任何扭曲, 我们没有任何理由要求政府管制. 如果市场需求富有弹性, 但是厂商是在一个寡头竞争的市场结构里, 我们知道, 市场机制会有扭曲, 然而这种扭曲带来的效率损失不大. (经济学入门者可以想象一个需求曲线水平的情况,不管供给方的市场结构如何, 市场都不会有效率扭曲). 但是如果需求弹性小, 而厂商所在的市场又是缺乏弹性的, 市场会怎样? 效率损失明败着的.
    当然, 房子的可存储性在动态上有利于减少这种效率损失, 因为nash有猜想, 说durable的市场上,即使市场是垄断的, durable商品也会导致市场有效. 然而,这前提是人们有完全的耐心.!
     
    换句话说,对于住房的市场结构, 市场效率取决于人们对这种商品的贴现率高低. 而猪肉市场总是弯曲有效率的,因此猪肉市场无须人为管制.
     
    2: 有人会说, 那通过改革, 如果放开房地产市场,使得厂商的供给是竞争性的会如何? 我的回答是, 完全没有用的. 竞争的住房生产厂商仍然需要管制. 以前听说过一个港科大EMBA的案例, 说De Beers导致了钻石的昂贵, 说如果没有它, 钻石的价格会多低. 其逻辑简直简单的可爱. 对于供给缺乏弹性,(注意到, 即使市场结构是竞争性的,也可能会缺乏弹性), 销售商也会人为制造垄断, 即使在中国政府的支持下,北京房地产的供给大大增加,  也不会大大降低北京的房子价格, 因为对于这种可存储商品的东西, 销售商会有办法囤积的. 富人群体会默契的和房地产商走到一起, 囤积房子. 这有点想古代的若干囤积大米的事件一样. 每到丰收, 米商就开始大修粮仓,因为尽管进价便宜, 但是他们仍然不会让大米的现价跌下去的. 他们知道, 雨水是周期性的, 未来几年肯定有灾荒年, 大米囤积两三年就可以卖高价, 那何必现在卖出? 房地产不一样吗? 今年出个文支持房屋供给, 可明年呢? 土地就那么多啊!
     
    所以, 房子是durable,而猪肉不是, 所以尽管我们假设了房子供给也是竞争性的, 而房产市场的效率扭曲仍然存在, 而容易腐败的猪肉不会. 不妨想象一下, 如果所有的房子都只有一年的使用期, 北京的房价会怎样?
     
    3. 市场不完备性和泡沫. 实验经济学里有很多例子可以说明市场均衡不是理性的,更不是有效的. 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先读读加州理工关于纸张拍卖的实验, 实验的大概是说, 实验初,每个人都被分发一些某种颜色的纸(总共有好几种颜色的纸), 然而被私底下告诉他/她所拿到的这种颜色的纸在实验结束时回收价格是0. 然而让大家进行各种颜色的纸张价格交易.交易方式用的就是我们现在易趣上的一级价格拍卖.有趣的是, 每次实验, 这些没有价格的纸张都被拍出一个正的市场价格出来,而且价格随着时间一路攀升, 快到实验结束时才突然回归到0. 这种市场不完备性来自于非对称信息, 如果人是理性的, 在这种市场结构下, 上述实验情况是不会发生的. 因此人们就猜测用有限理性来说明这个问题.
     
    我现在正在做的一项有意思的(可惜只是我个人觉得)研究是, 有限理性将导致人们过度使用市场信息, 尤其是当信息价值高的时候. (我不是很想用rubinstein&abrue(1986)的方法,可从他们文献 deviation后, 就没人在意了, 人们似乎只满足于是否把R&A的结论应用到多人, 多囚徒悖论拓展到其他博弈, 却不愿走出automata的框架, 真是没劲.).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说, 非完备市场上交易的东西越是贵重,市场泡沫越厉害. 对于这个结论, 完全是由你这个问题引起的推论. 我自己只想到非完备市场泡沫的结果怎么解出来, 有什么性质, 倒是没想到你这里去.
     
    因此第三个结论是,对于控制房地产(或股票)市场上的泡沫, 政府一定要"炮制"一种管制机制, 打击故意制造泡沫的"虚假消息""做庄造价", 不过,这种想法似乎是太幼稚了, 因为根本无法实施啊. 毕竟, 股票泡沫和房地产泡沫都会出来, 那"虚假消息"就成"真实消息", 从某种意义上, 正确预测"虚假消息"算不算造假呢? 就象我现在, 会一直强调北京房价会接近香港, 中国股市会翻二三翻.(好象2006已经翻过一番了吧.)
     
    我想, 第一二点可能是你这个问题的主要答案, 第三点纯粹是我个人研究兴趣和你的问题有些关联.
     
     

  5. zfb说道:

    楼上的发言足以让人失去判断力

  6. x说道:

    我认为猪肉与房子没有什么本质的不同。土地是有限的但是土地的用途却可以变化,可以将种菜的地用于盖房子。如果购房者预期价格下降,你猜他有没有耐性。那些囤积居奇者都是预期价格将上升的,并不是由于其囤积居奇而导致的价格上涨。如果供大于求就没有人敢于去囤积居奇。房子的需求也不是完全没有弹性,你住不起200米的你可以住50米的,你住不起新房,你可以住旧房,实在不行可能住到农村去。政府即没有动力也没有能力去对房子的价格进行管制。

  7. 延人说道:

    我只听说过Coase猜想,Nash什么时候也跑出来猜想来了,汗!
    不过富人可不可以多吃肉这是个价值判断,本身就没有答案,除非在伦理上给出某种假定,比如不同人之间的效用如何比较的规则。不过这种讨论就不是经济学问题了。当然,富人可不可以多吃肉也可以从效率的角度看,这就是一个财产权的界限问题,虽然钱是你的,但用钱购买商品的权利还是存在界限的,你有权买更多的猪肉然后埋掉,有权买更多的房子然后炸掉,但是否有权买一个杀手的服务,让杀手把这些为富不仁的家伙干掉呢?产权如何界定才是有效率的是一个有意思的问题。
     
    第一次来这里灌水,向博主致以敬意!

  8. Royxee说道:

    的确是科斯猜想, 没注意写错了.
     
    那可不可以问这么一个问题: 富人可不可以囤积大米?
     

  9. www.bankresearch.org说道:

    猪肉价格高了自然就有人多养猪, 你要是规定猪肉只能卖一分钱一斤你看大家还吃不吃得上肉(看看几十年前就知道答案了).
    说土地供给有限我相信, 说建设用地和住房供给是有限的我就不相信了. 原来五层的楼房盖到十层供给不就增加一倍了吗? 原来盖工厂的地现在转成住房用地不就增加供给了吗? 你要是刻意打压房价扭曲市场机制的话估计现在市中心还是一大片工厂.
     一线城市房价高了自然就有企业和就业转移到二线城市去. 炒房价也就是几个沿海大城市的问题.

  10. www.bankresearch.org说道:

    有一个经济学故事我觉得很有意思:
    某地发洪水, 食用水都污染了, 所以有的人运输瓶装水到那里去卖, 加价500%.
     
    全国很多人就开始在报纸上骂了: 你这个奸商!竟然只给富人喝水. 
     
    "奸商"就问了: 你们骂的那么爽.你们之中哪个给穷人送水了,举手啊.我虽然赚了钱,还是至少还给手送到他们手里了.你们又帮了什么忙了呢?
     
    没有人举手.这就是所谓的"端起饭碗吃肉,放下筷子骂娘"了.
     
    原因很简单啊!要是这个商人能加价到500%还有人买,肯定说明灾区的水不够喝啊, 肯定说明那些骂的很爽的人里面没有人去送水啊!
     
    估计那此盖房的民工也要挨骂了. 我觉得那些骂开发商只给富人盖房的人应该试试到工地骂一下民工: :"你们光跑到沿海地区盖房子, 竟然不在自己家里种地.这不是明摆着只给富人盖房吗". 估计会给扔到烂泥坑里:" 你骂得那么爽, 你上我家种地去啊!"

  11. Qian说道:

    举手
    地皮是有限的 猪是可以大力发展养殖的
    还有肉和房子消耗、价格等等性质都不同 不可以相提并论的

  12. www.bankresearch.org说道:

    市中心的地皮是有限的, 但是如果政府从城市中心修条轻铁到郊区, 原来在郊区的地皮不就也可以使用了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