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和美国,两个当世活宝

今天看到曼昆和克鲁格曼两个经济学家为美国财政赤字的问题又发生了分歧。
 
想到财政赤字的问题,我觉得中国和美国真的可以算上当世的两个活宝。
 
美国,这个世界上也许最需要控制财政赤字的国家,近几年的财政赤字因为战争和减税大幅度的增加。尽管对于美国巨额经常项赤字的成因仍然有争论,但财政赤字无疑对于其巨额的经常项赤字产生了贡献。不要觉得美国的财政赤字以及经常项赤字和你我无关。因为美国如此庞大,因为美国借得钱如此之多,美国政府借钱对全世界都有影响。立刻的影响是,原本可以变成面包,变成工厂的财富被美国人借去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变成了炮灰,这是对人类财富的浪费,也影响整个人类的福利。战争的成本,通过国际资本市场,使得所有的人都要承担,虽然看上去是美国人在花钱。长期的影响是,美国未必会还所有借去的钱。当然,美国是不会赖债的,但是美国可以利用美元的支配性地位隐性赖债,美元贬值的直接后果就是以美元计价的资产缩水,虽然缩水的程度和贬值的程度未必是1:1。
 
中国,这个是世界上也许最需要扩大财政赤字也有能力扩大财政赤字的国家,却经历着中央政府税收收入高速增加,有钱花不出去的局面。中国的政府,在公共服务领域的欠帐太多,这些欠帐在原则上我都赞成用财政赤字来填补。这些欠帐,一部分是改革成本,比如说下岗职工和已退休职工的各种福利,比如说国有企业的历史欠帐,银行坏债,利用财政赤字的方式弥补这些欠帐,然后用未来的税收收入填上这些赤字,可以使得改革成本并均分在多代人头上,从而不用被一代人承担。现在50岁左右的原国有企业职工和广大的农民,很多都在计划经济时代和改革过程中遭受了损失,改革是造福全体人民的,现在和将来,我们不应该让一小部分人承担的太多。欠帐的另一部分是公共投入:教育,卫生和其它基础设施。这些投入,在未来是会产生实质性回报的,因此政府应该用赤字来投入,在未来通过税收来偿还,这些相当于政府投资。可是,我们国家的情况是这两方面的投入都不足。不足导致了两个结果。一就是公共服务的缺乏。皇甫平在今年早先时候的《财经》文章中已经指出了这一点。二就是大大的降低了老百姓的生活质量。那些需要补偿的人没有得到补偿,没有钱花。那些有点钱的人,因为对未来没有安全感,不敢花。这从中国的储蓄率就可以看出来,中国人挣1块钱,就要存下5毛钱,只敢花3毛钱,剩下2毛钱交税。美联储主席最近在社科院的演讲中就直接指出了这一点,他说中国人需要多消费,这样会改进中国人的福利。可是他没有意识到的是,不是中国人不愿花,而是中国人不敢花。
 
所以,看看中国和美国,只能说他们是当世两个活宝。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4 Responses to 中国和美国,两个当世活宝

  1. Qian说道:

    保守阿!!

  2. Unknown说道:

    楼主你好,能否告诉我储蓄率是怎么计算的?我用储蓄存款除以GDP得出来的结果跟公布的数据都不同,去年应该是51%,前年应该是46%,另外还要计算居民、政府和企业的储蓄率,我算出来的都不同。谢谢了。

  3. 喷替说道:

    一个政府整体的理财能力还不如一个能干的主妇?为什么?

  4. hilda说道:

    不是中国人不愿花,而是中国人不敢花——因为公共服务领域、教育卫生和其它基础设施的欠帐太多,普通百姓不得不居安思危。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