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经济系年度晚会

今年我没有参加,因为和我要讲的习题课冲突了。本来想6点的时候去吃点东西,想想为此要换上西装,还是算了吧。一个人在办公室极度可怜的啃了一个汉堡,喝了一瓶可乐,习题课倒是讲得意兴横飞,只是回到办公室之后觉得有点索然。
 
每年经济系晚会的看点是所谓的“小品”,一年级到三年级,每个年级都要演一个,教授们也要演一个。小品的主题永远只有一个:取笑教授。因为Ed Glaeser每年都要教一年级博士的入门微观,他的部分又非常难跟上,因此每年学生都对他很有怨言。不难想象,他总是学生取笑挖苦的大靶子。虽然我没有去成今年的晚会,但是晚会中取笑Ed Glaeser的那段事先录好的录像却被人放在了网上,没错,就是那个刚刚被Google花了十几亿收购的Youtube. 如果你想看,可以点这里那里。这里是Ed Glaeser本人,还有John Cambell,现任美国金融学会的主席。那里是学生模仿取笑的片断。如果你看了之后笑不出来,那非常的正常,这毕竟是一个只有被Ed Glaeser折磨过的人才能笑得出来的录像。今天下午,我就把这段录像放给了正在受折磨的本科生看,整个教室笑成一片。
 
我想说,我越来越喜欢Ed Glaeser这个人了,尖锐聪明的让你无地自容。我对他最初的印象是这样的:在我一年级的某个晚上,他把我们这些学生叫去,说要教我们做模型。在经济系三楼的会议室里,只见他左手拎着6罐无糖可乐,右手抓着半块匹撒,面前还摆着半盒。说:你们有什么问题,觉得有趣,但又不知道如何写模型,问吧。第一个发问的是Robby Akerlof,没错,就是那个得了诺贝尔奖的George Akerlof的儿子。问题是:为什么有的饭店提供免费咖啡,有的饭店咖啡却是收费的?只见Ed Glaeser在黑板上,霹雳哗啦就搞定一个模型,具体是什么我全忘了。第二个问题是:什么人会去教堂?又是三下五除二,一个模型很快就被搞定。在之后的一个小时里,Ed Glaeser喝光了6罐可乐,搞完了那半盒匹撒,顺便做了四五个模型。但是,他绝对不是一个靠技术吃饭的人,他脑子里全都是经济学,只是在用数学表达经济学的时候,他已经完全不受障碍了。
 
有时候我在想,像Ed Glaeser这样的人做经济学,也许有点太可惜了。对了,我这一辈子第一篇博客的文章就是写Ed Glaeser的,名字叫“仇恨的政治经济学”。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哈佛经济系年度晚会

  1. Xiang说道:

    Ed GlaeserI乃天下奇人也!首先是声音,小凯说得好,有一种速度、穿透和压迫感,我还没听过这样好听的男人的声音!
    有一天,我在Coop书店碰见他,是个正午,他拧着一个酒瓶,脸微微有点红,若有所思,一脸散漫,好不在乎的样子。酷啊!(注意,我可不是Gay)
    Ed Glaeser会名垂青史吗,像Hart, Jorgensoen一样,有点危险。他涉猎领地太多,不专一。自由天才嘛,管他什么青史留名不留名呢?
    好啊,下雪天,Alesina 的意大利口音,一群在枯燥的学术里以为着大了圣殿的疯子。还有那个晚上,真他nn的值得留念。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