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尔顿.弗里德曼

原文发表于《新快报》
 
米尔顿.弗里德曼-一个斯洛伐克移民的孩子,一个身高1米60的巨人,上周四去世了,享年94岁。
 
让任何一个研学经济学的人来介绍弗里德曼,大概都绕不过货币主义,持久收入假说,美国货币史,芝加哥学派,新古典主义这些名词。如果你不了解这些词究竟是什么意思,没有关系。单从“主义”,“学派”和“史”这些名词的气度上你大概就会知道,弗里德曼对于经济学这门学科的重要性。如果你一定要一个排名,这里就有一些:他是“这个不太好的世纪里最好的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乔治.斯蒂格勒语),“他显然是20世纪最重要的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加里.贝克尔语),“米尔顿是人类历史上最好的经济学家之一”(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詹姆斯.海克曼语)。
 
即便如此,如果仅仅把弗里德曼解读为一个经济学家,那显然是太狭隘了。他是自由主义的旗帜性人物,他是市场制度最坚定的捍卫者,他还是一个有点生不逢时的古典主义者。1980年,弗里德曼和他的夫人罗斯.弗里德曼合写了《自由选择》一书,这本书在当年成为了美国最畅销的非小说类读物。这本书的书名正是弗里德曼一生信念的写照。弗里德曼几乎成为了一种信仰的化身,这种信仰就是自由选择和自由竞争,在他看来没有什么能够比这些更重要了。
 
如果这样去阅读弗里德曼,你也许就会理解他那些看上去甚至是有些偏激的观点。他反对政府对房租,工资和几乎一切价格进行干预,他主张私有化电台和电视台,他反对义务兵役制,他要求控制政府支出增长,他支持私有化养老保险体制,自由贸易,放松对行业的管制,他甚至支持毒品合法化。总之,他希望给人们越多的自由空间越好。也许你会认为他的有些观点根本是荒谬的,但他一生的辩论对手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萨缪而森给了弗里德曼也许是最为中肯的评价:仅仅因为弗里德曼说过这件事,并不代表这件事一定是不对的。注意,这是一个几乎很难同意弗里德曼任何观点的人对他的夸奖。你可以不同意毒品合法化这件事情,虽然弗里德曼有他的理由。他认为非法毒品导致了大量的犯罪,导致了有人制造更具毒性的毒品,导致了毒品质量的不稳定带来的大量死亡,导致了黑社会的巨额资金来源。也许你会觉得弗里德曼的政策建议不妥,但有人却把他的话当真。在里根总统的任上,美国取消了义务兵,开始大规模的减税和解除管制,撒切尔夫人在英国进行了规模庞大的私有化,这背后的精神领袖都是弗里德曼。
 
很显然,弗里德曼必定也是一个充满争议的人物。在他1976年领取诺贝尔经济学奖时,甚至有人在颁奖现场抗议。原因是他为智利政变上台的皮诺切特军政府出谋划策,治理当时智利的恶性通货膨胀。弗里德曼对此倒很泰然:我做的不过是像医生一样去为战胜一场瘟疫提供技术支持。
 
弗里德曼还曾以极大的热情关注甚至参与过中国的经济改革进程。在他看来,中国在1978年以后选择了一条正确的发展道路。他甚至在他的诺贝尔奖自传里浓墨重彩的提到了他的中国之行。他写道:……也许最值得记住的国外旅行是三次中国之行:一次是在1980年,在中国政府的资助下我给了一系列的演讲。一次是在1988年,我参加了在上海的一个关于中国经济发展的会议……一次是在1993年我和一些香港的朋友走遍了整个中国。这三次中国之行正是中国发生革命性经济增长和发展的阶段,那是从一个指令性的中央计划经济转向自由市场经济的第一步。
 
弗里德曼在他和妻子合写的自传中,认为他们是两个幸运的人。他们因为名字的字母相连,成为了芝加哥大学课堂上的同桌,最后又成了在一起生活了将近七十年的夫妻,同事和合作者。我想,因为有了弗里德曼,我们所有的人都是幸运的。无论你是不是同意他的观点,他为我们提供了一种看待世界的方式和角度,他让我们对这个世界的理解变得深刻。
 
米尔顿.弗里德曼,1912-2006。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