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床保姆和GDP核算

最近看到报道,说很多地方出现了那种提供上床服务的保姆。保姆多来自农村,雇主多为丧偶或离异的中老年男性。上床保姆的价格比起一般保姆要贵一些,但似乎也不算很贵,根据报道约为2000元每月,普通保姆能有1000元每月就不错了。
 
尽管有各种道德上的考虑,我觉得上床保姆的出现似乎没有太多可以谴责的地方,这和有家室的男性去寻花问柳还是有一些区别。上床保姆更像是妻子租赁,如果有人认为不和自己的合法妻子或者丈夫上床就是没有道德的,那我无话可说。
 
我们先抛开这些道德的考量不说。这件事情至少给了我们这么一个衡量,对一个中老年男性而言,保持性生活的价值至少值1000元每月。如果上床保姆的服务能够被统计局记入GDP,那一个上床保姆提供的上床服务至少相当于1000元人民币,一年下来这就是12000元,基本上相当于中国的人均GDP了。
 
这就涉及到一个问题,我们要不要把这种服务记入GDP?我相信有些人心里已经在嘲笑,咒骂经济学家的无耻和浅薄了。凡是那些这么认为的人,请你像一个君子一样不要继续往下看了。我不是写给你们这些不无耻和不浅薄的人看的。
 
从原理上说,经济学家关心的不是GDP本身,而是人们在一段时间里能够享受到的服务和商品,说得更抽象一些,是人们的福利水平。从本质上说,福利是相当难衡量的,但是在经过了很多隐含的假设以及很多的理论铺垫之后,经济学家创造了GDP这个概念。注意,如果你是个罗尔斯主义者,那GDP绝对不是一个衡量经济发展水平的好指标,根据我的理解,GDP的哲学基础之一是功利主义,或者说,人们的福利是可比且可加的。
 
GDP衡量的两个重要前提是我们需要能够观察到商品和服务的数量,我们同时还需要观察到或者推算出商品和服务的价格。这两个前提使得在历史上GDP的衡量就存在很大的问题和争议。打个比方,如果我替你理个发收了你10块钱,你替我理个发收了我10块,那个我们观察到的是理了两个发,各收了10块钱,所以创造的GDP是20块钱。但如果我们是各自对着镜子给自己理发,那同样是理了两个发,但是却没有价格。这问题也不大,如果这两个行为被统计局观察到了,他们可以根据理发的市场价格10块每次给这两个理发定价,这样的话还是20块GDP。问题是出在,如果我们是自己给自己理发,那就不体现为市场交易,那很可能就不被统计局观察到,那这两个理发就不记入GDP了。但从GDP的初衷看来,经济学家应该是希望将这两个理发记入GDP的,只是技术手段不允许。
 
到了性生活这件事情,情况就更复杂了。夫妻间的性生活是没有市场价格的,但性生活显然是给人们带来福利的。这里面有两个细节。第一,举个例子,甲民工每月收入1500,但不能和妻子在一起。乙民工每月收入1000,但可以和妻子在一起。如果一个经济都是由甲民工组成,另一个经济都是由乙民工组成,我们看到的人均GDP会是第一个经济比第二个经济高50%。但如果前面所说,规律的性生活值1000块的话,那实际的福利水平是第一个经济比第二个经济低50%。因此从我们衡量GDP的初衷看来,我们显然希望将性生活纳入GDP.(你也许觉得这非常搞笑,但是我们现在正在大力提倡的绿色GDP遵循的恰恰是一模一样的逻辑,过去统计GDP不考虑对环境的破坏,因此根本不能衡量人们的真实福利。因此现在觉得应该采用考虑了这些的绿色GDP.)
 
第二,如果我们干脆从头到尾都不把性生活这件事情和GDP联系起来也就算了,毕竟似乎有点难以启齿。但是,出现了上床保姆这件事情就搞得比较复杂了。上床保姆的出现,使得性生活直接以交易的形式出现了,这种交易即便不能直接的被观察到,也会被间接的观察到(保姆会把钱寄回家或者自己消费),因此就会反映到GDP里。我们假设两个经济,一个经济全部以夫妻的形式存在,另一个经济全部以上床保姆的形式存在。那后一个经济的GDP会明显的高于第一个GDP,但两者的实际福利水平确是一样的。我说这点的意思是,当性生活被部分“市场化”的时候,我们GDP的统计就会出现不一致性。虽然上床保姆不会对GDP的统计带来很大影响,但事实证明,中国的市场化进程确实对中国GDP统计的准确性带来了巨大的影响。就在去年,我们不就刚刚“发现”了两万亿人民币的GDP吗?那些GDP本来就是真实存在的,但是从来都没有被纳入过统计局的统计口径。
 
国民统计是件复杂和充满技术的事情,这里不过是稍稍指出一点,纯属好玩了。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7 Responses to 上床保姆和GDP核算

  1. chen说道:

    我们敬爱的性工作者行业有没有算入到GDP之中?

  2. Yao Amber说道:

    在中国没有吧

  3. MingChang说道:

    凯歌已经彻底入道了

  4. jumping说道:

    有幸从夏业良的搜狐博客一路看过来,很是佩服郭兄!

  5. www.bankresearch.org说道:

    "这种交易即便不能直接的被观察到,也会被间接的观察到(保姆会把钱寄回家或者自己消费)"
    似乎就算是保姆消费了也观察不到这个上床的GDP吧. 如果保姆花钱到美发厅做头发, 你观察到的是另一块新创造的GDP(created by 美发师)

  6. Jessie说道:

    最近炒得挺火的大款花重金试女友
    两相情愿的事呢,不过抓抓风气好。。?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