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平和更公平和什么是公平

下午坐在办公室里改考试卷。有一份卷子是单独的-这个学生单独考试,卷子也单独列出。
 
原因很简单,这个学生是一个丧失了大部分视力的准盲人。
 
作为给所有人提供平等受教育机会的一种努力,现代的科技已经允许盲人像正常人一样学习了。通过某种我不懂的方法,这个学生身上的设备可以帮助他讲课堂上的板书和幻灯拍摄下来,然后此设备可以将拍摄下来的东西变成可以被他阅读的形式。尽管这样设备的存在,使得我们可以像正常一样授课,但是我们还是被告知在板书的时候需要保证字体足够大,在考试的时候也得为这个学生专门准备一份大号字的试卷,虽然,在有电脑和打印机的时代,这些都不算什么麻烦的事情。如果稍稍有些麻烦的话,就是这个学生需要单独考试,因此必须为他一个人准备教室,还要有专门的人在场,虽然这些也都不算什么。
 
说这些都不算什么的时候,请大家注意我说话的前提,这是在哈佛,这个世界上最富有的学校。这个学生可以有专用的设备,所有的硬件软件设施都跟得上得前提下。我想,如果把这个学生移到北京大学或者清华大学,事情就不再这么简单了。让北大和清华接收一个基本丧失视力的学生,困难就会大很多。我无意于吹嘘哈佛,我要说的恰恰是这个事情反面,当我们把视野放到整个世界,哈佛花费很大成本接受盲人学生究竟是不是一件公平的事情?甚至可以把事情问得更远一点,让哈佛这样一个学校集中这么多的资源,这么富有,究竟是不是一件公平的事情?
 
我可以看到的是,如果把哈佛接受一个盲人的花费用在发展中国家,这些费用很可能让好几个孩子一路从小学读到高中。在这个资源有限的世界里,给一些人提供机会,就是对另外一些人的相对剥夺。哈佛的政策对盲人确实公平了,但这公平的背后还有着巨大的不公平。经济学家是天生的不擅长理解公平,但是我怀疑这大概最终是一个哲学和信仰问题。如果让我在让盲人上大学和让更多的人能读完高中之间做选择,我恐怕会选择后者。问题是,我不是在公平和不公平之间做取舍,我是在不公平和不公平之间,或者说公平和更公平之间做取舍。我相信有的人会说,让这两种人都去上学。但是不讨人喜的经济学家会站在一边说:谁出钱?经济学家没有撒谎,说的就是实话,问题是这话太冷酷。现实就是冷酷的,不是吗?
 
我正在非常吃力的读Rawls的“正义论”,试图让肤浅的我能有一点哲学的思辩,也试图寻找一些争吵不休问题的答案。科学的尽头,最终还是哲学。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7 Responses to 公平和更公平和什么是公平

  1. Qingxia说道:

    同意最后这句话!有空请主席给我们讲讲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实为XXX银行奖)吧。这是小四的主意,还要请弦MM讲今年的物理学奖,不知道为什么没动静,希望主席不要太谦虚了。

  2. chen说道:

    这也只是弱势群体中的极少数才有这个机会

  3. Yao Amber说道:

    This student is very lucky!!!!!! But I want to know what institutions or fundings support him?  All of funding needed are from Harvard itself? It seems that many universities have some departments to help those disabilities.  But I don\’t know whether they can afford the same facilities as Havard do.

  4. x说道:

    我认为,在哈佛这显示了公平,而在北大这不然。这主要是因为哈佛可能有专门为残疾人士提供的资金,其费用从此类基金中出,正是显示了公平。而北大则完全时政府出钱,这就需要从全社会的角度来衡量资助一个残疾人士与资助多个贫困学生之间的效用之后从能做出决定。

  5. William说道:

    Rawls在公共经济学上也是相当重要的人物
     
    另外,这句话的确如此,
    科学的尽头,最终还是哲学。

  6. Yao说道:

    Ken Binmore at UCL has a recent book on justice, called Natural Justice (I think). It appears that his view is more in the tradition of naturalism, while Rawls\’s take is more in the path of  metaphysics.

  7. 说道:

    事实很可能是哈佛的做法更公平。 
    你想呀。就算是一个盲人,她能进入哈佛,说明了她的能力。这种能力一旦等到她从哈佛毕业,那么她对整个世界的贡献我相信绝对大大超过10个甚至100个高中生对世界的贡献。
    别说有限的资源花在让一个人上学而没有让其他10个人上学不公平。同样的资源,一种结果是让所有人的幸福指数上升10点(她一个人贡献10点),一种结果是让所有人的幸福指数上升1点(10个人每个人贡献0.1点)。你说哪种结果对全世界的人更公平?
    所以,哈佛集中这么多资源是公平的。因为这说明了它的市场能力。从另一个角度讲,全世界的市场化程度有多高,这个世界就有多公平。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