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让女性像男性一样在科学研究上成功?

关于女性和男性在能力上可能存在本质区别的评论成为引起Larry Summers下台的最早导火索。尽管Larry Summers已经离开他位于哈佛Mass Hall的办公室,他的话仍然在公众,媒体和学界中引发着广泛的讨论和争议。最近美国科学院和美国工程院发表了一份最新的报告“Beyond Bias and Barriers: Fulfilling the Potential of Women in Academic Science and Engineering”就是完全针对Larry Summers的上述评论的,这份报告,尽管我没有阅读,但是从芝加哥大学的Garry Becker和Richard Posner对其的激烈批评上,这份报告一定是肯定了男女智力上没有任何差别。当然,他们两人的批评不是针对这个结论的,而是针对这份报告可能存在的偏见(除了一名男性以外,全部的作者都是女性)和不够科学的方法。
 
我对于男女智力的差别没有任何研究。谷主在智力上超过我,我们班上第一个拿到博士的人是一个女生,根据我有限的样本,也许我更想相信女性比男性聪明。根据我教课的经验,女性比男性更反感风险,单就这一条,也可以解释女性在科学上没有男性那么成功。这么说吧,害怕风险的人把钱存银行,不害怕风险的人把钱投股票。如果你最后看富翁,估计都是来自于投资股市的那些人。这和这些人的智力没有关系,那些富翁的背后是很多投资股票破产的人,我们在数富翁的时候,却从来不把那些破产的人也考虑在内。我们看到更多的男性在科学上更成功,很可能也是我们没有把那些在科学上失败的一塌糊涂的男性考虑在内。
 
但我要说的不是这个。我要说的,我们为什么要让女性和男性一样在科学研究上取得成功?我觉得整个社会的价值观是高度偏向那种男性似乎更容易成功的方面,我们喜欢英雄,我们喜欢科学家,我们喜欢富翁,但是我们会忽略那些伟大的母亲,我们会忽略那些教会我们读书写字的小学老师,我们更会忘记那些让家庭变得充满温情的女性。我并不是说,女性应该在家里,男性应该出去做事。我说的是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的重要性完全被低估了,这些事情很多时候是女性从事的,而有些事情的重要性却完全被高估了,而那些被高估的事情往往可能是男性从事的多。
 
我们要做的也许不是让更多的女性去当科学家,去上战场,去冲入商场,而是应该学会尊重,欣赏和感激女性为这个社会做出的绝对不低于男性的贡献。我真的觉得,总是试图证明女性在整体上在所有的领域都能和男性做的一样好,根本不是在帮助女性,而是将女性引入一个男性占优势地位的价值圈套。举一个不太恰当的例子,如果你告诉一个小女孩,你和男生一样能够成为一个好战士,你上战场一定也行的,这究竟是在鼓励这个女孩还是在误导这个女孩?
 
这个社会对于一个能挣钱的白领女性给予的肯定远比一个能够把家庭操持的很温馨的家庭妇女的多,于是我们就看到了很多像男人一样工作,像男人一样生活的白领女性。让女性和男性一样优秀,这本身就是一个圈套。因为我们对于优秀的定义是有很大偏差的。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2 Responses to 为什么要让女性像男性一样在科学研究上成功?

  1. 说道:

         不可否认,即使更加细致地看,个人之间也是存在不同能力强弱分布的.同意你的观点,适合的才是最好的.
     
         但是,社会为什么对行业之间的分工有价值层面的偏好?为什么认为一个科学家比一个小学教师更重要?我想也许是因为萨缪尔森在他书中提到的独特的个人"租金",或者说在这里称为工种"租金".科学家的可替代性比一个小学教师的可替代性低得多.一个科学家可以去做小学老师,而小学老师做不了科学家.此外,普遍的说,一个人想成为科学家是很难的(有时候通过努力是无法实现的),而成为一个小学老师则是可实现的.所以这种在价值层面的偏好来源于对可替代性的不同以及难易程度不同.
     
         这样看来,人类产生这种区别对待不同职业的思维方式在某种意义上是合理的.而正因为社会的这种差别对待,驱使一个小女孩去做士兵的动力是内在的,而不是别人鼓励和怂恿就可以实现的.毕竟人在精神层面满足感和认同感在很多时候甚至是超过物质收益的.当然,做为决策者的个人,一定要考虑各种因素选择职业,尤其是自身天赋和兴趣(在这两点上男性和女性有着实际上明显存在的差异),至于人类社会的价值偏好,则应该成为决策的约束条件之一.

  2. 说道:

         我的意思是:事实上并不是某些个人刻意地要求女人在科学上和男人一样成功,而是人类组成社会这个组织并进行分工了之后,必然形成一种对职业的价值分层.而这就是要求女人在科学上也要尽量成功的内在动力.
     
         不知道我的想法是否有其合理性,十分希望能同郭师兄探讨.

  3. chen说道:

    女性, 关键还是要pp..

  4. 继斌说道:

    很简单,男女平等不等于男女相等。

  5. ping说道:

    又是一个标签问题。

  6. stanly说道:

    其实人们争论的问题在于男女的智力禀赋方面有无实质的差别,这个有待于进一步的研究。但我倾向于没有实质差别。不过你提到男女在偏好方面可能存在实质的差别,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即使禀赋没有差别,由于偏好存在差别也可能导致最后的选择存在差异。good piont!我倾向于这种假设。

  7. 厚泽说道:

     传说中的“比较优势”

  8. Qi说道:

    请问能不能转载你这篇文章

  9. Yan说道:

    我一直很想辞职,自由地去做社工或者志愿者,可惜要实现这样的愿望会让某个男同胞很疲惫,尤其是在上海这样的城市,于是不得不还得时刻准备相反的一种状况。:P

  10. dvdv说道:

    讴歌你

  11. yokimi说道:

    个位..我有个问题很受困扰,想得到他人的意见,是这样,我是个学音乐弹奏吉他的青年,我每天都要花很长的时间去弹琴,到今天为止我觉得自己的内在力量有越来越薄弱的感觉,人很乏力,因为弹琴需要有一定的体力和手指力度,我觉得好困惑,不是因为睡眠少的问题,也不是饮食的问题,也不是精神上的问题,我一直在想男人可以做的事女人也可以,但是现在居然真的感到很乏力,我想提问这到底和女性与男性间的内在问题有联系吗?我不想因为这样而比男吉他手慢半拍之类的.我只想要一个答案,我的力量是不是在实质上真的要比男性弱?还有它是否会影响到我的职业梦想前途?----谢谢~

  12. yokimi说道:

    转自www.sina.com.cn:瞭望东方周刊:女人本可以像男人一样剽悍
    强调并维护女性体力上的弱小可以让男性不在心理上感到威胁,从而维持“男强女弱”的男权社会结构
         71年前,鲁迅先生写过一篇《女人未必多说谎》,指出时论所谓“女人讲谎话要比男人来得多”,实际只是男人为自己的无能推卸责任,还不如说“女人被人指为‘讲谎话要比男人来得多’的时候来得多”。说得真是痛快淋漓!不过,鲁迅对时论以为“说谎的原因由于弱,故而女人多说谎”却未加驳斥,想必认为“女人即弱者”是一个不得不承认的事实吧。
    在视鲁迅为精神导师的舒芜那里,这一观念表露得更为明晰。单看他为新近出版的收录他60年来为女性权利执著代言文章的文集取的书名“哀妇人”,便可一目了然。
      所谓“哀妇人”者,即为女性被侮辱被损害的命运而感悲哀,呼吁应保护、尊重作为弱者的女性。舒芜先生引用了历史和现实中的无数例证时刻提醒着读者:女性较男性体力为弱、易受性侵害是无可争辩的事实。
      常识似乎告诉我们这确乎是事实:新闻报道中被拐卖、被强暴的总是女性,因为她们缺乏与施暴者对抗的力量。可这果真是一个事实吗?
      大多数人都熟悉刚当上美国加州州长的施瓦辛格,他在银幕上总以满身健硕肌肉的硬汉形象出现,但很多人未必知道贝芙·弗朗西斯,她是一位健美运动员,而且看上去似乎比施瓦辛格更强壮。但就因为她是女性,她在生活和事业上都遭到不公正待遇。她经常被要求接受染色体检验,以确定她是否真为女性,还经常被要求接受兴奋剂检查,以确定她是否服用了促使肌肉发达的违禁药物。当然,每一次她都通过了。通过训练,许多女运动员体力强大、肌肉发达过于男性,是不争的事实。
      这个例子可以告诉我们,男女力量差异巨大的神话是如何产生的:强调并维护女性体力上的弱小可以让男性不在心理上感到威胁,从而维持“男强女弱”的男权社会结构。还有许多统计表明女子的肺活量较男子为小,这也一向作为女性比男性体力弱小的重要证据。但早在19世纪末,英国性学家霭理士就通过严格的对照实验得出结论:“在文明种族中发现的呼吸方面的两性差异,并不像以前认为的那样是自然的第二性征,而仅仅是女子人为束腰的结果。”今天当然不存在维多利亚时代那种用钢条和鲸骨制成的束腰装,但女性依然在用紧身衣、美体内衣、高跟鞋、减肥药等按男性的审美标准要把自己塑造成画报上的模特身材,由此导致的生理指标差别能说是纯粹自然的结果吗?
      近百年的大量人类学考察发现,众多原始部落中女子与男子一样剽悍,力量过于男子极其常见。更何况今天所谓强者、弱者取决于经济、社会地位,女性整体上成为弱势群体,关键不是体力,而是男权社会中,社会资源高度集中在男性手中。
      在性活动中,女性总是被动接受的一方,似乎更是毋庸置疑的事实了,但接受的一方即意味着被动、弱势,这只是男权社会强加的定义而已。生理学上的施和受本无强弱主次之分,低等动物中的蚁王、蜂王都是雌性,高等动物中普遍存在母系制,诸多现存原始部落中母权制也广泛存在,这些都与我们惯常认可的男权文化恰好相反。
      如果把性侵犯定义为“违背对方意愿与之强行发生性关系”,则女性同样也可以对男性进行性侵犯。一切性侵犯行为发生的关键不在生理性别上的强弱,而在于社会权力掌握在谁手中。美国大片《叛逆性骚扰》就讲述了一个男下属遭受女上司性骚扰的故事。女性更容易遭受性侵犯,并不是由于她们生理上的弱势,而是她们在男权社会中被定义的社会性别处于弱势导致的。著名人类学家马林诺夫斯基在20世纪初赴特罗布里恩群岛考察,就观察到岛上原始部落中的土著女性性欲强烈,有时甚至会埋伏在草丛中对经过的单身男子发起性攻击!在没有男权文化压抑和束缚的原始部落,人的生物潜能的发挥应该更接近于自然状态。
      男权社会中的男强女弱的性别对应关系,并不是生理差别的结果,而是社会文化依照每个成员必须遵守的“理想范式”塑造而成的。我们的社会一直强调男性应该体力强壮、意志坚强,是社会的管理者,女性应该体力纤弱、感情细腻、依赖性强、需要男性保护。尽管个体之间必然存在潜能的差异,但这种差异并非按性别截然两分,要把千差万别的个体纳入上述那一种刻板模式是极端荒谬的。
      今天的女性在整体上仍然是弱势性别,但存在未必即是合理,这种弱势地位是由于长期性别思维定势下社会资源分配不公导致的,而与生理性别无关,这才真正是无可争辩的事实。文/周筱
      (《哀妇人》,舒芜著,安徽教育出版社2004年5月出版 )
      相关专题:瞭望东方周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