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利贷和神经经济学

昨晚NBC晚间新闻报道了一条很有意思的新闻,这条新闻其实已经在媒体上出现有一段时间了,就是美国的军人正在受到高利贷的困扰。高利贷的主要形式是Payday Loan,顾名思义(我有可能是错的),应该是金融机构在军人发薪之前给军人贷款,而等到军人拿到工资之后将工资还给金融机构。让我出乎意料的是,这样的高利贷的利率竟然能高达百分之几百(折合成年率),真的是名副其实的高利贷。
 
其实在今年四月份的时候,我还听说过另外一种高利贷。就是美国有专门帮人报税的机构。在帮人报完税之后,这些机构会问客户,如果你希望立刻拿到你的退税,只要缴纳一定的手续费,我们可以先把钱垫给你。等到你拿到退税了之后,再把钱还给我们就行。这就是一种变相的贷款,根据报道,这种贷款的利率也高达百分之几十(年率),不过还是有很多人愿意报完税之后立刻就拿到钱而不是去等几个星期,尽管这中间的代价是非常高的利息。
 
顺便说一句,上面的这些高利贷都是合法的。
 
高利贷在中国自古就被描述成像恶魔一般的东西。但是其实什么样的利率叫高利率本身是很难确定的。根据MIT的Banerjee教授的研究,在印度40%左右利率的贷款并不罕见,而且还有人借,并且借钱的人主要还不是那些等着看病等非用钱不可的人,而是那些从事商业和生产的人,他们在借了40%年率的贷款之后一样能够还本付息,还能赚钱、这里面的原因很简单,在印度,资本高度稀缺,换句话说谁都没有钱,你找人借钱当然得付很高的利息。同时,因为资金稀缺,一点你有资金了,回报也很高。总之,那是一个标准的物以稀为贵的故事,40%虽然是很高的利率,但不能称作是高利贷。这跟沙漠里面的水比金子贵是一个道理。
 
你要是跟宋国青聊起关于高利贷的问题,如果我没有记错,他会否认高利贷的存在。理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借贷根本不能算是高利贷。看到的高利率都是因为整个市场中资本比较稀薄引起的,所谓“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也许也是基于这个原因,上面我说到的那些高利贷在美国都是合法的,因为是自愿交易的。但美国显然不是一个资金稀缺到需要用百分之几百才能在市场上借到钱的地方。既然如此,何以出现这么高的利率?
 
最近一期New Yorker上的一篇介绍新兴的神经经济学的文章也许能给出一半的答案。神经经济学是运用现代神经科学技术来研究人们经济决策和活动的学科,通过核磁共振对脑部活动的扫描发现,人的行为可能确实受到两种不同力量的支配:理性和冲动。这两种活动在有些时候是矛盾的,而通常理性未必能战胜冲动。这里面提到的最有意思的一个试验所谓的“信任游戏”:
1.参加试验的人每两个人组成一组,我们称作A和B。
2.发给A100美元。
3.A决定分给B钱数,钱数为x,在0和100之间。
4.组织试验的人加倍B得到的钱数,也就是如果A决定给B x美元,那么B实际得到2x.
5.B决定还给A的钱数y,显然y不超过2x.
6.游戏结束,A得到的钱为100-x+y,B得到的钱数为2x-y.
 
显然,A和B如果希望拿到最多的钱,应该是A把100美元都给B,然后B再还给A100美元,这样两个人都能拿到100美元。但是这么做对A的风险是,如果他把所有的钱都给B,那如果B决定一分钱都部还给A,那A就颗粒无收,而B可以保留那200美元。这个试验通常被用来测试人们之间的信任程度,特别是陌生人之间的信任程度。显然,信任程度越高,A会给B越多的钱。
 
一个来自苏黎世大学的教授做了下面这个“信任游戏”。他把一群陌生人分成两大组分别做这个游戏,但唯一不同的是,他让其中的一组人在做游戏之前吸入了一点名字叫oxytocin的激素,这种激素据说是人在发生比较亲密关系的时候才会分泌出的激素.试验的结果是,吸入了激素的那一组人在试验中表现出了非常高的信任程度,很多人真的就把100美元直接给对方了。而没有吸入激素的那一组则和过去做类似试验的情况相差不多。这个试验结果告诉我们的是,人做决定的时候不是全部靠“理性”的,如果全部靠理性,激素对于决定应该没有什么影响。
 
如果神经经济学的结论是对的,如果人的很多选择都是冲动的结果,当然这几乎一定是对的,那我们就应该用一种完全不同的态度来看待高利贷了。在美国,高利贷也可能存在的原因很可能是因为放高利贷的人利用了人性的弱点-他们会在一些时候非常的不耐心(当然,这只是故事的一半,我没有想通为什么不会发生不同的放高利贷者之间的竞争使得利率下降),这就跟一个肥胖过度的人可能还是忍不住馋要吃肥肉一样。如果真的如此,那即便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交易也是有被干预的理由的,这跟干预人们不要去吸毒一样,虽然在程度上是有差异的,但在性质上却是一样的,因为借高利贷和吸毒可能都是不受人们理智控制的行为。
 
New Yorker上还有另外一段,这段就更有意思了:虽然一些神经科学家发现人不完全是理性的,但另外一些神经科学家发现,猴子其实是理性的。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7 Responses to 高利贷和神经经济学

  1. chenger说道:

    哈哈。很有意思

  2. x说道:

    我想100%的利率显然不是“高利贷”,如果利率过高,就会有更多的人“放高利贷”。在无风险利率加风险溢价和相应的交易成本之后正好是100%。而如何对此的干预都是社会效益的下降

  3. EVER说道:

    哈,猴子是理性的话,那朝三暮四的寓言故事就该重新写了。
    非常喜欢这篇,光看题目还以为"神经"是形容词呢。

  4. 匪盗说道:

    http://blog.sina.com.cn/m/lihuafang这是我的blog,郭凯你好,我是李华芳,我也给新快报写过评论,我们好像一起列在什么新快名人堂里面,呵呵,所以从编辑处知道你的名字。
    是这样的,我们现在在做一份网络刊物叫做《思想库报告》,(参见http://blog.sina.com.cn/u/49275b4201000667),主要通过email订阅与发送,关注用中国的公共政策的,这是一份志愿性的刊物,由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http://www.sifl.org.cn)RenaissanceTeam出品。凡是撰稿者都会成为这个team的研究员,我想邀请你加盟,不知道是不是有这个荣幸?请联系我:msn&email: welfarelee@gmail.com

  5. 匪盗说道:

    李华芳:对了,如果可以,我们想在思想库报告中使用你已经发表过的文章 ,当然这个需要获得你的授权,保持版权无纠纷。如果今后涉及公开出版或者其他的商业使用,我们会向你支付稿酬。祝好!
     

  6. 明宇说道:

    苏黎世大学的教授做的“信任游戏”似乎和主题不太合适。按照这个游戏,似乎是验证“放贷者”有时候是不理性的。

  7. 说道:

    郭老师您好:
        您文章里提到的实验手段是用功能核磁(fMRI),空间分辨率很高,价格也高;现在还有另外一种手段,事件相关电位(ERP)也可以做,它的优势是时间分辨率很高,可以与FMRI互补,价格相对较低。如您对此有兴趣,八月在山东师大有个ERP高级培训班,欢迎您参加,可以来邮件与我联系。wangdao@vip.sohu.n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