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度和经济增长

补8月17日

 

经济学家几乎大概都会同意下面的观点:制度的好坏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个国家的增长绩效。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经验,似乎更加证实了我们对这一观点的信心-我们亲眼看到在不同的经济制度安排下,从微观到宏观,所导致的中国经济绩效的不同。

 

也正因为此,很多中国的经济学家都对制度经济学情有独钟,制度经济学这个在很长时间里在主流经济学中处于冷门的学派在中国却是异常的欣欣向荣。

 

我曾经对好的制度导致经济增长这个论断几乎没有任何怀疑的。但是现在我在概念上产生了一些疑虑。让我慢慢说来我的疑虑。

 

新制度经济学的鼻祖之一诺斯在他和托马斯1973年的书中曾经说过这么一句非常经典的话:我们列出的那些因素(创新,规模经济,教育,资本积累等等),它们并不是经济增长的原因,他们就是经济增长本身。

 

这句话怎么读怎么觉得非常痛快。它基本在说,我们过去对经济增长的理解不过是在同意重复。我们说创新导致了经济增长,和说经济增长导致了经济增长并无差别。而诺斯心里经济增长的根本原因,不用多说,自然是制度。在最近Acemoglu等人为经济增长手册撰写的论文中,他们再次重复了诺斯的论断:制度是经济增长的根本原因。

 

然后,也是在不久以前,哈佛大学的Shleifer教授出版了他的新书:俄国:一个正常的国家。我没有读过这本书而仅仅读过这本书的综述。我想Shleifer也许想通过这本书为俄国辩护,他说:俄国目前存在问题-腐败,混乱,寡头,贫富差距等等-也许并不是因为俄罗斯的改革,环顾世界,一个和俄罗斯有着相似收入水平的国家多半会有和俄罗斯一样的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说,俄罗斯和处于相同发展阶段的国家并无大的区别。俄罗斯只是一个正常的国家。顺便说一句,俄罗斯这个昔日的世界超级大国,目前的GDP仅仅相当于美国洛山矶市(大洛山矶地区)的GDP水平。而中国的GDP和美国加州的GDP水平大致相当。

 

我对Shleifer的观点,在很大程度上是同意的。我想把这个问题说的更犀利一点:你见过一个有着非常好的制度的发展中国家吗?我记得Larry Summers曾经在世界银行的一个会议上说道:在他就任世行的首席经济学家后不久,他到了印度。他对印度的第一印象就是,很多安排都会出问题,比如说接机的车子没有准时到啊等等。他发现很多不会在美国成为问题的事情,在印度却可能出现问题,因为在印度人们没法把整个事情做得像美国人做得那样好。于是Larry Summers说道,我们也许不应该问什么是对发展中国家最好的制度。一个100%好的制度,但是却因为人们的执行能力只能实现70%的时候,也许还不如一个能够被100%执行的但是只有80%正确的制度来得有用。

 

换句话说,发展中国家的特点就是这些国家不能像发达国家那样有效的利用资源,配置资源。发展中国家所以还在发展中,也许就是因为其制度中存在妨碍人们富裕的因素。我自己实在想不起来有什么例子,一个国家有着非常完美的制度,但是这个国家还非常的穷。这两件事情似乎是很难被联系在一起的。

 

于是我的疑虑就是:制度和经济增长究竟是不是同义词?我们说制度导致经济增长是不是也等于在说经济增长导致经济增长?

 

当然,也许有人会觉得,我问这个问题跟问鸡生蛋还是蛋生鸡这样的问题一样,也许有意思但是没有太多的现实意义。我不这么觉得。我觉得自己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似乎已经陷入了某种极端自由主义的思维模式:哈耶克说,别跟我说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我看到的是自发扩展的人类的合作秩序。

 

从理论上说,也许我们需要一个动态的关于增长和制度理论,在那样的理论中,制度和增长将会成为一个交替上升的过程,制度是内生的,增长也是内生的。这比起我们现在孤立的认为制度导致增长,或者增长改变制度,都要更加全面和深刻。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制度和经济增长

  1. 听雨说道:

    想问阁下一个问题,制度是内生的,是否等同于马克思的观点(经济是基础,政治是上层建筑)
    国内有学者认为,民主制度是可以内生的,现在的专制只是转轨时期的权宜之计,一旦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民主制度将自发产生。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则识荣辱?

  2. Feng说道:

    加点佐料,从一个工程研究者的角度来看,郭凯说的增长问题,按各领域的时间频率来解读会有点意思,不论制度、经济、还是教育等等东西,我们可以认为都存在一种跳动频率,可以按类似于半衰期的方式来定义,用来量化制度、经济、教育这些东西产生显著改变的时间长短。由此,可以形成一种光谱,一般来说,制度的变更频率要属于最长的波段,教育的变更频率大约要比制度快,但是他们的波段有交集,而经济的变更频率在这三者之间最快。换句话说,制度大概是集中于长波波段(其中文化又是长波中的长波),一直延伸到中波,甚至是短波,教育大约是中波,经济就算短波。从这个角度来解读,社会变迁,包括经济增长,实质上是这些不同波段的波在同时存在和相互作用,谁影响谁、谁是因、谁是果,仅取决于你选取什么样的时间段。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