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我同意LUCAS

昨日无法登录,补8月11日

我们总是说中国的问题在于需要扩大内需,因为内需不足才有了这么大的贸易顺差(或者说,我们的经济增长这么以来外部的需求),因为内需不足才有了什么积极的财政政策直到现在的新农村运动。

 
中国的问题究竟是不是需求的问题?我相信,如果在学者和政府官员中做一个调查,我估计学者中的大多数和官员中的绝大多数都会同意,需求在中国更重要。毕竟,此时说话的语境是一个似乎在所有的产业产能都过剩的中国。毕竟,此时中国的生产能力不仅仅能够供应中国市场的需求,更是让中国的产品充斥了全球的市场。这一切的一切,难道不是表明中国的供给能力已经很大,问题的关键不应该是供给而是需求吗?

 

在这个问题上,我总是反复拷问自己:是这样吗?我似乎是本能的对于需求说,或者内需不足说,或者应该增强内需说感到不妥。我仔细的追寻了一下自己对于相关问题的思考,我发现在这个非常大的问题上,我是一个供给派,换言之,我同意Lucas,尽管据我所知Lucas说的供给比需求重要完全是在不同的语境下,也完全不是针对中国问题的。

 

我实在无法理解,要保持中国的持续稳定增长,只要让人们开始消费就行了这样理论背后的逻辑。我当然更无法理解,要减少中国经济对外部经济的依赖性的方法是,让中国人消费的更多这种提法背后的理论依据是什么。我当然必须指出,即使你是一个凯恩斯的门徒(我相信国内相信凯恩斯的人很多,政府相信凯恩斯当然更是不在话下),你也不能把凯恩斯的理论-这种适用于经济周期的理论,无限推广到长期的增长。

 

让我说说我对中国经济的判断,其实我在前些日子已经隐含的报告我的想法了。当我说中国的投资率不是太高了,而是偏低了,当我说中国的经济增长率应该可以再高一点,经济很难说过热了的时候,我心里想得都是,中国的供给太不足了。

 

我们看到的过剩是结构性的,而不是全局性的。这就是我们一方面看到,比如说钢的产能过剩了,一方面还是有人敢继续上钢厂的逻辑。这就是我们的汽车也许已经有积压了,各大厂商还在继续扩大产能的逻辑。我就说一句最狠的话:一个还有上亿人在农村隐性失业的国家,怎么就过剩了呢?那些没有隐性失业富裕国家都没有过剩,倒是我们一个发展中国家过剩?换言之,富人家没有余粮,穷人家吃一边吃不饱,一边还多出来很多粮食,这是一个什么逻辑?

 

结构性的过剩,是我们资源还没有完全按照市场规律进行配置导致的。结构性的过剩,是我们市场还非常的不建全导致的。这里面有很多是政府行为导致的,这里面有很多是不恰当的管制导致的。我看到现实是,一方面大部分才华横溢的人局促在很小的领域内将竞争变成了你死我活,一方面很大的一片天地却放在那里没有被开发或者更确切的说,被一小部分人垄断着。我在国内看电视就很痛苦,发现中国的电视台非常同质,放一样的电视剧,播一样的新闻,做一样的游戏。前段时间我看得那场座无虚席的话剧,质量其实非常一般,但是就这还只是我们这些生活在首善之区的收入不错的人所能享受的一点“特权”。一场“超女”,让我们充分的意识到,一点点的创新和突破,就能闯出非常大的天地,我们应该问得也许不是“超女为什么这么火?”,而应该是“为什么等到了21世纪,我们才刚刚有了超女?”。这些都不是需求的问题吧?需求活生生的摆在那里,要不然怎么会座无虚席?要不然怎么会到处都是玉米盒饭?这明明都是供给问题啊。而显然,新闻文化和媒体是我们管制最严的产业。

 

说说制造业吧。奇瑞的QQ卖的非常火,帮助奇瑞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芜湖小厂变成了中国民族汽车产业的代表。虽然QQ有抄袭创意的嫌疑,但是QQ卖的显然比它的母版通用Spark好多了。这还是一个供给的故事,需求是在那里的,就看你能不能提供合适产品。

 

再说说服务业,就说医疗吧。中国的医疗问题究竟是供给问题,还是需求问题?当我们说,老百姓有病不敢看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给出故事的答案了。

 

这就是我对中国供需矛盾的基本判断:解决供给的问题更重要。我坚信,一个能干的人总比一个能吃的人更有可能富起来。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3 Responses to 这一次,我同意LUCAS

  1. 听雨说道:

    同意君之判断
    政府在原始资源的垄断,使得大型国企的产出,
    更像是把一个苹果从左边的口袋拿出,放到右边的口袋中
     

  2. x说道:

    其实供给与需求是硬币的两面。由于管制的存在使得在开放领域的竞争无比激烈。这促成了中国产品在世界范围内的竞争力,使全世界都为此支付了代价,也延缓了中国劳动力的转移和由此带来的“有效需求”不足。悲观的来看,这些领域已经形成了顽固的利益集团,已经成为改革的顽固阻力。希望这次有关人民币的升值压力能够被引导到打破垄断的这一方面来

  3. Qingxia说道:

    凯恩斯的有效需求不足假说起源于现代经济生产和分配过程的割裂。一个前现代自足经济的老农,多收了三五担,当然会自豪地说,俺才不怕家里那几张嘴吃不完这三五担呢。但到凯恩斯年代,工资,利润是在不同的市场过程实现的,顺便也对不同人口带来带来收入财富的不同影响,所以生产出来的东西不能自然而然地转化为有效需求,生产投资决策与消费决策也常常脱节。这个脱节过程甚至在理论上不排除出现有效需求过剩的情形。“有效需求不足”是个经验判断,到底30年代的great depression 是不是 great contraction,搞美国宏观经济的人可以继续争下去,但不能把凯恩斯看成是个分不清增长问题同均衡问题的人。至于中国的问题,你的批判很过瘾,但这跟凯恩斯主义有什么关系。中国搞的是混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不是凯恩斯的改良资本主义。在中国,高呼内需不足的“凯恩斯主义者”没准还有点苗头,高呼扩大财政的“凯恩斯主义者”就是笑谈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