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税收负担

周日,我坐在那里听关于是否应该开征“物业税”(Property Tax)的讨论,中间睡了一觉,醒着的时候大部分时间也在琢磨自己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
 
去听这个讨论之前,跟谷主一起午饭,提到下午要去听关于物业税的讨论,我说要是开征物业税,那么如果有一套价值100万的房子,就算税率是1%,那一年就要交1万块的物业税.谷主立刻说道:我反对物业税。现在已经要交这么多所得税了,要是再交物业税,中国的税实在太重了。
 
我下午坐在那里琢磨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中国的税收负担到底重不重?
 
其实如果稍微在国外待过的人大概就会知道,无论你在美国,日本还是欧洲,那里的税才叫多如牛毛。根据中国的数据,中国一年的财政收入大约相当于GDP的20-25%,所以有个区间是因为中国有很大的一块预算外收入,这部分收入有些是来自不记录在案的收费,有些则有可能来自于政府下面的实体,所以中国的平均税赋水平大概是20-25%.比起发达国家,根据Ed Prescott的数据,美国的税赋水平是40%,日本是37%,英国是44%,加拿大52%,法德都是59%,意大利高达64%,中国的税收水平实在算不得很高。
 
这是我对这个问题的第一反映,中国的税收负担其实还算温和,最大的问题可能是征管和执行上的,导致了一部分人承担了太多的税赋。
 
我稍后一想觉得不对,我的第二反映是中国的税赋好像太重了。为什么?中国人,上学花自己的,看病花自己的,养老也要花自己的。换句话说,国外政府开支最大的那几项,中国政府在很大程度上都没管起来,就这还要收20-25%的税,花在哪里了?
 
这是我对中国税赋水平的基本判断:有点重了。
 
当然,一个反观点就是,中国政府承担着很多发达国家不需要承担的大笔支出,比如说基础设施建设。国外都已经建的差不多了,中国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但是,我觉得这改变不了我对此事的基本判断,要知道,中国的路都是收费的,很多路是用贷款修路-收费还款的方式建起来的,看起来基建的盘子很大,政府实际出资的部分并不多。
 
至于该不该开征物业税,这涉及到税收结构和税种构成的问题,但是总税率偏高,是我的基本印象。因此,如果开征物业税,别的税的税率应当调整,特别是个人所得税。
Advertisements
此条目发表在经济学笔记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